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埃及大选 "没有合适的候选人"

埃及作家Esat al-Kamhawi认为,一年后还会有一场革命

(Susanne Schanda/swissinfo.ch)

去年阿拉伯世界的春天充满了动荡和萌生,一场革命改变了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命运,然而革命之后的阿拉伯世界似乎尚未恢复平静,2012年5月23日埃及面临着穆巴拉克统治之后的第一次总统选举。

这是自1952年,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上校带领的爱国青年军官推翻法鲁克王朝之后,埃及的第一次带有平民候选人的总统大选。

现在当权的临时军队政府将在大选结束后被取消。埃及的这次大选在目前近东由叙利亚的事态变迁、伊朗的原子能武器装备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危机构成的不安定状态下,显得十分抢眼。而对于目前也在进行大选竞选的美国和处于金融危机的欧洲来说,埃及的稳定也从未显得像现在这样重要,尤其是在外交领域。

然而这次大选真的能为埃及带来新的希望?埃及的大选也令正在瑞士索洛图恩文化节上做客的埃及作家Esat al-Kamhawi陷入深思,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中,他讲述了自己的希望和惶惑。

swissinfo.ch:当您在索洛图恩的文化节上阅读书籍和参加讨论的时候,埃及将首次进行总统大选。您是否已经投票了?

Esat al-Kamhawi:没有,去年我写了一本关于革命的书,现在正在写总统大选。但是我自己并没有投票。

swissinfo.ch:为什么?

E. K.:有两个原因, 首先是行政管理上的事情。我生活在卡塔尔。在应该登记埃及选举的那段时间,我不巧回了埃及。而登记投票的网站又出了问题,所以我就错过了登记日期,无法参加投票。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不认为这次大选能够改变埃及的命运。埃及不会就此扬起希望的风帆,而只是进入一个过渡时期。 

swissinfo.ch:那么埃及什么时候才能扬起希望的风帆呢?

E.K.:2011年1月25日的革命只是一个长期奋战的开端,我相信大约一年之后还会有一场革命。

swissinfo.ch:哪位候选人是这段过渡时期的合适人选?

E.K.:没有合适的人选,因为军队还凌驾于一切之上。

我能想象下一段时期会出现两种画面:如果旧政府的候选人或者穆斯林兄弟会候选人获选,那么下一场革命所针对的对象将是新总统和军队。如果革命者候选人获胜(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而且新总统站在民众的一边,那么下一场革命的矛头将指向军队,但无论如何,一年之后将有一场革命爆发。

swissinfo.ch:您怎么看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的发展壮大?

E.K.:他们对埃及来说是一种危险。近几个月以来公众也开始对他们表示不满。因为他们与军队一个鼻孔出气,而且反悔了许多他们的诺言。现在埃及除了穆巴拉姆从Scharm ash-Sheikh搬到了一家军队医院之外,没有其他的变化。以前的旧系统依然存在。

swissinfo.ch:即将要制定的新宪法到底有多重要?

E.K.:在宪法问题上,我们基本上处于灾难状态。社会团体在最初的时候,提出应该先出宪法,再进行大选。而军队政府和穆斯林兄弟会却对此加以阻挠,因为他们害怕,革命刚刚结束,新生力量会汇集起来,并将革命的要求直接写入宪法。

这意味着,我们现在虽然有一个新的国会,但是却没有法律基础。这是一种不可想象的状态。而突尼斯的情况就比较好,那里的军队并不像埃及这样只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swissinfo.ch:埃及近期总是对自由媒体和文化工作者怨声载道,不满他们对伊斯兰教的藐视态度。难道埃及要变成一个伊斯兰国家吗?

E.K.:清教徒组织Salafist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穆巴拉克比现在的军队政府更加巧妙地利用了该组织。以前当Salafist组织看到一些电影或者书籍有悖伊斯兰道义的时候,反应非常激烈。

而当他们反应过激的时候,那些自由的高级知识分子就会起来反对。而穆巴拉克则充分利用了这两部分力量的对峙。现在在军队势力的支持下,伊斯兰人名正言顺地登上了政治舞台。这是违背宪法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遵守民主的原则。

swissinfo.ch:宗教问题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埃及的发展?

E.K.:举例来说,如果有人头疼,不能只吃止痛片,而是应该找到头痛的原因。宗教之所以在埃及盛行,是因为贫穷和独裁。

如果埃及的经济状况转好,民众也会愿意接受进步的思想。一口吃出个胖子是不可能的,换句话说:先吃上面包,再想牛排。

swissinfo.ch:您如今生活在卡塔尔, 您为什么决定离开埃及?

E.K.:一年前我迁往多哈,这是在革命爆发之后的事。我曾为半政府的'Al-Akhbar'报社工作,我还创立了文化报刊'Akhbar al-Adab', 但是因为我对一些事物持批判态度,因此不能成为总编。所以我接受了多哈的一个文化杂志的工作。

swissinfo.ch:您对埃及将改善状况寄予希望吗?

E.K.:当然,但是这需要一代人的时间。那些发起革命的年轻人,为他们的理想而奋斗,他们还会继续奋斗。

对,我寄予希望,我的梦想是,有一天回到埃及,在那里开间咖啡店,然后专心致志地写小说。

重要候选人

埃及总统大选于2012年5月23、24日举行。

候选人由最初的23人减少到现在的12人。 

如果没有候选人得到多数票,6月16、17日将进行第二次大选。 

  

两名候选人被视为最有希望候选人:阿盟前秘书长阿姆鲁·穆萨(Amr Moussa)、独立候选人穆斯林阿卜杜勒·穆奈姆·阿布·福图赫(Abdel Moneim Aboul Fotouh) 。

 

还有一些圈外人也有获选的可能:纳塞尔民族主义者Hamdeen Sabahi,最后一任总理Mubaraks Ahmed Shafik,和穆斯林兄弟会的官方候选人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 

资料来源:Courrier International

信息框结尾

个人资料

Esat al-Kamhawi,1961年生于埃及。

从大学期间就开始为许多埃及和阿拉伯报纸撰写文章。他是埃及著名文化报刊Akhbar al-Adab的创始人之一

大约从一年前开始,他生活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卡塔尔,他担任多哈文化杂志的主编,同时还继续为埃及报刊 Al-Akhbar 和Al-Masri al-Youm及阿拉伯报纸Al-Quds al-Arabi写专栏和评论。

他最著名的书籍是《看守》"Der Wächter",《寻欢之城》 "Stadt des Vergnügens" 和 《尼罗河上的房间》"Ein Zimmer über dem Nil"。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