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第一線醫護人員的疫情生活

3月24日,新冠病毒疫情在瑞士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暴发期间,当地Reseau hospitalier neuchatelois医院的医护人员在照顾一名确诊患者。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

疫情改變了全人類的生活,經濟活動停擺,學校教育回歸家庭,人際關係網路大考驗。完全無法放下工作的瑞士醫護人員,如何在家庭與工作兩頭燒狀況下,守護國人的健康和觀照自己的變化?我們為讀者採訪了四個真實案例。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05日 - 09:00
方常均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上場照顧確診病患是時間的問題

Nina是一個私人醫院的內科醫師,她說:「第一時間能夠在家工作的人基本上是白領階級。醫生雖然是白領,但是我們是此時完全不能休假的人。我看著一般在超市收銀台的員工,每一秒都在拿起別人觸碰過的物品,他們不可能時時消毒手部。同時,他們也不會有在家工作的可能,社會上就是有些職業必須暴露在危險之中。」

筆者問:在全國停課,關閉學校之時,醫護人員的孩子該怎麼辦?

她說:「我孩子的學校提供緊急托育,凡軍警消、大眾交通運輸業和醫護人員等特殊與社會強烈連結的行業,這些職業的子女需要緊急托育,但是必須個別寫信給學校。因為一般來說,老師們並不知道父母的職業。但後來我並沒有申請,而採取和鄰居合作的方式。因為孩子年紀還小,若不是和她原本熟識的人在一起,她會非常害怕。此外,我在醫院工作是高感染源。若是我帶著病毒讓孩子和她的同學、老師們感染,後果不堪設想。縮小人際網路,是當務之急。」

在進入緊急狀態的第3天,Nina收到了醫院內部的消息。她並未被排入第一批照顧確診病患的團隊之中,但是已經被告知,這是時間的問題。當瑞士進入病患高峰期,她將會成為核心醫生之一,於是她開始做準備,在醫院和家裡路途的中間很幸運地找到了一家民宿,願意讓她短期租賃到疫情結束。

她說:「我的家人和鄰居都在共同抗疫,分工合作,有人採買,有人照顧孩子。大家合力,減少外出的時間,同時也能分頭安靜在家工作。而我是進出醫院最頻繁的人,要是我造成其他人的感染,我會良心不安一輩子。我主動把我自己和大家分開,比較安全。我們的上下樓的兩戶鄰居,孩子們都是玩伴,互相照應。接下來這段日子我先生是單親爸爸,但是有一個小小的社會系統在支持我們。」

目前Nina和鄰居把生活的實際社交圈縮小,只限定在固定的人數內,盡量網路購物,外出時不坐電車,改騎單車,一次由一個大人帶四個孩子達到政府規定的五人為限守則。孩子們也有社交的機會,滿足成長的社會化需求。在團體互助中,每個家庭的父母都能有安靜休息的機會。

外部内容


Nina從醫學數據做了最壞的打算,預計這樣的生活將會持續到六月底。她說:「這場傳染病必須把人與人的距離拉開得以求生,我們也在新的生活中重塑自己的社會秩序。我們和鄰居們形成了像是家人一樣緊密的社會,團結這個詞一直被提起。」

由於物流的速度減慢,網上購物的送達日期都拉長,Nina建議所有的鄰居現在以14天做一個週期,儲糧和其他物資。就在截稿的今天(3月24日),她正在打包行李。

放棄不遠飛的白衣天使

「瑞士的私人醫院和大型診所也有隔離病房,但在疫情爆發初期並未使用。最早疑似案例與確診案例都由州政府管轄下的公立醫院負責,以蘇黎世為例,確診病例都在蘇黎世大學醫院和Triemli市立醫院。公立的小型醫院和私人醫院仍只是負責平時約診的病患。」Luisa是心臟科的護士,在第一例確診病患出現時,她向筆者說明蘇黎世州如何統整醫院的上述做法。

她並說:「我們一般醫護人員在醫院沒有戴口罩,只有重症和開刀房使用,這個情況沒有改變。就是勤洗手和不要摸臉部,要加強提醒。我個人擔心的是,我的父母平日照顧我的孩子,孩子上學同學間互相傳染是常態。但是這一陣子,我會多送孩子去安親班(Hort)或是自己帶孩子。要是我的孩子感染了病毒,他們會康復痊癒的。但是我父母因為孩子而染病,卻是死亡的高危險群。要是他們老人家因為我們發生什麼事,我會非常自責。」

