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在跨国公司工作 内窥先正达:复杂形象的背后

plants in test tubes at syngenta

在先正达的实验室中,在培养大豆。

(Keystone/Gaetan Bally)

18世纪末从小作坊做起,总部设在瑞士的先正达公司(Syngenta)如今已经成长为全世界最大的农业公司之一。在那里工作的感觉如何?

先正达形象复杂。它发源于瑞士,现在却由一家中国公司拥有。尽管它称自己为一家农业公司,但其雇佣的员工中,科学家和化学家却远多于农民。对于员工来说,先正达是家用科学来解决世界食物问题的公司;而对于环保人士而言,它是一家以农药威胁人类健康和环境的公司。

先正达的总部就在巴塞尔巴蒂舍(Badischer)火车站的对面,跟这座城市的其他制药厂比起来,它看起来相当低调。四座主楼就隐匿在一家麦当劳餐厅的街角附近,只有那个有门卫守护的入口才能看出这个地方的重要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就在这里采访了先正达的公共政策和伙伴关系高级经理Varun Vats,还有可持续及可靠商业作物防护部门负责人Fabricio Peres。这两位都在这家公司工作了近10年。该公司外部事物组的Regina Ammann也向我们分享了她的看法,她在几年前加入了先正达,之前为多家跨国公司工作过。

内窥跨国公司系列:在跨国公司工作的感觉如何?

这篇文章是“在跨国公司工作感觉如何”系列报道的一部分。跨国公司在瑞士经济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些公司看起来只是混凝土建筑组成的岛屿,或是布满了外籍劳工的园区。这一系列报道旨在告诉大家在这些公司工作的感觉如何,以及探寻其员工所面临的一些问题。

信息框结尾

一家公司,员工来自70个国度

Varun Vats在印度德里长大,他在那里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之后在2005年来到洛桑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在完成了生物燃料的可持续发展性研究后,他先后为世界可持续发展商业理事会(WBCSD)和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工作,之后在2012年加入了先正达的可持续可靠农业小组。

 “我是在传统工作门户网站上找到这个工作机会的,”他说。“我并不是最好的候选人,但是我在之前的工作里已经对这家公司有所了解,而且那时候,先正达想更多的从外部视角审视农业可持续发展性。我认为我在WBCSD和IUCN获得的工作经验最终让我拿到了这个工作机会。”

于他不同,Fabrici Peres是更晚些来到瑞士的,但之前他在自己的祖国巴西已为先正达工作了8年。在那之前,他还为一家小咨询公司工作过。他一位前同事告诉了他这个先正达的工作空缺。在经历了6次面试过后,他加入了先正达巴西办公室,之后加入了拉美区域小组,最终于2017年搬到了巴塞尔。

这两位都是业务熟练的外籍劳工,这样的人在先正达的员工中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他们来自逾70个国家。Peres说在他工作的10人团队中,没有任何两人来自相同的国家。

熟练外籍劳工对这家公司很重要,但是供给却却越来越短缺,Regina Ammann说。“我们正在面临人才争夺战。数字化越来越重要,我们真的依赖于外籍人士。瑞士发起了几项动议,鼓励人们学习数学和自然科学,告诉人们未来在这个领域会有工作机会,但是现状仍然很困难,尤其是生命科学领域。”

Syngenta employees

Varun Vats和Fabricio Peres在位于巴塞尔的先正达总部。

(swissinfo.ch)

瑞士-中国关联

尽管先正达发源于瑞士,但是在2017年它被中国一家大型国有化工企业中国化工收购了。媒体经常把先正达作为中国染指瑞士利益和商业方式的一个例子,但Ammann表示,这个收购“并没有在运营层面对公司带来任何改变。事实上,收购的效果相当正面。我们现在有了一个长期投资者,这给我们带来了稳定性。”

在过去,一些并不懂行的投资者掌控公司,他们因短期利益驱动做出决策。“把一款产品推向市场需要8到10年的时间。你不可以每季度或每半年就改变策略,”Ammann说。她还表示,公司希望其拥有权也有助于在中国市场找到理想的合作伙伴,以及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增长。

尽管先正达是家全球公司,但这里的商务运行方式仍保留些许“瑞士特色”。Vats整个职业生涯都在瑞士,因此他很难将之与印度方式比较。但他说他发现瑞士人喜欢很早上班,这对于那些不喜欢早起的人来说比较困难。他欣赏瑞士人的精确和准时,这在商务上体现得很明显。

Peres则谈到了先正达与巴西公司相比展现的细微区别。“我发现瑞士人做生意的方式相当民主。这里非常注重对话和建立共识。许多决定都要经历激烈的讨论后才能做出,并且需要那些必要的人物全都到场。”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Peres在会议上花了他70%的工作时间。

