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快行的事业 和瑞士帅酷女司机一起开火车

作者:
瑞士女火车司机

Lea Steppacher载着旅人上路。

(Susan Misicka/swissinfo.ch)

坐在瑞士火车的驾驶室里是什么滋味?一个瑞士女孩儿从小就梦想做一名火车司机。也许不久的将来,这个岗位会因无人驾驶火车的普及而消失,但是司机姐姐说,她一点儿也不担心。

在出发前的休息室,人们问我要不要喝点什么。咖啡机轰轰响了一阵后,我得到一杯咖啡。一杯不满,不过正好。要是喝多了在车上想上厕所就麻烦了!于是乎,我有了采访的第一个问题:如果司机想上厕所怎么办?

​​​​​​36岁的Steppacher已经为瑞士联邦铁路效力了8年,她热爱这份职业。尤其在黎明和黄昏时,驾驶室里的气氛特别令人舒畅。

“没有什么比迎着着霞光或伴着落日开车更美的事了!阳光照进驾驶仓,特别治愈,” Steppacher兴奋地形容。她为今天阴沉沉的天气感到抱歉。如果天儿好,苏黎世到巴塞尔的这趟行程本可以是玫瑰色的夕阳之旅。不过,对于满心向往的我来说,天气并不重要。在驾驶舱和司机一道开火车可是不可多得的待遇,这里的位子无疑是整趟火车最理想的,我可以好好地边赏景,边享受旅程。

女火车司机Steppacher精力充沛、自信满满。她看事情的视角和我这个外行不大相同。她当然也认为自己的座位是全车最好的,倒不是因为风景,而是因为她在这里可以掌控整列火车。我们今天乘坐的是由RE460型电力机车牵引的通勤列车。

“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Steppacher说话时,眼镜镜片遮不住她炯炯的眼神,“能够驾驶一列火车,掌控它的行驶速度,看着乘客登车… 高峰时段会有好几百名乘客!”

我们的火车开始加速,眼前出现别样的景色:左转右转的火车轨道,还有我从没留意过的各种信号灯和标示牌。几滴雨水划过挡风玻璃。

儿时梦想

Steppache和火车的缘分始于儿时一次全家在瑞士恩加丁(Engadine)地区的旅行。

“我很小就觉得火车特别了不起。人小的时候,看东西会觉得更大、速度更快,而且每次坐火车都是去某个特别的地方,” Steppache回忆说。她的另外一个童年年梦想是当黄色邮政大巴的驾驶员。尽管如此,她还是上了大学,攻读历史和地理。毕业刚刚一个星期就偶然发现巴塞尔招聘火车司机的广告。

“我马上就意识到,这一直是我真心想做的事情,”她说,“我的一名教授取笑我说:‘现在你可以把你学的所有地理知识付诸于实践了!’”

确实,这份工作让她走遍瑞士的南北东西。她最中意的就是驾驶快速轻便区域列车Stadler Flirt,从巴塞尔出发,途经汝拉,去往Porrentruy。“那完全是一种不同的境界,特别的祥和。通常在一条铁轨上,之前和之后都有同你相隔2分钟车距的其他列车。但是在那条轨道上,每列车的出发时间相隔有15分钟之久。”

乘客洞察秋毫

就凭她的大学文凭和教师资格,Steppacher本可以当一名高中教师(瑞士高中老师的收入相当不错)。不过,她的才华并没有浪费。除了火车司机这份职业,她每年还为一个由12-18名学员组成的班级上火车驾驶课。

“一年的培训对他们来说强度很大,课程要求非常严格- 必须有足够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坚持下来,” Steppacher说。这份工作不是谁都能够胜任的,每个班都会有一两个学员因为不适合火车司机的职业而放弃。

“可能是因为不够自信和冷静。开火车要求司机能够非常好地控制自己的动作,乘客可是洞察秋毫的,” Steppacher解释道,“这种肢体动作的精准细腻和通常意义上的‘开车’完全是两码事儿。”

“只用手部的几个轻微动作就可以控制火车这个庞然大物。特别过瘾,特别让人有满足感,”女司机酷酷地说。驾驶舱里最现代的物件是一部平板电脑,她偶尔用手指在上面滑动,标记车行状况。

还有就是,这里安装了一个“死亡脚踏板” – 一个超大的平台制动器,Steppacher的脚就放在上面。制动器通过感知来自她腿部的压力,监测她的生命体征。万一司机睡着或者犯病瘫倒,那突然失去人控的火车会自动刹车。另外,火车行驶过程中,驾驶室里还有一个低音警报器持续工作。

火车用这双重措施来判断Steppacher的状态。“我在这儿,亲爱的!”女司机对着警报器应道。

瑞士每一个重要火车站都会安排一名穿着制服的司机待命,随时准备顶替不能上岗的同事。总之,司机身体若有不适,是绝对不会进驾驶舱的,否则风险太大, Steppacher说。这位司机姐姐笑容灿烂,一头金发束成长长的马尾。

美中不足

我们此行“遭遇”火车改道:一个小时的车程变成70分钟。我说,这于我只是一种奖励,听完Steppacher笑了。我觉得她也有同感,尤其是因为临时路线沿线风景如画,我们驶过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驶过古雅的教堂和城堡般的Feldschlösschen啤酒厂。

Steppacher虽然热爱自己的工作,但也承认这份职业也有它的缺点,比如工作时间不规律的轮班制。

“你必须适应这一点。干这行就不能有很多的社交,你必须非常有意识地去维系和朋友们的交往,”她说。周六聚会无法赴约,这在Steppacher的生活里是常事儿。

即使在工作环境里,大多时间她也是一个人坐在驾驶室里。“你得喜欢长时间独自工作的方式,而且你肩负着重大的责任,必须时刻集中注意力,” Steppacher强调。巴塞尔火车站基地的驾驶员团队非常有凝聚力,同事间常常交流体会,分享经验,工作之余还会组织骑车郊游或集体出行。

开往未来

联邦交通局正在评估一项“在卢塞恩和圣加仑路线上引入无人驾驶列车”的项目。今年早些时间,瑞士铁路公司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要推进时刻表制定、铁路运营和列车控制的自动化,与此同时,还要进一步研究遥控火车的技术。” 

提到无人驾驶火车概念时,Steppacher说她并不害怕自己会因此而丢掉工作。“从技术角度说,我很难想象这能在我们目前的铁路网中实现。不过,火车头确实为我分担着越来越多的任务,”她说。而且,她的雇主最近刚刚又组建了一支新司机团队,他们每人都还能工作40年。

Steppacher会开火车一直开到退休吗?

“会的!我有好多更年长的同事,他们有的已经开了30多年的火车。尽管工作环境在不断地变化,他们说,坐在驾驶席上的感觉永远良好,” Steppacher笑道。

如果有一天厌倦了开火车,她可能成为恩加丁的邮政大巴司机,或者卡车司机- 反正,她已经通过了三轴钻机的操作考核。

对重型机械的爱好

“我一直都对大型重型机械心驰向往,” Steppacher咯咯笑着说。我们到达巴塞尔时,天已经擦黑,我们的女司机也和列车一道下班了。她戴上她的黑色制服帽和红色围巾,检查了一遍驾驶室的设备,在下车前还拉下了窗帘。

最后赶拍了几张照片后,我和Steppacher在月台上告别。意外地,她给了我一个拥抱和瑞士人典型的三次吻面礼。虽然我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但此刻我非常清楚,有她这样的人开火车,我心里妥妥的。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