Navigation

兼差職缺枯竭,瑞士學生個人經濟狀況遭受衝擊

去年聖誕季之前,瑞士餐廳曾短期開門迎客。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9日 - 09:00

因新冠病毒疫情封鎖限制措施迫使很多瑞士學生暫停了兼職工作,因此該群體的個人經濟狀況普遍遭受重創。而瑞士並沒有像德國那樣設置全國性的學生困難基金。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服務生、酒吧工作、在各類活動及體育賽事中兼職當小時工……根據瑞士聯邦統計局(F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提供的數據(多語)外部链接,瑞士多達四分之三的學生都在學業之餘從事著一份兼職工作來為個人學業提供資金支持。

然而,在瑞士當前實施的防疫半封鎖限制措施,迫使銷售生活必需品以外的商戶及餐廳、酒吧暫時關門歇業,這意味著曾經倚賴兼職打零工賺取生活費的瑞士學生們已無法擁有這筆收入來源。據瑞士德語廣播電視台報導(德)外部链接,越來越多的學生開始依靠各私人基金會提供的經濟資助。大學方面也為疫情封鎖期間收入“斷供”的學生提供了相應的補助金。

繼春季學期之後,瑞士各高校於2020年11月再度回歸到遠程教學網課模式。該措施在秋季學期開學僅不到兩個月時便付諸實施。

與瑞士截然不同的是,鄰國德國已設置了一項全國性的學生免息貸款方案,且已將過渡性經濟援助項目的時效延至2021年夏季學期(德)外部链接。而在同樣與瑞士毗鄰的法國,學生食物銀行已成為各大報章爭相報導的頭條新聞。法國總統馬克龍向學生們承諾,他們“並未被遺忘”。他掌舵的法國政府讓學生們只需以低至1歐元/每頓的價格便可以享受到每日兩餐飯,還為其提供了心理健康諮詢的補貼資金,以幫助他們在疫情封鎖期間安度困境。

瑞士學生總會(Swiss Students' Union)在推特上發文(德)外部链接稱,學生們向各私人基金會提出的經濟援助訴求增加,意味著“要麼大學和高等教育機構能調用的資助金(如果的確有這筆資金的話)不足,要麼就是學生想要獲得財政援助,就必須面對很巨大的官僚主義阻礙。”

(譯自英文:張櫻)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