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籌備中的蘇黎世第一所中德雙語托育中心

學習語言不單是語言本身的問題,這當中更可見社會與環境對待外語的態度。 Shutterstock

瑞士是世界各國移民的首選國,而非歐盟國家人民的移入困難,條件嚴格。瑞士的外國人與本國人比例在2015年達到了1:3,瑞士全境約八百萬人,約兩百萬名外國人,其中從歐洲國家移入瑞士的人口為首位,約佔80.4%。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2月21日 - 09:00
方常均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雖然不易移入,但說中文的移民人口卻在穩定增加中,根據瑞士德語媒體每日報(Tages Anzeiger)提供的數據,以蘇黎世的中國人為例(德)外部链接,從2000年561人,到2017年增加至2011人。日常生活中看到亞洲面孔,甚至聽到中文的機會,也隨著人口移入明顯增加。

人口遷徙所改變的不只是數字統計,還有人們的語言、思考與習慣也在跨國遷移中產生了變化。有不少東亞經驗的瑞士人,在去了中港台或新加坡之後,說了一口流利的中文。也有人單身而去,攜家帶眷而歸,這樣的家庭增加了人口統計上的數字,同時也增加了在瑞士對於亞洲世界方方面面的需求。Dr. Remo Burkhard和他的家人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

Dr. Remo Burkhard

八年前由蘇黎世理工學院(德)外部链接外派到新加坡的Dr. Burkhard在當地組成了家庭,目前育有兩個不到四歲的孩子。

在新加坡這兩個孩子都是上中英並行的雙語學校,回到瑞士後他們仍希望孩子能繼續在中文的環境中成長,然而在瑞士目前並沒有這樣的托育機構。

End of insertion

Dr. Burkhard認為瑞士與亞洲的交流如此深刻,來瑞士的中文人口越來越多,不如我自己來創辦一所中瑞文化並行的雙語托育中心吧!他以父親與創辦人的角度與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讀者分享他對語言與教育的見解。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和您的太太都非中文的母語者為何您覺得學習中文對您的孩子如此重要?

Dr. Burkhard:我25歲時開始學中文,3年後才看到顯著的進步。與英語、法語、拉丁語這些語言相比,我覺得中文之於我,至少困難了10倍以上。尤其有聲調上的難度,wen可能是「問」或是「吻」,一個四聲發得不到位的外國人,你聽不出來到底是:我可以問你一下嗎?或者:我可以吻你一下嗎?

我和孩子說瑞士德語,我太太和他們說印尼語。我35歲開始學印尼語,當時我才發現:中文對於我是如此困難,正是因為我缺乏與中文的連結。

因此,我希望為我的孩子鋪墊一個環境,讓他們在3歲前,大腦發展時,便開始接受這個帶聲調語言的影響。他們在新加坡自九個月大起,就在中英雙語托育中心,而我們要回到瑞士之前,從網上只找到蘇黎世的英德雙語的機構,因此我們決定來填補這個中德雙語的空缺。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在蘇黎世有許多家庭為了讓孩子學中文而雇用中文保母為何您覺得開辦一個中文的托育中心有其必要性?

Dr. Burkhard:為孩子雇用中文保母的確是一個常見的現象,這說明有越來越多的家長意識到給幼兒更多語言的接觸,是通往世界的路徑。在瑞士托育的文化中,孩子只去兩三天,在新加坡送孩子去五天,我們覺得五天其實對孩子的影響也很正面,而只有一天太少,孩子在托兒所裡不只學習語言,更重要的是培養社交能力。

我們要回來瑞士之前,新加坡的托兒所為孩子們準備了歡送會,這些一起長大的孩子們,同時期學習走路、遊戲、游泳,有共同的生活經驗,都捨不得我們離開,於是告訴他們的父母下次放假的時候一定要安排來瑞士,探望我們。這就是環境,孩子所培養的能力和性情遠超過語言,保母無法提供如此完整的社交機會。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說中文的地區相當多元,有各種不同的文化圈,您作為中文托育中心的創辦人,如何來定義這些多元文化的面向?

