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如果关于企业责任的公民动议获得通过,相对于竞争对手,在国外经营的瑞士公司会否处于不利地位? 意见出现了分歧。图中是瑞士水泥制造商霍尔希姆(Holcim)在越南的采石场。 Keystone / Na Son Nguyen

瑞士将于11月29日就“企业负起责任”公民动议举行全民公投。在这个未经探索的司法领域,瑞士是否单枪匹马?我们对其他国家生效法律进行综述。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1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公民动议中将在企业民事责任方面引入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新规则。”瑞士司法部长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在10月初的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评论,明确指出了政府反对“企业负起责任”公民动议的关键立足点之一。

问题是:这一公民动议中所设想的标准是否真的比其他国家现行或正在讨论的版本更为严格?

答案并不明显。在许多国家,尤其是在2011年联合国通过《工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法)以来,这个问题都是他们司法讨论和介入的主题。

由于基于不同的法律制度和概念,国际上已批准或讨论中的标准难以进行横向比较。如果考虑程序法和判例法,情况则会更加复杂。

法国案例

关于“企业负起责任”公民动议辩论中最经常提及的法律之一是法国尽职调查法(法)。该条例于2017年由法国国民议会通过,明确规定总部设在法国、在海外驻在国雇用至少5000名员工的跨国公司有制定尽职调查计划的义务,以规避其通过子公司、分包商和供应商严重触犯人权和环境的行为。

对于相关企业在其尽职调查的落实过程中由于过失或失责行为造成的损失,可能会在民事诉讼框架内要求其进行赔偿。

法国的这部法律将民事责任范围明确扩展至供应商,比瑞士的公民动议走得更远。而同时,适用该法的企业雇员人数门槛也限制了管辖范围。

举证责任倒置?

法国尽职调查法规定,由受害方负责同时对其遭受的损害及该损害与企业方未尽职之间的关系进行举证。而瑞士的公民动议则相反,允许企业在能证明其尽职的情况下避开责任。

在动议投票的活动期间,这一点遭到反对者的严厉批评,指责“举证责任倒置”。

诸多法学家的意见则相对审慎。瑞士比较法研究所在2019年7月的一份报告(德、英)中指出很难对此进行比较,因为两国对责任的定义是基于非常不同的概念。

End of insertion

童工和强迫劳动

法国法律和瑞士提案一样,涵盖了广泛可能性,而其他国家所通过的立法则仅针对违反特定人权或经济部门的情况。荷兰即该情况。其参议院于2019年5月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所有向荷兰消费者提供商品和服务的企业必须识别其供应链中雇佣童工的风险并采取行动减轻该风险。

在未尽职情况下,企业将被处以罚款。但是,处罚相对仍较轻,并且仅在第三方上诉情况下才会强制执行。屡犯者则可能会受到刑事制裁,并且法律排除诉诸民法的可能性。

英国方面已于2015年通过了《英国现代反奴隶制法案》(英)。根据这项法律,在英国展业且营业额超过3600万英镑(合3.165亿人民币)的企业必须提交一份年度报告,说明采取了哪些措施避免在整个生产链中使用强迫劳动和人口贩运。

该法借鉴于加利福尼亚的类似条例(英),该条例对未尽职企业做出了可能无上限的罚款设定。但它并没有扩展到企业的民事责任上。而英国法律同样也启发了澳大利亚制定强制劳动法(英)

矿业和透明度

在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催生了《多德-弗兰克法案》(英)。该法中的一个部分聚焦原材料开采问题(“血矿”,主要是钽、锌和钨)。它规定了对风险矿物的认证要求,并制定了针对采矿公司资金流的透明度标准和规定。

2017年,欧盟还通过了一项针对冲突地区矿产的法令(法),该法令适用于总部位于欧盟的企业。在瑞士议会批准 “企业负起责任”公民动议反方案中可以找到类似的规定。如果公民动议被驳,则该文本将生效。该反方案规定了在童工和冲突矿产方面的透明义务和尽职责任。

判例法一瞥

和法国一样,交由人民决定的这项是仅有的、旨在全面解决企业下属分支机构或控制公司行为民事责任问题的公民动议。瑞士是否真的在这个未知领域进行着冒险吗?许多司法体系中都有母公司对其子公司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的安排。我们还可以从国际判例中看到,“企业负起责任”这样的公民动议并非如不明飞行物一般未知。

1995年,在一家英国公司(托尔化工,Thor Chemicals Limited)的子公司南非汞中毒案中,英国上诉法院裁定,母公司应对其海外子公司造成的损害负责。英国和加拿大法院目前也正在处理几起类似案件。

在盎格鲁撒克逊语系背景外也可以发现类似情况。例如,在2017年,尼日利亚的伊凯比里(Ikebiri)社区在米兰法院对意大利石油公司埃尼(ENI)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该公司对其下属的一家当地公司从事开采活动造成的环境损害负责。

对于这项交给瑞士人民的公民动议,另外还有一个需要从企业责任角度相对来看的因素:这就是瑞士的程序法,它会对希望采取法律行动的人形成重大掣肘,尤其是在从对方获取文件的成本和可能性上。

在为企业履行人权和环境责任设立广泛而一致的司法框架方面,毫无疑问这项公民动议走在了前列,从国际发展角度来看,也确实不是“害群之马”。况且一旦获得通过,动议的实际适用范围还将在议会关于实施法的辩论中进一步阐明。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