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這裡,你要吃雞蛋,就必須也吃母雞的兄弟

包裝蔬果是農場眾多集體活動之一。 swissinfo.ch

誰想購買“蘿蔔農舍”的農產品,必須自己參與生產。以團結協作的方式種地,正是這一社團建立的初衷。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1月29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40多個企業團結一致

瑞士農業壓力重重。由於其價格政策,大經銷商和進口商對農民施壓,進一步要求土地的集約化開發。

一些希望擺脫這一趨勢的農民成功建立起一套“消費者和生產者扭成一股繩(團結協作)”的經營模式。

據“團結農業”協作社(德)外部链接介紹,在瑞士有40家企業引領消費者加入下田的行列。這一倡議的目標之一是讓人們更好地了解農業勞動,從而更加懂得欣賞其價值。

End of insertion

“您會讓牠們燃起錯誤的希望,”當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記者拿著攝影機向雞舍走去時,一位中年男子向他說道。母雞因為有人靠近叫得更樂了。 “牠們以為您是過來餵食的呢,” Christoph Schüep解釋說。通常來說,他是全職的食品生物學家,但此時此刻,在距伯恩市區十幾公里的“蘿蔔農場”(Radiesli)裡,他是前來勞動的眾多志工之一。

“我想了解生產食物的過程,也想下地做農活,是土地給予了我們食物,” Schüep這樣解釋他的動機。今天,他的任務是幫忙除草和包裝。 “最高品質的新鮮生態蔬菜,”他頗有成就感地說道,“生產優質健康的食品,這和我們每個人的利益息息相關,因為這都是我們自己的食物。”

食品的品質是他決心加入的原因之一。而對於其他志工來說,能帶上孩子一起參加也很重要,孩子們可以通過勞動對農業有所認識。另外,還有很多人把這里當作結識志趣相投的朋友之地。

在這裡,雄性雛雞不會被毒死

這座活動雞舍裡養的雞屬於少有的、產蛋又產肉的雞。 swissinfo.ch

當然,這座農場不僅出產蔬菜,還有糧食、肉禽和雞蛋產品-一切都有機食品標籤。養殖當然也著重對動物的尊重。

這裡母雞的“使命”不僅是下蛋。此外,不同於其他99.9%的養雞場:在這裡,母雞的兄弟們也有“長大”的一天。

上百萬隻雄性雛雞死在毒氣中

大規模養雞場分工很精。一部分農場專注於出產雞蛋,有的則專注於快速生產雞肉。

在以肉類生產為主的農場,雛雞無論性別都會被同樣飼養大。當我們買雞肉時,買的可能是公雞,也可能是母雞。

在以產蛋為主的農場中,飼養的自然只是母雞。其雄雞因為本不是肉雞品種,產肉量很低,因此被視為“無飼養價值”。

僅在瑞士,每年就有2百萬隻雄性雛雞在孵化後被立即毒死。就在幾個星期前,粉碎機碾殺的操作才剛剛被禁。

從前,蛋肉雙產的禽雞品種極為普遍,如今卻少之又少。這是因為其產肉和產蛋的效率都較低,售價則因此而相對較高。

End of insertion

正因如此,“蘿蔔農場”的座右銘是“如果你想吃雞蛋,你也得吃母雞的兄弟”,農場的聯合創始人、農產義務會計Christoph Hirsbrunner聲明道。

分享收成

農場的320名志工都是非農業出身,來自6個行業。每個人的工作量大約相當於半職工作。

至於一公斤胡蘿蔔的售價以及其產品市場競爭力的問題,Christoph Hirsbrunner不願回答。 “我們不想以某種價格出售產品。我們的目的是以社團的形式管理整個農場的運作,而後大家共同分享收成。”他解釋道。

通過可持續性耕作方式生產出的農產品最後將被分發給志工們。除了參加勞作,每一位志工還要為農場貢獻每年1200瑞郎的運作資金,以支付長期僱員的工資、購買機械、農具、種子和支付租金。

儘管存在這些局限,“蘿蔔農場”沒有生存的危機,事實上,正好相反:農舍10公頃耕地的產出只能滿足320人的需要,目前想加入社群的人必須等到有人退出才能進入。

夢想的工作,低廉的工資

固定僱員的工資水平同其工作效率並不相關,而是和他對農產品的需求相關。 “我們每年一聚,以決定每個人的生活所需。”農場的另一名元老Marion Salzmann介紹道。

她有小學教師資格,但卻在農場專職務農-和另一位僱員一起,負責種菜。她說:“對我們來說,能夠獲得這麼多背景不同的人的支持,來經營這個農場,這是一個令人夢寐以求的工作。”

與320名非農業出身的志工合作,工作要怎樣展開呢? Salzmann回答說:“我是70%的菜農和30%的教育家。每天早晨,過來的都是不同的人。你必須要非常投入,並且考慮清楚讓這些人做什麼,怎麼做。”

“能夠掙到一份滿足我生計的工資,我很知足,” Salzmann說,“對我來說,做喜歡的事比掙多少錢更重要。我對這裡有了感情,看著土地生機勃勃,因為越來越多植物和動物品種的引入變得更美、更多樣化,我覺得很幸福。”

Marion Salzmann

End of insertion

鄰家農戶的欣賞

農舍沒有通過年終獎金或獎金激勵菜農的機制。

從Marion Salzmann、Christoph Hirsbrunner和其他合夥人開創這個項目至今,8年時間已經過去。一開始,他們沒少被鄰近的農民鄰居嘲笑。但是現在,有些鄰居開始欣賞“蘿蔔農產”的種植理念。

 “有些農民向我們坦誠自己的種植方法沒有可持續性,” Marion Salzmann講道,“還有一位農民向我詳細打聽了我們農場的工作方式,因為他意識到,自己不能再以傳統的耕作方式繼續下去。”農場和周邊農戶關係友好。 “儘管他們和我們的觀點很不同,”Marion Salzmann強調,“但當遇到緊急情況或者需要藉農機的時候,我們還是理所當然地相互幫助。”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