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中辞世是怎样一种悲凉

疫情期间提契诺州禁止在宗教场所举行丧葬仪式。 swissinfo.ch

尽管他们的工作就是与死亡打交道,但是就算在墓地工作了几十年的人,也从来没有过像新冠疫情期间这样的经历,尤其是限制亲属人数的埋葬仪式,更是一种悲伤。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5月07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我33年的工作生涯中,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可能是这场大流行病最灰暗的一面-想起来就毛骨悚然,”提契诺州首府贝林佐纳Bruschi墓园的负责人Eros Bruschi说,紧邻意大利的提契诺州是瑞士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在Eros Bruschi的墓地仓库里,有100多个新棺材。 swissinfo.ch


在他的办公室,Bruschi给我们讲述了新冠疫情期间他墓园里的情况,他讲道那些亲属们在与死去的亲人最后告别时,带着巨大的悲伤僵立在那里……

新冠疫情期间的葬礼怎样进行?Eros Bruschi说,抗疫政策规定只有最近的亲属能够在场,而那些逝去的人自从身染病毒被送进医院直到死去就再也没见过他的亲人。失去亲人的家属们只能在封闭的、消毒过的棺材前,相互保持着距离,与死者告别。

没有劝慰的告别

在短暂的告别仪式后,只能最多5个人留在棺木旁,他们大多僵硬地站在那里,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简短的告别之后,他们便各自离开,没有拥抱;没有相互慰籍;连握手都没有,Eros Bruschi说。

“很多时候我无法描述那样的情景,因为我自己也被淹没在无尽的悲伤里,”这位墓园负责人说。他的声音很低,低得就像在和自己说话。这段时间他目睹了太多,令他很受冲击,“以至于我甚至想,对于家属来说,这样的辞别仪式,还不如没有。”

外部内容


而他的儿子Igor,一位信息学教师,同时也在墓园工作,却不这么想,他说:“幸亏这些伤心的家属至少还有这最后的机会与最亲的人告别。我经常想,如果我处于这种情况,我希望至少有一个亲人能在最后的时刻陪伴我。”

“失去亲人的滋味已经很痛苦,但如果有家庭、朋友、认识的人在场,至少还能有些安慰。但是在疫情期间失去至亲的人,就连这仅有的慰籍都被剥夺了,”提契诺墓地联合会会长Emiliano Delmenico说。

对于参加葬礼人数的限制,不仅只针对那些死于新冠病毒人的家属。因其他原因死亡者的棺材可以在墓地的布置间打开棺盖停放,但是停放的时间很短。一般只有几个小时,在这期间亲朋好友可以来与死者做最后的告别。但是不能多人同时出现。

外部内容


一些墓地提供在线实时播放业务,让不能来葬礼现场的其他亲朋好友至少能通过视频参加追悼会,这当然不很理想,但是或许会好些。

不安情绪

最初殡葬公司及其员工很害怕被死于新冠病毒死者的尸体感染上病毒,因此有些不安情绪。“对于我们提出的问题,官方也没有明确答复,”Eros Bruschi说。而且更糟的是,提契诺州的人还常常要面对意大利用军队车辆运输尸体的悲惨画面。“有些同行甚至主张不再土葬,”行会会长Emiliano Delmenico说。

后来,殡葬研究所与意大利语区相关机构共同制定了严格的防护规范,以保障殡葬工作人员和死者家属的安全。前者甚至要全副武装,穿上连身带帽子的防护服、戴上手套、口罩和防护镜。尸体迅速用特殊袋子封起来,棺材外面用硅胶粘住并消毒。

外部内容


联邦规定

根据联邦卫生局的规定,棺材可以敞开停放,家属不能直接接触尸体。为了防止直接接触,必须采取相应措施,比如安设防护栏或玻璃。

“死去的人不会传染病毒,但是尸体上可能会残留传染性液体,因此在处理尸体时必须加倍小心,”联邦卫生局这样写道。尸体可以土葬或者火化,也可以进行防腐处理。

家庭成员只能举办一次葬礼,各家自己决定谁属于最近的家庭成员,参加葬礼的人数不能超过20人(子女或者兄弟姐妹多的人家,人数可以增加)。家庭内部举行葬礼不需申请,但参加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卫生和行为规则。

提契诺州还有更多具体规范,但是对于参加葬礼人数有所放宽,把“近亲”扩大为“亲人”。参加人数根据空间决定,平均每4平方米允许容纳1人。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