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残疾人权利公约 “瑞士对残疾人保障得还不够”

两位女演员在舞台上

喜剧二人组:9 Volt Nelly领衔的第二届“合声!-音乐节”的傍晚。

(Tobias Haus)

瑞士于2014年在纽约签署并通过了《残疾人权利公约》,因而有义务推动认知障碍人群在社会中的融合。什么是融合呢?苏黎世的一个音乐节向我们展示了融合的具体表现。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认知困难人群的社会融合

融合亦是包容,它意味着具有心智障碍(智障)的人也可以参与社会生活、并被当作其中一员而平等对待;其独特性也作为对社会多样化的丰富而受到接纳。

信息框结尾

瑞士苏黎世红工厂的大厅里人头攒动,气氛热烈。观众们在鼓掌、合唱、欢呼。咋看之下不过是一场普通、最多比较成功的音乐节。

然而再仔细看看:无论是在观众席还是舞台上,有心智障碍和无心智障碍的人站在一起,肩并肩共同歌唱、庆祝、鼓掌。

当地著名女歌星Vera Kaa(德)外部链接在其中一首歌中唱到,人们应该拿出10分钟的时间给自己。

乐队Tobis的世界(德)外部链接用充满活力的瑞士德语演唱着关于在护理院里的日常生活,例如,人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才能拥有片刻安宁;还有去看牙和到Saas Fee度假的时候,人们乐于享受二人世界,没有烦人的看护在场;但在最浪漫的时刻,看护总是会突然出现。

像Vera Kaa和“Tobis的世界”这样先后登场,正体现了“融合”的含义:人们无论有还是没有残疾,都可以平等地参与文化生活。联合国的《残疾人权利公约》(德)外部链接也是这样倡导的,而瑞士已于2014年通过了该公约。

这次的“合声!音乐节(德)外部链接” ,是第二次在苏黎世举办,但这样的活动依然比较少见。瑞士并没有很好地推动心智障碍人士在社会中的融合,“针对残疾人权利公约所要求的种种义务,瑞士做的还太少,”Andrea Brill说。他来自本次活动的组织机构-以人智学为基础、专为有心智障碍的人设立的护理院Tobias之家(德)外部链接

瑞士的工作还需加强

在反映瑞士贯彻《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工作报告(英)外部链接中指出:“要成为一个具有包容性的瑞士,让残疾人可以自主地融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尽管已奠定了一定的法律基础,但路还很远。”甚至联邦委员会也承认,在让残疾人全面参与社会生活各领域方面,尚有改进的余地(德)外部链接

图表
(Kai Reusser / swissinfo.ch)

批评家对例如把残疾儿童放入特殊学校(德)外部链接有心智障碍的成年人没有投票和选举的权利(德)外部链接等提出了指责。还有残疾人组织(德)外部链接表示,许多有心智障碍的人无权自主选择工作岗位和居住地点。

据Andrea Brill讲,许多国家在“主体补助”方面,已经走得很远。“主体补助”的意思就是,国家不再将补助金发放给护理院和护理机构,而是给残疾人本人,供其直接使用。接受补助的人可自行决定,是住在护理院还是带护理的集体公寓里,或者独自生活有助理协助。

残疾人都去哪儿了?

有些瑞士家庭以前确实把有心智障碍的家属“藏”起来了,因为他们觉得羞耻。还有些智力残疾,虽然很好地融入了社会,却并没有受到尊重和平等对待,而是“被当作村里的傻子受到嘲笑”,Brill这样形容到。此后随着护理院的成立,残疾人也得到了专业护理。

虽然Andrea Brill自己就在一家照顾智力残疾的护理院里工作,而且认为从本质上来说护理院是很重要的机构,但他认为护理院还是有一大缺点:“有心智障碍的人被从社会的日常生活和公共领域中剔除出来,用护理院的方式创造了一个平行社会。就如同对待年迈或垂死的人一样”。

主流社会越来越不习惯于看到有心智障碍的人,许多人因此而“忘记”了如何与这样的人交流、相处。这就产生了一种风险,最后会把他们当作“缺陷”、社会的累赘,特别是从财务角度来看。

Andrea Brill说,可以想象,如果继续把有心智障碍的人“掩藏”起来,在“不远的将来”,一个艰难的道德伦理问题便会再次扑面而来:“孕妇的早期诊断可以让我们把有残疾的胎儿打掉。我相信,医疗保险公司早晚会拒绝为有残疾的婴儿付款,如果他们的父母在确诊后依然拒绝流产的话。”

音乐节只是一个例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Tobias之家的目标是,定期举办这样的音乐节,有残疾和没残疾的人共同参与,不仅站在观众席上,还要共同登上舞台。有心智障碍的人应该“从具有保护作用、但也有所限制的机构城堡中走出来”,并拥有展示其天赋的可能。

Soundsyndrom (1)

Video

通过“合唱!音乐节”,观众们可以借“Tobis的世界”之口,以幽默的方式直接了解到残疾人护理院里面的生活,或者凭借HORA’BAND(德)外部链接的歌声,思考残疾人在一个越来越标准化的社会里所能起到的作用。这样的相会可以加深理解并减少歧视。

“音乐节不过是个例子,就像它应该是的样子,”Brill说:“我希望,在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都可以遇到有心智障碍的残疾人,并让这一切都理所当然”。

《残疾人权利公约》与瑞士

联合国的《残疾人权利公约》是为了保护和保障身体或心理有障碍人士的自由和权利。

瑞士于2014年通过了该公约。但并未在《任择议定书》上签字,因此如出现违背公约的情况,也不可申诉或控诉。但瑞士必须定期报告贯彻该公约的情况。

在首份2016年报告(德)外部链接中,瑞士表示已对相关法律进行了修改,残疾人的权益得到了根本改善。建筑物和公共交通工具的入口也变得更完善。

insieme(德)外部链接和其他残疾人组织则认为,该报告是在粉饰太平。报告过于强调现有法律,而罔顾在贯彻过程中所遇到的现实问题。公约和其他的基本法主要针对的是身体有残疾的人,而很少考虑到具有心智(德)外部链接心理(德)外部链接障碍的人的需求。

为推动瑞士积极贯彻《残疾人权利公约》,残疾人协会已发起一项全国性的行动计划(德)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