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離開容易,返鄉難

瑞士僑民 Marjorie Panzer已經在加利福尼亞紮根了,但是對瑞士的思鄉之情還時時湧向心頭。 swissinfo.ch

“我還回得去瑞士嗎?”“回去生活錢夠嗎?”及:“哪裡能找到回國需要的所有資訊?”這些問題是很多移居國外,但想重歸故里的瑞士僑民最關心的問題。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03日 - 10: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對海外僑民讀者群關於“回歸瑞士”這一話題的討論進行了傾聽,發現很多移居國外的瑞士人現在都想回國。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瑞士對我來說,不再只是相差24小時的故鄉,而是一種召喚,”澳洲僑民Brigit Heller說。而美國加州的Marjorie Panzer則說:“我非常認真地考慮回國生活,尤其現在這種時候更回到瑞士。”

但是要想重新回到瑞士生活,談何容易。對於許多離開了瑞士的僑民來說真想回來,錢是最大問題。對於他們中的大部分人來說,拿著國外的薪資很難堅持支付瑞士的養老遺屬保險(AHV),沒有這筆養老金回瑞士,退休後收入沒有保障。何況對於返鄉的人來說,瑞士變得太貴了。退休人士離開瑞士去其他國家養老的情況比較多。許多瑞士僑民雖然想回國,但為了不回來靠社會救濟度日,還是會選擇留在國外。

渴望安全感

對於Brigit Heller和Marjorie Panzer來說,不光是因為新冠病毒促使她們產生了回國的念頭,而更多的是多年來那種對瑞士的生活、安全感和家人的思念。

61歲的Marjorie Panzer已經在加州生活了快20年了,她住在紐波特海灘(Newport Beach)。 “這是一個非常迷人的地方,但是對瑞士的思念之情卻時時刻刻縈繞於心。”她很想回瑞士。她出生在智利,在蘇黎世長大,20歲出頭去了加州,在那裡認識了她的瑞士丈夫,31歲她和丈夫雙雙飛回瑞士想在這裡安家,卻未能如願以償。

放棄一切,重新開始?

他們在瑞士生活了11年後,又回到了美國。 Panzer剛開始在瑞士、後來在美國擔任空運物流領域的管理人員,她的丈夫因為工作關係常常要去台灣和杜拜,加州應該對他們很方便,但他們的婚姻還是未能經得起聚少離多的考驗。

離婚後,Marjorie Panzer留在了美國,進修成為替代療法理療師。她的診所收入穩定,但現在她要認真考慮回瑞士從頭開始的可能性。用她自己的話說,這不是件簡單的事,“這些年來,我一直想弄清楚,我到底有多少養老金。”這是她計劃回瑞士生活必須掌握的資訊。

“我這個年齡考慮回瑞士,擔心的事還是挺多的,”Panzer說。以她的經濟水平,她不可能在美國和瑞士兩邊同時繳納養老金,但她在美國支付了養老金,現在她也還有能力再為養老儲備注入一些資金。她把房子賣了,計劃10月份回瑞士蒐集返鄉的必要資訊,但因為新冠病毒危機,該計劃有可能會落空。

申請回國者眾多

根據聯邦外交部的資訊,瑞士駐外機構、外交部求助熱線和巴塞爾工作和經濟諮詢機構總是收到許多瑞士僑民回國的申請。

5月底外交部確認10名僑民回歸瑞士。

瑞士僑民組織(Auslandschweizer-Organisation ASO)也上報,自從新冠疫情爆發,他們接到更多的僑民回國的諮詢,大多數計劃回國的人是在國外獨立創業的人,危機時期遇到財政和社會難題,希望返回瑞士。

End of insertion

對未來充滿惶恐

生活在澳洲的Brigit Heller不是因為不了解情況而不敢回瑞士。 20多年前她去澳洲上大學就留在了那裡,但是對瑞士家人、生活方式和文化的思念與她如影相隨,每次回瑞士,這種感覺就愈發強烈。如今她的母親快80歲了,而她的兒子越來越獨立,所以她回來的想法也就更清晰了。

瑞士僑民 Brigit Heller在她澳洲的工作室裡。 swissinfo.ch

她只是不知道回來以後有沒有足夠的經濟基礎。她今年55歲,職業生涯和教育都是在澳洲發展起來的,“我是否還有能力在瑞士藝術界闖出一片天地?”她自問。

她在澳洲生活得很好,但是她的生計沒有足夠的保障。她靠出售作品和兼職在大學教書生活,收入不高,所以她多年前就不再繳納瑞士的養老遺屬保險金了。

她在澳洲有一所房子可以賣了,但是她是否能留在瑞士繼續從事藝術工作,這一點她不確定,“對未來的惶恐令我卻步,”她寫道:“這些惶恐主要來自我的經濟狀況、健康和藝術生涯。”

隨時關注瑞士資訊?

下載📱-App 'SWI plus',每天收到一條短訊,關注有關瑞士的重要話題:
👉 Android外部链接
👉 iPhone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