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精神疾病治疗仍处于“灰色地带”

如果您患有精神健康疾病,那么怀孕过程难以一帆风顺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专家表示,由于缺乏来自孕妇的研究数据,这意味着对于有精神病史的准妈妈而言没有全球通用的医护标准。目前十分之一的孕妇患有抑郁症,显然这个问题已经大到难以忽视。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22日 - 09:00
Clare O’Dea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总部位于瑞士的“女性大脑计划”(Women’s Brain Project,英)于上周末(9月19-20日)在线举办女性大脑与精神健康国际论坛,上述专家的评论发表在论坛召开之前(瑞士资讯swissinfo.ch是该论坛的媒体合作伙伴)。

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女性情绪障碍中心(英)精神科医生詹妮弗·佩恩(Jennifer Payne)在论坛前举行的特别在线小组讨论会上指出,怀孕期间停止服药的精神病女性患者疾病复发的概率非常高。她也远程参与了此次论坛。

关于论坛

孕产妇精神健康问题专家小组讨论会是由“女性大脑计划”(WBP)主办的第三届女性大脑与精神健康国际论坛的一项系列活动。论坛于9月19日至20日在线举行。

“女性大脑计划”(WBP)是总部位于瑞士的非营利性国际组织。它主要由科学家组成,倡导并开展与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有关的精准医学研究,覆盖范围既有基础科学,又有前沿技术。

作者于9月19日主持关于孕妇精神健康的小组讨论直播会议。瑞士资讯是该论坛的媒体合作伙伴。

End of insertion

佩恩说:“在女性重度抑郁症患者中,70%的人会出现孕期复发,而在双相情感障碍患者中,这一比例会上升至85%甚至以上。”

继续服药的孕妇复发率也很高,四分之一的重度抑郁症患者会在孕期发病,而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复发比例则达到三分之一。

在布雷西亚大学和耶鲁大学任教的塞尔吉奥·佩柯里(Sergio Pecorelli 英)也是一名小组成员,他表示这项研究存在两大挑战。一方面,由于缺乏实验数据,研究人员只能依靠观察性数据;另一方面,研究覆盖的患者病症和用药范围过于狭窄。

“很不幸,这确实是一个灰色地带,特别是相关的药物研究依然不足。此外,我们还需要与监管机构确认,有关药物是否通过了孕期用药测试。”

只能自认倒霉……

不难理解医学界担心对孕妇造成伤害。“但是我认为,由于缺乏指导治疗所必需的数据,我们正在对孕妇造成伤害。我们能够治疗孕期内从哮喘到癌症的各种疾病,因此毫无疑问,我们也应该治疗精神疾病,”佩柯里说。

佩恩指出,服用稳定情绪药物的必要性不应该低于癫痫药物。她说:“我认为对于精神疾病的污名化导致女性在怀孕期间停止用药。”

她解释说,孕期继续服药的女性精神病复发率仍然很高的一个原因是,怀孕期间新陈代谢、体重和血容量的巨大变化会影响药物的疗效。

佩恩说:“为保证公平正义,孕妇应得到与其他患者一样的疾病预防和治疗依据。”新冠肺炎疫苗试验过程中,孕妇也面临入组限制。

神经内科的治疗方法也许值得借鉴。“根据血浆药物浓度,可对女性癫痫患者进行药量调整,从而预防癫痫发作。对于孕期继续服药的女性精神病患者,我们也可以持续监测血药水平,对药量进行预防性调整,并在分娩前逐渐减少用药量,也许我们能够防止孕妇复发率高的问题。”

但是缺乏数据是一个主要障碍。“目前我们尚未开展所需研究,还无法确定如何实现良好的孕期用药管理。”

改变人生

怀孕期间女性也可能会首次出现精神障碍,部分原因在于荷尔蒙的影响。国际助产士联合会(英)主席弗兰卡·卡迪(Franka Cadée)在讨论中强调,怀孕和分娩是改变人生的大事。

“女性此时普遍会感到更为焦虑或情绪低落,有些女性可能会出现抑郁症或其他心理健康问题。另一方面,一些有严重精神病史的女性的确能在怀孕期间保持健康。”

她说,关键在于记住每个人都各不相同,治疗方法也要因人而异。

瑞士专家承认,患者情况纷繁复杂,往往需要高水平治疗服务。伯尔尼小岛医院的丹尼尔·瑟贝克(Daniel Surbek)是瑞士顶尖的孕产科专家。他在最近一篇关于精神病孕妇护理的论文中写道:“患有精神病或成瘾症的孕妇具有很复杂的身体状况,需要开展个体风险评估,然后对精神药物疗法(用药)进行适当调整。”

根据瑟贝克的经验,孕期继续服药的积极影响往往大于负面影响。“最终还是要权衡利弊,有取有舍。”

权衡利弊

佩柯里谈到了这种权衡,并指出生命伊始是塑造精神健康的重要阶段,这甚至包括怀孕前父母接触到的环境。

“目前所有可用的精神药物及其代谢物(在代谢过程中或参与代谢产生的物质)都会穿过胎盘屏障,一些药物还会影响胎儿。”他说。

然而母亲生病也会影响胎儿,这便是麻烦之处。发育中的胎儿会吸收压力荷尔蒙,并遭受抑郁和焦虑带来的生理影响。

出生后,新生儿对环境和护理质量高度敏感(英)。佩柯里赞同其他小组成员的观点,即母亲的抑郁症状可能会影响新生儿照护,并与孩子的一系列心理和发育障碍有关。

在瑞士,有精神健康问题的准妈妈能得到良好的照顾。瑟贝克认为,面对如此复杂棘手的情况,孕妇的产前护理“需要精神科医生、妇科医生和产科医生之间的跨学科合作,最好在一个专科医学中心内进行会诊,以实现最佳的母婴护理结果”。

然而同时,在许多中低收入国家,基本精神障碍药物的获取仍然是一项重大挑战。

压力因素及预防

孕期生活毕竟不是与世隔绝,因此必须想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孕妇会抑郁?对此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专家说,居无定所、贫困和基于性别的暴力等社会风险因素与生理风险因素一样重要。

卡迪观察到,对于遭受伴侣暴力的女性,围产期心理健康问题的发生率较普通孕妇高出三到五倍。

怀孕期间的压力因素也与孩子的神经系统疾病发作有关。在这方面发表的第一篇论文探讨了上世纪40年代德国侵略荷兰的影响。作者研究了当时孕妇所生子女的成长状况,发现在此后的生活中,这些孩子的精神分裂症患病率更高。

新冠肺炎疫情也已成为一种压力因素,给孕产妇的心理健康带来了额外挑战。社交隔离可能会导致女性无法获得社会支持网络的帮助,并减少她们获得某些类型医疗服务的机会。

风险似乎无处不在,令人不知所措,但卡迪在小组讨论中做出了简单有力的总结:“预防极为重要。如果我们想认真对待女性,就必须倾听她们的需求并采取相应的行动。女性往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关键在于是否有人倾听她们的诉求。”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