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企業責任:瑞士和其他國家的做法

如果企業責任的公民動議通過了,相對於競爭對手,在國外經營的瑞士公司會否處於不利地位?意見出現了分歧。圖中是瑞士水泥製造商霍爾希姆(Holcim)在越南的採石場。 Keystone / Na Son Nguyen

瑞士將於11月29日就“企業負起責任”公民動議舉行全民公投。在這個未經探索的司法領域,瑞士是否單槍匹馬?我們對其他國家生效法律進行綜述。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16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公民動議中將在企業民事責任引入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新規則。”瑞士司法部長卡琳·凱勒-蘇特(Karin Keller-Sutter)在10月初的新聞發布會上這樣評論,明確指出了政府反對“企業負起責任”公民動議的關鍵立足點之一。

問題是:這一公民動議中所設想的標準是否真的比其他國家現行或正在討論的版本更為嚴格?

答案並不明顯。在許多國家,尤其是在2011年聯合國通過《工商業與人權指導原則》(法)以來,這個問題都是他們司法討論和介入的主題。

由於基於不同的法律制度和概念,國際上已批准或討論中的標準難以進行橫向比較。如果考慮程序法和判例法,情況則會更加複雜。

法國案例

關於“企業負起責任”公民動議辯論中最經常提及的法律之一是法國盡職調查法(法)。該條例於2017年由法國國民議會通過,明確規定總部設在法國、在海外駐在國僱用至少5000名員工的跨國公司有制定盡職調查計劃的義務,以規避其通過子公司、分包商和供應商嚴重觸犯人權和環境的行為。

對於相關企業在其盡職調查計劃的落實過程中由於過失或失責行為造成的損失,可能會在民事訴訟框架內要求其進行賠償。

法國的這部法律將民事責任範圍明確擴展至供應商,比瑞士的公民動議走得更遠。而同時,適用該法的企業僱員人數門檻也限制了管轄範圍。

舉證責任顛倒?

法國盡職調查法規定,由受害方負責同時對其遭受的損害及該損害與企業方未盡職之間的關係進行舉證。而瑞士的公民動議則相反,允許企業在能證明其盡職的情況下避開責任。

在動議投票的活動期間,這一點遭到反對者的嚴厲批評,指責“舉證責任顛倒”。

諸多法學家的意見則相對審慎。瑞士比較法研究所在2019年7月的一份報告(德、英)中指出很難對此進行比較,因為兩國對責任的定義是基於非常不同的概念。

End of insertion

童工和強迫勞動

法國法律和瑞士提案一樣,涵蓋了廣泛可能性,而其他國家所通過的立法則僅針對違反特定人權或經濟部門的情況。荷蘭即該情況。其參議院於2019年5月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所有向荷蘭消費者提供商品和服務的企業必須識別其供應鏈中僱傭童工的風險並採取行動減輕該風險。

在未盡職情況下,企業將被處以罰款。但是,處罰相對仍較輕,並且僅在第三方上訴情況下才會強制執行。屢犯者則可能會受到刑事制裁,並且法律排除訴諸民法的可能性。

英國方面已於2015年通過了《英國現代反奴隸制法案》(英)。根據這項法律,在英國展業且營業額超過3600萬英鎊的企業必須提交一份年度報告,說明採取了哪些措施避免在整個生產鏈中使用強迫勞動和人口販運。

該法借鑒於美國加州的類似條例(英),該條例對未盡職企業做出了可能無上限的罰款設定。但它並沒有擴展到企業的民事責任上。而英國法律同樣也啟發了澳洲制定強制勞動法(英)

礦業和透明度

在美國,2008年的金融危機催生了《多德-弗蘭克法案》(英)。該法中的一個部分聚焦原材料開採問題(“血礦”,主要是鉭、鋅和鎢)。它規定了對風險礦物的認證要求,並制定了針對採礦公司資金流的透明度標準和規定。

2017年,歐盟還通過了一項針對沖突地區礦產的法令(法),該法令適用於總部位於歐盟的企業。在瑞士議會批准 “企業負起責任”公民動議反方案中可以找到類似的規定。如果公民動議被駁,則該文本將生效。該反方案規定了在童工和衝突礦產方面的透明義務和盡職責任。

判例法一瞥

和法國一樣,交由人民決定的這項是僅有的、旨在全面解決企業下屬分支機構或控制公司行為民事責任問題的公民動議。瑞士是否真的在這個未知領域進行著冒險嗎?許多司法體系中都有母公司對其子公司造成的損害承擔責任的安排。我們還可以從國際判例中看到,“企業負起責任”這樣的公民動議並非如不明飛行物一般未知。

1995年,在一家英國公司(托爾化工,Thor Chemicals Limited)的子公司南非汞中毒案中,英國上訴法院裁定,母公司應對其海外子公司造成的損害負責。英國和加拿大法院目前也正在處理幾起類似案件。

在盎格魯撒克遜語系背景外也可以發現類似情況。例如,在2017年,尼日利亞的伊凱比里(Ikebiri)社區在米蘭法院對意大利石油公司埃尼(ENI)提起了民事訴訟,要求該公司對其下屬的一家當地公司從事開採活動造成的環境損害負責。

對於這項交給瑞士人民的公民動議,另外還有一個需要從企業責任角度相對來看的因素:這就是瑞士的程序法,它會對希望採取法律行動的人形成重大掣肘,尤其是在從對方獲取文件的成本和可能性上。

在為企業履行人權和環境責任設立廣泛而一致的司法框架方面,毫無疑問這項公民動議走在了前列,從國際發展角度來看,也確實不是“害群之馬”。況且一旦獲得通過,動議的實際適用範圍還將在議會關於實施法的辯論中進一步闡明。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