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那時我們尚未做好保護弱者和社會的準備”

通過一塊特殊的塑料簾子,這位女士能夠“觸摸”羅馬某療養院的老人的臉。 Keystone / Massimo Percossi

今天距瑞士出現第一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已有一年,這場還在持續的全球疫情教了我們什麼?我們專門走訪了在蘇黎世生活多年的意大利生物學家和科普工作者芭芭拉·加拉沃蒂(Barbara Gallavotti)。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25日 - 10:43
Michele Novaga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2020年2月25日,瑞士成為受新冠病毒影響的國家:一位去過意大利的提契諾居民的新冠病毒檢測報告得出陽性結果,這是瑞士聯邦確診的第一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距瑞士出現首例冠狀病毒病例已有一年,相比其他西方政府所採取的措施,您如何評價瑞士政府的抗疫措施?

芭芭拉·加拉沃蒂:在第一波疫情中,瑞士的反應非常好。之後有一段時間,各州各行其道,缺乏聯邦國家層面的協調,那段時間可能問題較大,因為應對類似的緊急情況有賴於整體層面的管理。而當聯邦政府重新掌控局面時,情況又開始好轉。

瑞士也做出了勇敢的決定,例如,在蘇黎世州小學受到的限制很少。然而,我卻很難理解瑞士在是否強制佩戴口罩問題上的糾結,其他國家在這個問題上要果斷得多。

芭芭拉·加拉沃蒂 Barbara Gallavotti

開放滑​​雪場令瑞士一度受到批評。

那些纜車少且遊客大多為當地人的小鎮,已經被證明是可以管理的。而另一方面,全歐洲的滑雪愛好者因無別處可去,將瑞士滑雪場視為最後一站,這樣一來就令這些滑雪場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聖莫里茨(St. Moritz)和翁根(Wengen)多人感染英國變異病毒株就證明了這一點。

除了中國似乎已幾乎完全戰勝疫情,在其他大多數國家,病毒還沒有被馴服。是哪裡出錯了?

真正成功消滅病毒的國家(例如一些東方國家)採取了嚴厲措施,而這些措施在西方卻行不通。不過,我們可以指出誰做得不好——那些否認病毒的危險性、否認採取嚴厲措施來對抗病毒的必要性的國家,例如巴西、美國和瑞典。

哪些國家的行動最有效?為什麼?

在歐洲大陸,考慮到人們的習慣和文化限制,每個人都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因為有一些措施要讓人們接受需要一定的文化背景。

在日本和韓國這樣的國家,當地文化更看重社會而非個人的福祉,我們歐洲國家則不同,我們的弱點是文化上沒有做好準備,以保護最弱勢的群體,並且十分抵觸關注社會福祉。

“我們的弱點是文化上沒有做好準備,以保護最弱勢的群體,並且十分抵觸關注社會福祉。”

End of insertion

作為一名科學記者和傳播方面的專家,您認為瑞士給公眾提供的有關新冠病毒的資訊是正確的嗎?

在我看來,在瑞士資訊傳播是平衡、協調且務實的。民眾被清楚地告知了有哪些問題,這證明了在緊急情況下實用主義比任何時候都更是一張王牌。新聞媒體馬上就堅持明確,夏季之前不可能實現大部分人口的疫苗接種,我對這一點很讚賞。

許多國家已經開始接種疫苗。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所謂的正常狀態,可以周遊世界?

非洲大部分地區以及東南亞、中亞和南美洲部分地區可能直到2023年才能實現疫苗接種全覆蓋。

也許帶著許可證或豁免證書旅行是不可避免的,至少在全球範圍內是如此。這個想法不討人喜歡,但是我想我們必須習慣。

這次疫情給我們留下的寶貴教訓是什麼?未來我們能更好地應對其他大流行病嗎?

大流行病一直存在,這不會是最後一次。但除了愛滋病,我們已經忘記如何應對這類流行病,因為上一次真正的瘟疫是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大多數國家沒有真正的防疫計畫,在監測方面的投入也不夠。然而,我們可以假定,在發生了這一切之後,現在我們對了解面臨的風險有了更充分的準備。

芭芭拉·加拉沃蒂

科普工作者、散文家和生物學家,意大利和瑞士廣播電視台科學欄目撰稿人。講授科普傳播學專業碩士課程,並與報紙和雜誌合作。她的活動令她獲得了多個榮譽和獎項。

End of insertion

(译自意大利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