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女性从政 卢旺达的两性平等-瑞士能从中借鉴什么?

在种族灭绝之后,卢旺达引入了许多改革,改变了女性的生活,赋予她们继承权和财产权,女性在议会中有着很强的代表性。

在种族灭绝之后,卢旺达引入了许多改革,改变了女性的生活,赋予她们继承权和财产权,女性在议会中有着很强的代表性。

(Keystone)

在处理性别差距问题上,卢旺达被世界经济论坛(WEF)评为第六名,而瑞士仅列第20位。当记者提醒卢旺达首席性别督察萝丝·卢瓦布希希(Rose Rwabuhihi)这个情况时,她马上由衷地笑出声来。随后她解释说,25年前种族大屠杀之后的许多法律改革,对女性的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

卢旺达与瑞士颇有些相似之处:两者都是国土面积很小的多山国家,自然资源贫乏,依靠服务业与旅游业来致富;奶牛对两国来说都很重要,人民不但爱国,也因热爱秩序而出名。

除此以外,这两个国家又非常不同。在国内生产总值、人权或民主自由等排名上,瑞士都远远在前;瑞士的稳定与和平已持续良久,而卢旺达则仍承受着1994年种族大屠杀的创伤;瑞士实行直接民主与权力共享,而2017年以98.8%高票率连任的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是位军人,已掌握该国政权将近19年。2015年的全民公决允许他在完成接下来的五年任期后,还可以参加下届总统竞选,仍旧连任七年,因此他很可能还会在卢旺达政坛上滞留许多时日。卡加梅经常因侵犯人权和镇压反对者,而受“人权观察(多语)外部链接”等国际非政府组织的抨击。

尽管如此,在涉及从政女性问题时,卢旺达却高高在上,这也是它击败瑞士的主要领域。卢旺达议会60%多的议员(多语)外部链接为女性,而在瑞士,国民院女性议员仅占30%左右,联邦院女性议员则仅为15%。

瑞士联邦性别平等办公室(Federal Office for Gender Equality,多语)外部链接主任西尔维·杜雷尔(Sylvie Durrer)指出,世界经济论坛指标关注面相当窄,对某些因素的评定高过其他因素,但她对瑞士未能在性别差距排名表(多语)外部链接上有更好表现“感到遗憾”。她认为瑞士人也许可以从其他国家学习借鉴,甚至包括卢旺达这样的发展中国家。

女性名额

“卢旺达在政治上引入了名额制,这使得女性在政界取得很大进步,”杜雷尔表示:“这是个在国际层面经常使用的措施……但在瑞士对此却有怀疑。近20年前,我们对此曾有过一次全民公决(英)外部链接,但选民显然反对在政治生活中使用名额制。”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卢旺达议会中的女性平均比例仅为18%,但该国2003年的宪法确立了30%的最小名额比例。“名额制很有必要,因为在代表比例很低的情况下你又能从何开始?”卢瓦布希希说道。

她补充说:“非常关键的是当时有一种推动力,使得我们能在议会中拥有数量可观的女性。而这取得了成果,因为我们现在不但看到这种机制运转良好,还确保了提供给女性的空间。”

她还透露,卢旺达内阁两性比例也很平衡,而司法系统里近50%为女性。

“这点很重要,因为外界各年龄层女性能看到女性从政。它发出的强有力的信息就是,女性也能成为国家决策层的一部分。”

 

《世界经济论坛性别差距报告》

几个北欧国家占据了《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性别差距报告》排名表的前几位,但卢旺达并非前十名中唯一的发展中国家。尼加拉瓜排名第五,而菲律宾与纳米比亚则分别排在第八和第十位。

报告作者之一的罗伯托·克罗蒂表示,这并不是说在卢旺达或尼加拉瓜身为女性会好过在瑞士。这个排名比较了在特定国家里女性与男性的相对表现,进而创造出各国间的某种公平竞争环境。他解释说:“有可能绝对条件会更差,但相对男性而言则条件要更好。”

信息框结尾

在瑞士议会最近的春季议事期间,左翼绿党(GPS/PES)主席蕾古拉·里茨(Regula Rytz)将缩小政界性别差距的职责交给各个党派。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认为这是各党派的责任。因此绝对有必要制订一项法律,像在德国某些地区那样,让各党派有义务在提交的选举人名单中做到男女各半。”

一些党派已经在这么做,但这并非强制推定。里茨称,自己所属党派计划提名更多女性候选人参加即将到来的2019年大选,但中间党派与右翼各党应做出更多努力来增加从政女性人数。“在我看来,只能通过法律硬性规定,这才有可能发生,”里茨指出。

“不错,在整个政界确实是女性参加左翼的人数多过右翼,”右翼瑞士人民党(SVP/UDC)议员让-皮埃尔·格兰(Jean-Pierre Grin)确认。格兰与其党派一致,也反对在这一领域设置任何名额比例或法律义务,但他认为有必要“同下游青年一起工作,让更多年青女孩对政治感兴趣”,尤其是在学校里。

薪酬平等与家庭工作平衡

按照世界经济论坛的《性别差距报告》,瑞士还有哪里需要改善?报告合作编撰人罗伯托·克罗蒂(Roberto Crotti)表示,在高层管理职位与薪酬平等方面,瑞士还可以做得更好。他说后者有些许改善,但仍有改进空间。

克罗蒂称,瑞士可以改善儿童保育与学校教育方面的政策,这些措施“能真正地推动女性机遇”。

性别平等办公室的杜雷尔也持同样看法。

“瑞士的托儿中心缺少空位,而且对相当一部分家庭来说过于昂贵。因此大多数情况下瑞士的母亲会辞职或只做兼职,”杜雷尔透露。她认为,尽管兼职工作可以是工作家庭两不误的一种解决办法,可它亦是牵涉面更大的问题的一个部分,因为长远下去,它会对社保与退休金产生负面影响。

卢旺达历来就没有儿童保育的需要,但这也在改变。女性可以带孩子去上班,或者由家庭其他成员代为看管孩子。

在被问及哪些政策尤为有效地缩小了卢旺达两性差距时,卢瓦布希希提到高层的政治意愿与明确的两性政策。

“在卢旺达,性别主流化是发展战略的切实组成部分,”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还列举了十多个制订处理性别问题战略的行业,以及要求各公共机构提交“性别预算”的义务。用她的话说,她从中体会到的一点就是“资源能起作用”。

改变的欲望

杜雷尔指出,去年年底又有两名女性被选入瑞士政府。“如今我们有一个性别平衡的政府,因为它由三名女性和四名男性组成,”她表示,同时补充说,当时瑞士人普遍希望将两名女性选进联邦委员会。

“议会对此没有做过多讨论,这两名女性的获选都很明确与顺利。”

她认为这是对瑞士性别平等问题公众态度转变的组成部分,同时指向一次调研(德)外部链接,该调研询问了逾千位民众对性别平等的看法。

“女性比男性更为严厉,但无论男女,大家都表示我们还未在家庭、劳动力市场和政治生活等领域取得性别平等。因此我们看到,民众当中对此存在某种认识,也有要求更多两性平等的欲望。”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