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多民族的瑞士,需要多民族的媒体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瑞士是一个多民族社会,移民在人口中比例很高。那么媒体如何才能面面俱到,将这种特殊的多民族民主体现得淋漓尽致?或许发展中的“多民族媒体”是一个解决方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02日 - 09:00

瑞士860万人口中,很多人有移民背景,约四分之一人持外国护照。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瑞士人有外国血统,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15岁以上瑞士常住居民中,37.7%能追踪到国外的溯源。

如此之高的比例,令这一群体作为媒体的宣传对象显得十分有趣。然而因为这些拥有外国血统的外国人成分非常复杂,瞄准这一目标群体并不容易。何况语言也是个问题:五分之一瑞士民众表示,他们的日常用语是瑞士官方语言之外的语言,因此瑞士媒体只能对他们产生部分影响或完全无法产生影响。

外部内容

这一空缺由一些社区的小众媒体来弥补,而这些媒体最初也是来自这些社区,比如以移民组织的信息公告的形式发放到外国移民手中。一般情况下,这些信息公告是由志愿者编写,主要内容大多与融入新家乡的规则有关。这些信息公告往往过一段时间,随着需求的减少而逐渐消失,或者以新面目再出现-比如为了讨论来自家乡的某些话题以及作为联络同乡的粘合剂。

这些所谓的“民族媒体”,单独来看似乎影响不大,但是如果从整体来讲,这些存在于10几种语言的媒体产品覆盖了相当一部分瑞士居民。它们的重要性也受到官方的认可:有时候它们还会从广播电视收听收视费中得到拨款,州或者其他机构的移民融入计划也经常为它们提供资金。

一个在瑞士逐渐出名,但非典型的电视台Diaspora TV外部链接,拥有九种语言,在新冠期间得到了十足的发展,从新冠封锁措施下达之前的40人增加到现在的93名志愿工作者,3月中旬,他们用了仅仅48小时就制作出一个11种语言的短视频,传达瑞士政府的抗疫措施,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让数目可观的人群了解到联邦的指示,否则他们从瑞士官方媒体根本无法听懂这些重要信息。

缺乏多样性的媒体

事实上瑞士的社会是一个由多民族组成的社会,那么媒体怎样才能全面地展开工作?这种面对某一移民群体的民族媒体在来瑞士的第一代移民中一定能找到定位。然而对那些在不同文化之中或之间成长起来的青年人则不一样,瑞士的年轻一代中有一大部分是这样的人。

主流媒体很难接触到外国移民这个问题,现在由一个网络平台baba news外部链接来解决,它的受众正是外国移民这个群体。

起初根本就没打算设立一个新媒体机构,33岁的阿尔比娜·穆塔里(Albina Muhtari)说,她一直为瑞士各大媒体工作,根据她的感受瑞士的媒体缺乏多样性,她说:“首先是记者,不但缺乏女性、有移民背景的人也不多,而在选题上就更不全面了,许多移民题目在我看来观点都很片面。”因此她得到这样的结论,瑞士媒体并未能全面代表民众。

baba news网站以图文并茂的内容吸引了一些年轻的受众群体,通过与他们的互动找到了更准确的选题范围,正像他们网站上写的那样-受到有着各种宿根的瑞士人关心的话题,尽管这些话题是来自外国移民群体,但对所有瑞士人都很重要。

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的职责

SRG的实际任务是什么?根据其章程,公共广播电台不仅要促进外国人的融入,还要促进各社会群体的凝聚力。这是一项复杂的任务-人口同样混合的其他西欧国家的公共广播机构也面临着这项任务。为此,采用了不同多样化的战略目标:从制作多语种节目,到有意识地招聘具有移民背景的工作人员,以及选择嘉宾、专家等,目的是促进外国人融入社会。

End of insertion

因为得到了很多良好的反馈,激发了阿尔比娜·穆塔里及其同伴在2018年将该项目继续办下去的决心,所需资金由联邦对抗种族歧视专业小组和一些基金会提供。

义工、公共资金、涉及移民的话题,这个网站的模式和结构都与民族媒体类似,但也可以看作是它的一种延伸,因为报道的重点不再是融入问题,而是后移民时代的社会结构的构成问题,换句话说,不再是面向移民群体的网站,而是一个有关瑞士的对话平台。

Baba news的宗旨在于承担起一个民主社会媒体的职责,为宿根在其他地方,却参与到瑞士民主社会中来的人,提供信息;帮助他们形成观念并加以控制,阿尔比娜·穆塔里说:“Baba news虽然只是一个小众媒体,但是我们的话题却早已不小众了。”

其他国家的情况如何?

在民族媒体方面,瑞士也不例外。人口高度多样化的国家一般都有着广泛的媒体。以美国为例,在2000年前后,美国这个典型的移民国家,已经有超过5000万移民经常或偶尔使用民族媒体。当时,这相当于全国成年人口的四分之一。

尤其是前南斯拉夫战争以来,人口结构异质化的瑞典,2019年以来,众多的移民媒体甚至可以依靠公共资金存活。

然而,享受这种小众产品的往往不是新移民,而是少数群体。例如,日本-一个种族极为单一的国家-为该国的中国和韩国居民提供特定的语言信息。在中国的特别行政区澳门,有几份葡文报纸。

另一个例子是巴西,那里有针对非洲裔巴西人的出版物,也有针对意大利人和来自日本的人的出版物,这些人很早以前就移民到巴西,并保留了他们的文化特征。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