年初她已經為她、母親以及兩個孩子訂好了復活節假期,前往西班牙大西洋邊的探親度假機票。當時並樂觀地認為,那個地方並不是觀光勝地,就算疫情加重,應該還不足以影響旅遊計畫。就在3月13日,中央政府宣布禁止100人以上的活動時,醫院為Luisa所安排的班表裡也有兩天必須加入照顧確診病患的團隊。疫情來得太快,她立刻取消了假期,必須為工作調整原有的計畫。

她的丈夫是一個電腦工程人員,也進入在家工作的模式。於是,他擔負起了照顧孩子的主要工作,必須調整如何帶孩子,並且同時工作,這對有孩子的家庭是個挑戰。

沒有了父母的協助,Luisa是醫院的資深護士,必須全力投入,在無需工作的時間,她盡力讓她的丈夫在所有壓力間得到喘息。

居家看護不間斷的呵護提醒

來自中國的張女士是一個瑞士家庭的私人看護,在蘇黎世州鄉間的一個小鎮裡照顧一個患有失智症的老太太。

而習慣外出老太太當然對外面世界的變化不在意,當疫情開始升溫時張女士先哄著她,不給出門。後來她開始剪報讓老太太閱讀,了解現在不能再如同以往每天外出了最重要的原因。

原本的作息之中每週都要上美容院一次,老太太和她的髮友們見面聊聊天,是防止失智惡化的固定作息。現在足不出戶的張女士說:「我把重要的新聞剪報貼在門上,提醒她現在外面危險。看了一段日子,我覺得這幾天她記住了一些事。失智症的老人隨時都在流失記憶,所以我就是每天提。」

也為了減少外出的可能,張女士早就把冰箱填滿了。老太太的女兒也願意替他們採買,補充生活必需品和食物。但面臨病毒的危脅,瑞士的老人家是所有醫護單位最關心的族群。對於失智症的患者,更多的耐心與不斷的說明成了看護的日常工作之一。

她與老太太住在一起三年了,因疫情的延燒她暫停了休假的計畫,全心居家看護。她說:「我已經兩週沒見到自己的家人了,還好現在可以視訊,若是現在沒有高科技的通訊技術,不知道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疫情會過去,恐懼卻不會結束

「從疫情爆發到現在,跟從中央的指示,我們其實也沒有多大的變化。勤洗手和加強消毒,本來就是醫院的常態。」蘇黎世兒童醫院的員工Celine在二月底第一次採訪時解釋道。

她並接著說:「我的孩子應該是我們一家五口中,最容易康復的人。原本健康的孩子面對病毒遠比大人強,從一般的流感就能看出端倪。我不擔心孩子的健康。我個人的擔心是,瑞士正逢世紀最大的暖冬,氣候變遷的災難比病毒還嚴重。若是因為疫情而增加私人汽車的使用率,這對氣候造成更大的負擔,反而是我更擔心的。疫情會過去,但人們的恐懼因為疫情而被挑起,這個害怕不會過去。以後再發生別的事,人們在不同的事件中會持續恐慌。」

在瑞士進入緊急狀態之後,為了因應感染病患增加,醫院整體工作有了調整。所有門診量漸少,開刀病患與住院病患減少,住院病童只可有一個家人在院內,謝絕所有訪客。但為了讓醫護人員全力準備面對疫情,醫院裡原有的病童課程服務(Spitalschule, 德)外部链接也提供院內同仁緊急托育,讓工作人員的孩子們有人可以照料。

確診病患激增,醫院處在預備狀態,Celine說:「現在醫院進入業務最低量的狀態,但是我們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隨時待命的。我雖不是醫護人員,但是當醫院的人手不夠時,我們都會接起後勤的工作,可能在廚房幫忙、打掃,或是物流的管理。醫院裡多一個人手,可多完成一些週邊的事。」

目前正是瑞士疫情逐漸走向高峰之時,Celine也說:「我們是很幸運的,想想在歐亞邊境的難民,現在全世界沒有國家可以收留他們。還好天氣要變暖了,在逃難的路上他們至少沒有那麼冷。」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