尽管瑞士是该公司的总部所在地,但瑞士本身只是个很小的市场。Ammann解释道,“12%到13%的公司成本花在瑞士,因为这里有公司的大型研发及生产基地。先正达在全球的最大作物防护厂址也在瑞士。但是,瑞士生意的收入只占全公司总收入的0.2%至0.3%。”

那为什么要留在这里?这里的双重教育体系是一个重要原因。Ammann说“先做学徒,然后取得一家应用科技大学的学位是个非常好的组合。我们雇佣了许多从这个途径获得教育的工艺工程师,这些岗位是运行高度复杂化学工艺的关键,其中安全保障至关重要。”

面对争议

由于先正达供应一些作物防护产品和种子种类,这家公司一直处于争议中心。就在上周,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指控该公司出口被禁用的农药(多语)外部链接,将印度棉花种植者所受的非自愿毒害归咎于此。该公司说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其产品导致了这一系列事故(见下文信息栏)。

相反地,该公司认为其产品对于全世界的可持续食物供给至关重要。Peres解释说,先正达为农民增产提供解决方案,帮助种植者采用可持续的土壤管理措施。这有助于遏制森林退减,进而抑制气候变化。

他接着说,“中国进口大豆的50%来自巴西。它是重要的动物饲料。牛比人类的消耗量要高6倍。这个数字很夸张。想象下这对农田的影响:如果你不用科技将土地变得更加多产,你就会转向森林。”

Vats说,人们常常误解先正达,而忽视了它是一家关注于科学论证的公司。“我们是一家以科学为本的公司。我们在研发能力上很强大。事实上,10%至15%的销售额会投到研究上。让我们感到难受的是那些只是基于情感或政治而不是科学的指控。” 

先正达针对公众之眼对印度杀虫剂中毒事件报告(英)外部链接所做的声明

“在先正达运营的全球逾90个国家当中,公司首要关注的就是我们的化学品和产品的安全使用。先正达在这些国家开展了安全使用农药的培训。在过去的四年中,先正达已就安全地使用和处理我们产品问题,在全球对超过2’500万农民进行了培训。自印度亚瓦特马尔(Yavatmal)地区的不幸事件发生以来,先正达团队在该地区和相邻地区开展了督导计划,推出了医生培训计划,并建立了流动医疗诊所,以辅助可能受到影响的农民的治疗。自该计划开始以来,这些流动诊所已经接触了超过2.5万个农民家庭。”

信息框结尾

Vats和Peres都对他们工作的敏感性有所认识。Vats解释道,“辩论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对对话很欢迎,也愿意向他人学习。”在八月末,该公司承诺会在可持续农业方面展开更直接和更具包容性的对话(英)外部链接,来“帮助重建社会和科学间的信任感”。该公司已经进行了多个“聆听会”,来搜集对于什么是可持续农业的外部视角。

Peres说,使得事情变得更复杂的是,“经济发展使人们离农业很远。大众缺乏对于农业及其复杂性的认知。比如说,农民们需要处理很多变数,花费可观的前期投资,承担被天气完全损毁的风险。对于你不太了解的东西,你往往更容易批评或是反对。”

他说,各方都有责任来了解所面临的问题。“我来自一个农业重要性很高的国家,因此我知道我们的产品能给民众提供的价值。它们对一个家庭或是那些需要供养孩子上学读书的父母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些产品可以提高种植能力。”

他们怎么看待瑞士的农药动议(多语)外部链接?Ammann说,该公司希望禁令不要实施。“很重要的是,需要让民众知晓,使用农药是为了以可接受的价格,用可持续的方式生产安全食品。瑞士的民众生活在城市里,或在市郊的公寓中,并不在农业区,因此对于农户生产我们的食物所需的东西并没有很深的认知。”

关于先正达

成立于2000年。尽管仅有几十年历史,先正达的起源却可追溯到1758年在巴塞尔成立的一家贸易公司。先正达还是诺华(Novartis)和阿斯利康(Astra Zeneca)合并的产物。2017年,该公司被中国化工收购。

总部:巴塞尔

员工总数:2.8万,其中10%在瑞士

运营:活跃在90个国家。除了总部以外,该公司在瑞士还有5处办公地点,用于区域销售、全球研发和生产。

商务部门:农垦。公司提供作物保护产品、种子及服务。这包括杀真菌剂、除草剂和杀虫剂。公司还提供蔬菜种子2500多种,每年新增新品种150至200种。

对瑞士的贡献:每年在瑞士的税收和征税中支付约2亿瑞士法郎。

有趣事实:染料也是先正达公司发明的。

信息框结尾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