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瑞士核災難發生怎麼辦?

至少這扇大水泥門在我們藏身的時候沒有關上。 swissinfo.ch

瑞士伯恩州Mühleberg的核電站終於退役了,拆除工作正在進行,在將易燃物質運送到臨時安放地點之前都有發生核事故的可能。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拆除核電站,所以瑞士嚴正以待,一個瑞士當地人講述了他的經歷。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3月02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幾年內危險猶存

核電站的拆除將持續15年,耗資30億瑞郎,最初的幾年都存在核能外洩的可能,但是發生外洩的可能將很快逐漸減小,伯恩核電站BKW負責人這樣表示,反應堆燃料將先被轉移到旁邊的儲藏池中繼續冷卻,直到2021年再轉到阿爾高州Würenlingen的臨時存儲地,並停放在那裡直到2024年,失去98%放射性為止。

End of insertion

作為一名聯排別墅的屋主,我住在伯恩西面的邊沿地帶,如果Mühleberg核電站在拆除過程中出現事故,我住的地方,屬於最危險的20公里以內的1區和2區。按照瑞士的法律規定,如果發生災難,每位居住在瑞士的居民都必須有一處地下藏身之所。我當然也不例外。

我的地下藏身所距離我的房子50米處,如果真發生放射性物質外洩,我必須得和27人一起待在這裡。這是近幾年,我們這裡的居民共同都知道的方案,大多數人的地下藏身處是自己家的地下室。

這樣做是合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誰願意為未來有可能發生的災難浪費資源?一般都是等危險過去以後,才會想到,如果真出了事可能會怎樣?

官方為居民們發布了充分的相關信息,緊急救助計劃也已經準備到位,那些私人地下室,要在發生重大核事故之後,幾小時內從私人儲藏室轉換成帶有平板床和乾廁的避難所。


我的個人“核事故避難經歷”:

End of insertion

忽然警笛聲響了,什麼情況?如果是測試警笛不會在深夜進行。就連每個孩子都知道,這個時候我們都必須打開收音機或者手機的報警系統Alertswiss。

聯邦民防局:全國警報系統(Nationale Alarmzentrale外部链接)在瑞士76個地區每隔10分鐘測量一次空氣中的放射性含量,如果警笛在非公認的測試時間響起,就意味著有可能威脅到民眾的安全,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必須聽廣播按照政府的指示行事並在鄰里間相互通知。

End of insertion

我聽到廣播裡告訴大家,核輻射1區和2區的居民都必須準備好前往藏身之處。我鄰居和我,家裡沒有地下室,於是我們被分配了旁邊一座居民樓的地下室裡藏身。

伯恩民防局:重要的是,如果這樣的情況發生,民眾必須待在建築物中,並尋找一個地下室藏身。

End of insertion

緊急物資要準備好,特別是9公升飲用水、食品、藥物、一個有電的收音機、衛生用品、帶有預備電池的手電筒……和含碘藥片,這些都是政府在收音機裡廣播的要求。

聯邦民防局:每10年瑞士的5個核電站周邊地區會向居民發放防輻射的碘化鉀。

End of insertion
在這棟樓的地下室裡,是我和另外27位其他人的藏身處。 swissinfo.ch

我聽從政府的安排,執行他們的第一步安排,然後等待進一步消息。

在預備清單中有一條,我們要帶著自己的遺囑,當警笛再次響起時,我想,這可能是一個很務實的建議。對於居住在Mühleberg附近的人來說,遇到核事故的確非常危險,在收音機裡全國警報中心發出了通知:

“請不要再出去,如果您在外面,請您馬上找到最近的房屋躲避,關上門窗,關閉所有通風設備。按照藥盒上的說明服下碘化鉀藥片。”

伯恩民防局:放射性物質的外洩分為幾步,首先是發現洩露,這一步有可能需要幾小時或者幾天的時間。

End of insertion

我穿上外套、戴上手套,臉上蒙上了一個透明的紗巾,聊勝於無,就算不管用也沒害處,我這麼想。然後提起那隻塞得滿滿的箱子往50米外的那幢三層的公寓樓走去,為我指定的藏身之處就在那幢樓的地下室裡。

十幾個人已經在我之前到了那裡,有男有女,他們拿著箱子茫然地站在那裡。地下室裡放著住戶們的私人用品,走廊兩邊的木障還沒有清除。

沒人知道負責地下室的管理員在哪?一個租戶打電話找到了他,他在10公里以外的小鎮Boll。而行軍床、床墊和乾廁在哪裡,電話裡又說不清楚。

伯恩民防局:一所房屋的屋主負責解決該房屋居住的居民的臨時藏身處。

伯恩及周邊民防:這種藏身的空間必須有床和應急設施,比如乾廁。

End of insertion

場面有點混亂,有些人在跟親戚朋友打電話,有些人打電話找人。一位上了年紀的女性,不想丟下自己的寵物不管,帶著她的一隻狗、兩隻貓、兩隻鳥和一隻大老鼠。那隻狗叫個不停,聲音大得蓋過嬰兒車裡被吵醒的嬰兒的哭聲。

我不願意想像在接下來的兩天我要和包括一個嬰兒、三個孩子在內的27人和各種動物在這個狹窄的空間裡度日。

伯恩及周邊民防:寵物建議在地下室的另一個空間單獨躲避。

End of insertion

還陸續有更多的人到達,有些人提著大箱子大包,看起來像是要去旅遊。每個人的9公升水倒是都帶來了。

有些人在警笛停止之後,去灌了自來水,希望未被污染。

伯恩民防局:一般情況下自來水還能放心飲用。

End of insertion

一些人開始找合得來的人形成小團體,“誰是這裡管事的?”一個大個子中年人問。

沒有得到回答,於是他自己發話了:“請大家安靜,這樣我們才能聽到廣播裡的官方通知。”大家都安靜了下來,只有狗吠和嬰兒的啼哭還在繼續。

“我建議男性安排在最前面,家庭在中間,女性在最後面,”那位自說自話成為領導的男人說。這時候,他後面4個年輕的男性請求進來,但是他們不是這裡的住戶。圍繞他們能否進來又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伯恩民防局:這裡沒有法律上的硬性要求或者強制建議。

End of insertion

那位“臨時所長”做出了能讓大多數接受的理智決定,大家都安靜了下來。目前這些人還能將自己的利益至於公共利益之下,但願這樣的情況能維持到事態過去。

一旦民眾、動物和環境受到放射性物質的威脅,國家警報中心會馬上啟用緊急措施,該系統24小時無間歇工作。

除了少數相對舊的建築,瑞士的房屋都有地下室。

在瑞士的360'000處私人地下室之外,各城鎮地區還有一些公共的地下藏身設施,在需要的時候派上用場,這些地下防護空間是專門為那些在緊急情況發生時,未能來得及回到自己私人地下室的人準備的,比如出差的人或者旅遊者。

來源:聯邦民防局(BABS)

End of insertion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