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公民权对比


瑞士和欧洲的共鸣与差异



作者:Bruno Kaufmann,People2Power主编




2015年10月7日,欧洲公民在布鲁塞尔将一项收集了326万个签名的动议递交欧盟议会。 (Stop TTIT)

2015年10月7日,欧洲公民在布鲁塞尔将一项收集了326万个签名的动议递交欧盟议会。

(Stop TTIT)

无论是引进基本收入制度还是动物保护条例,或者有关社会保险和公民的基本权益等各种事宜,瑞士和欧洲各国的公民都可以动用公民动议这一民主手段在国家的政治活动中拥有话语权。自从2012年4月1日开始,欧盟有了一些瑞士特色。欧盟28个成员国的将近5亿名公民在立法程序上拥有了发言权:欧洲公民动议权(Europäische Bürgerinitiative,德)堪称是第一个跨国直接民主公民权益。

无论是瑞士还是欧洲,都是在出现影响社会团结危机的时候,引进的这一政治模式:19世纪80年代,瑞士引进公民动议是为了让天主教州融入瑞士中部地区;而在欧洲,20世纪90年代一些国家如丹麦和爱尔兰,针对关于更改协约进行全民投票出现不尽人意的结果时,公民提出需要更多的话语权,从而提出了引进公民动议的要求。

欧盟实行公民动议四年之后,首次与瑞士进行了对比。无论是欧盟还是瑞士,出发点都是一致的:一个社会中的少数人群体应该拥有质疑多数人的权力,并且从多数人群体中得到一个合理的答复。因此公民动议权在欧洲和在瑞士都是赋予少数人的政治权力,同时也是也赋予公民针对一个政治话题“从底层”发起对话的权力-无论这一对话是否符合大多数人的观点。

出奇的一致

还有一个平行的数字对比:在过去的四年中,瑞士共发起了94个公民动议,其中28个未能在18个月内收集到要求的10万个有效公民签名,因而未能生效;8个公民动议被发起者收回;26个在瑞士进行了全民投票,但是只有3项在投票中得到大多数公民和州的拥护,达到了修改宪法的目的:分别是2013年反对高级管理人员的过高工资;恋童癖禁止从事教育工作;和2014年的反对大批量移民动议。

还有14项动议,目前正在瑞士国会和联邦接受审理。与一度曾同时出现过15个全民动议的高峰期相比,目前瑞士只有4项正在征集公民签名。

因此与常常批评这种直接民主形式的人所说的“动议洪潮“相比,现在的事实完全是另一种情况。

而有意思的是,欧盟范围也出现类似的状况:在过去的四年中,共发起了56个欧洲公民动议,其中20个未得到官方批准(这里的官方是指欧洲法院);16项未能收集到足够签名(12个月内,至少7个国家范围内的的100万个签名);8项公民动议被撤回;3项动议被呈现在欧洲委员会面前:2013年的“水的权力”动议;2014年的“我们中的一个(干细胞)”动议和2015年的“禁止动物实验”动议。与瑞士类似,目前欧盟范围内也正在针对4项公民动议收集签名,而2012/13年期间,公民动议的数量曾超过了10项。

欧盟还在启蒙期

公民动议这一民主工具似乎在最近一段时间失去了“人气”,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在瑞士和欧盟似乎完全不同。因为从力度和作用上,公民动议在瑞士和欧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民主形式,在瑞士,公民动议在联邦层面已经发展成交流和法律上的一种有力手段,而在欧盟,公民动议依然处于启蒙阶段。因此也可以这样说,在过去的四年里,瑞士的政治党派,比如右翼人民党,利用公民动议作为他们党派的宣传工具,但是却未能取得他们预期的效果。而在欧盟,各国公民尚不十分明白这一民主工具到底能做什么。

因此现在无论是在瑞士还是欧盟,都在针对公民动议的未来进行思索。在瑞士讨论的中心是公民动议的质量、有效性和实施,而在欧洲则更注重加强公民与官方之间的沟通。最近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年度公民动议大会上,欧盟6个机构中的4个-也就是议会、监察员、经济和社会委员会及地区委员会都表示,希望欧盟在直接民主范畴内进行一个全面的改革。

另外两大机构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却有些抵制,因为它们完全不认可公民动议的做法。

瑞士政府和至少部分国会议员当然也曾是持这种“抵制”态度。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混乱时期过去之后,瑞士引进了“公民当家作主”(Bürger ausgelösten Volksentscheid,德)的做法,对拥有全权决断权的联邦委员加以遏制,这当然遭到了联邦委员和国会代表们的反对。

作用小,潜力大

无论如何,公民动议在瑞士已经形成了一种非常强有力的话语权,而欧洲公民动议权尚未达到这种程度,因为目前为止欧盟公民只能利用公民动议对法律变更提出一个申请。但是从另一方面讲,它却在欧盟挖掘出跨国现代直接民主的潜力。经过四年的公民动议潮,无论是欧盟还是瑞士,现在正在吸取现有这一民主形式的经验和教训,从而让强大的民主制度成为世界的榜样。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 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