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疫情中辭世是怎樣一種悲涼

疫情期間提契諾州禁止在宗教場所舉行喪葬儀式。 swissinfo.ch

儘管他們的工作就是與死亡打交道,但是就算在墓地工作了幾十年的人,也從來沒有過像新冠疫情期間這樣的經歷,尤其是限制親屬人數的入土儀式,更是一種悲傷。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5月07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在我33年的工作生涯中,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這可能是這場大流行病最灰暗的一面-想起來就毛骨悚然,”提契諾州首府貝林佐納Bruschi墓園的負責人Eros Bruschi說,緊鄰意大利的提契諾州是瑞士疫情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在Eros Bruschi的墓地倉庫裡,有100多個新棺材。 swissinfo.ch


在他的辦公室,Bruschi給我們講述了新冠疫情期間他墓園裡的情況,他講到那些親屬們在與死去的親人最後告別時,帶著巨大的悲傷僵立在那裡……

新冠疫情期間的告別式怎樣進行? Eros Bruschi說,抗疫政策規定只有最近的親屬能夠在場,而那些逝去的人自從身染病毒被送進醫院直到死去就再也沒見過他的親人。失去親人的家屬們只能在封閉的、消毒過的棺材前,相互保持著距離,與死者告別。

沒有勸慰的告別

在短暫的告別式後,只能最多5個人留在棺木旁,他們大多僵硬地站在那裡,心裡承受著巨大的痛苦。簡短的告別之後,他們便各自離開,沒有擁抱;沒有相互慰籍;連握手都沒有,Eros Bruschi說。

“很多時候我無法描述那樣的情景,因為我自己也被淹沒在無盡的悲傷裡,”這位墓園負責人說。他的聲音很低,低得就像在和自己說話。這段時間他目睹了太多,令他很受衝擊,“以至於我甚至想,對於家屬來說,這樣的辭別儀式,還不如沒有。”

外部内容


而他的兒子Igor,一位資工教師,同時也在墓園工作,卻不這麼想,他說:“幸虧這些傷心的家屬至少還有這最後的機會與最親的人告別。我經常想,如果我處於這種情況,我希望至少有一個親人能在最後的時刻陪伴我。”

“失去親人的滋味已經很痛苦,但如果有家庭、朋友、認識的人在場,至少還能有些安慰。但是在疫情期間失去至親的人,就連這僅有的慰藉都被剝奪了,”提契諾墓地聯合會會長Emiliano Delmenico說。

對於參加告別式人數的限制,不僅只針對那些死於新冠病毒人的家屬。因其他原因死亡人的棺材可以在墓地的佈置間打開棺蓋停放,但是停放的時間很短。一般只有幾個小時,在這期間親朋好友可以來與死者做最後的告別。但是不能多人同時出現。

外部内容


一些墓地提供網路同步視訊業務,讓不能來告別式現場的其他親朋好友至少能通過視訊參加追悼會,這當然不很理想,但是或許會好些。

不安情緒

最初殯葬業者及其員工很害怕被死於新冠病毒的屍體感染上病毒,因此有些不安情緒。 “對於我們提出的問題,官方也沒有明確答覆,”Eros Bruschi說。而且更糟的是,提契諾州的人還常常要面對意大利用軍隊車輛運輸屍體的悲慘畫面。 “有些同行甚至主張不再土葬,”行會會長Emiliano Delmenico說。

後來,殯葬研究所與意大利語區相關機構共同制定了嚴格的防護規範,以保障殯葬工作人員和死者家屬的安全。前者甚至要全副武裝,穿上連身帶帽子的防護服、戴上手套、口罩和防護鏡。屍體迅速用特殊袋子封起來,棺材外面用矽膠粘住並消毒。

外部内容


聯邦規定

根據聯邦衛生局的規定,棺材可以敞開停放,家屬不能直接接觸屍體。為了防止直接接觸,必須採取相應措施,比如設防護欄或玻璃。

“死去的人不會傳染病毒,但是屍體上可能會殘留傳染性液體,因此在處理屍體時必須加倍小心,”聯邦衛生局這樣寫道。屍體可以土葬或者火化,也可以進行防腐處理。

家庭成員只能舉辦一次告別式,各家自己決定誰屬於最近的家庭成員,參加告別式的人數不能超過20人(子女或者兄弟姐妹多的人家,人數可以增加)。家庭內部舉行告別式不需申請,但參加人員必須嚴格遵守衛生和行為規範。

提契諾州還有更多具體規範,但是對於參加告別式人數有所放寬,把“近親”擴大為“親人”。參加人數根據空間決定,平均每4平方米允許容納1人。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