Dr. Burkhard:是的,就以中國來說,這個國家的土地面積大約是25個德國,有不同的文化圈和方言。以托育中心的理念來看,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是訓練孩子的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與創造力。而中文世界文化的多元,老師們正可以用不同的主題來呈現,讓孩子體會中文世界與外界的共同點與差別。每一個主題都能為孩子提供深度與廣度,並且訓練思考的能力。

與太太和孩子們在一起 Dr. Burkhard 本人提供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認為德語世界與中文世界有著什麼共同點?

Dr. Burkhard:這兩個文化都強調「勤奮與追求完美的態度」。而從語言本體來說,我認為說德語這件事特別講究「清楚與明確」,不就是不,沒有含糊。而中文裡,真正的「是與不是」卻必須在接續的談話中推敲出來,直接回答並不常見。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如何安排中文與德語併行的課程?

Dr. Burkhard:我們會讓兩個語言的環境各半,50:50,也參照新加坡與瑞士的做法。重要的是托育中心的老師都是這兩個語言的母語者,也只和孩子說這兩種語言,也就是中文和瑞士德語。這個年紀的孩子學習的目標並非認多少漢字,或者會不會從0-50數數,這樣強調學習成就不是我們主要重點。在我們這裡,有書籍、遊戲、歌曲等等,主題性的設計讓孩子在遊戲的過程中自然學習語言。

在新加坡都規定孩子們要午睡,我覺得這點在瑞士則不必。有些設計上的小地方,我們會依瑞士當地的常規來調整。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請說明您經營中德雙語托育中心的教育哲學?

Dr. Burkhard:我們主要提供0-5歲的孩子一個沉浸式自然學習中文與德文的環境,主要提供的不是課程,也不是教孩子中文,而是在環境中孩子感受語言,自然就會產出語言。沉浸式教學不是一個新的理論,在英語教學中也很常被使用。對托兒所階段的孩子來說,體驗異國文化,能展開對外界認知的廣度,在未來對不認識的事物便不輕易下評判。

我們也相信每一個孩子都是獨特的,尤其每個原生家庭的背景都提供了孩子成長的條件。我們主要的工作是開啟孩子的動機,讓孩子願意主動去探索世界。我們相信越早讓孩子有批判的思想,對建構面對未來的思考力和行動力有極大的幫助,而遊戲即是一個讓孩子培養思考與行動的方式。

孩子進入托兒所後,家長們有文化上的交流,我們也能提供外國家長一個認識瑞士的機會。一個雙語托機構也能是兩個語言文化圈的橋樑,不僅孩子受惠,家長們也藉此了解瑞士當地的文化。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您對托育中心的教員有什麼能力上的要求?

Dr. Burkhard:專業是第一個門檻。我們希望來應徵的老師除了專業之外,也要對生命充滿熱情、冒險精神與喜悅。目前已有找到合適的幼兒教師,還需要兼職的幼教人員。若是想轉行嘗試幼教的人,我們也歡迎,有開朗的人格特質正是我們需要的人。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請您針對這所即將開辦中文托育中心補充說明。

Dr. Burkhard:我們需要20-30個孩子來加入這個計畫,再兩個孩子就能達到這個人數。一個計畫的成功需要時間來試驗,也需要有贊助來支持,我們也歡迎家長們來支持我們的Learning Panda計畫外部链接。在瑞士為孩子提供一個中文的環境是我們的目標。學校將會設立在市區內Zürich West這一帶,交通便利的地區,我們物色到合適的地點,就能立刻開辦。

結語:與其他的語言區和地區相比,從東亞來的移民在瑞士仍是少數。中文在一般學校外語課程的能見度也比其他語言低。雖然近年來說中文的人口增加了,仍是一個少數族群,沒有當地人的學習熱潮,能完全以教中文維生的老師極少。而學習語言不單是語言本身的問題,這當中更可見社會與環境對待外語的態度。中文如今也慢慢受到瑞士人的重視,即使是極小的一步,也是一個正面的發展。

作者:方常均 Facebook外部链接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