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华裔导演初露峥嵘


1月14日晚,弗里堡电影院内座无虚席,很多人只得坐在台阶上;当晚放映的是瑞士弗里堡的华裔导演François Yang最新拍摄的电影《中国梦》。

这部电影原来的名字是《在中国的新生活》,因为它反映的正是瑞士一家人在中国开始的新生活,可惜法国制片商并没有通过这项提议。

导演François Yang的中文名字叫杨少飞,他导演的《中国梦》记录了Loetscher一家人在中国的感受。

Loetscher一家生活在瑞士的弗里堡州,父亲在纳沙泰尔的一家瑞典公司任职,后被公司派到中国苏州的工业园区工作,成为那里的二把手。于是Loetscher一家也跟着来到了中国南部,Muriel、Camille和Bénédicte三个小姐妹就这样告别了故乡瑞士。

《中国梦》

突然从瑞士的一个“村庄”,进入到上海附近的一个超现代化的小区,Loetscher一家在中国的日子开始了:父亲很快便淹没在他的工作,而母亲带着女儿们却有些茫然无措。妈妈和大女儿Muriel、二女儿Camille进入大学,开始学习中文;小女儿Bénédicte开始在国际学校里学习,英语和汉语搞得她烦躁无比。

“漂泊在另一个不同的世界里,”这个曾经让所有中国侨民深有感触的一句话,如今却明明白白落在了Loetscher一家人身上。少飞用他的镜头记录着他们在陌生世界的惶恐、对家乡的思念和落入另一种文化的无奈。

然而Loetscher一家很快便在自己的努力中适应了中国,中国毕竟是开放的,他们的中国朋友友好地接纳了他们,少飞也通过瑞士人的眼睛,展示了另一个中国,和中国当代的年轻人们。

swissinfo:瑞士并不是电影大国,作为瑞士年轻导演在瑞士作电影是不是比较难?

杨少飞:我觉得不是的。瑞士有制作纪录片的传统,如果是只做小成本的纪录片,那么找到投资并不太难。

不过制作第一部影片会很难,要找到制片不容易。《中国梦》是我的第三部片子,前两部纪录片《警察的故事》和《非洲婚礼》(电影名为中文意译),尤其是第一部,刚开始时困难比较多。

对话

目前少飞在法国巴黎生活和工作,这次特意回瑞士召开电影首映式,在他离开瑞士回巴黎之前,swissinfo的记者采访了这位年轻的瑞士华裔导演。

swissinfo:你的影片一直偏重社会题材,是因为你家的中国背景,所以这次想拍摄一部关于中国的影片么?

杨:我一直想拍摄一部关于中国的电影,但我其实对中国并不了解。以前中国对我来说是非常遥远的,但通过这次拍片,我觉得更了解、理解中国了。选这个题材比较偶然,主要因为Loetscher一家都和我父亲学习汉语,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swissinfo:在拍摄前后,碰到过什么困难么?

杨:可能在政治上有些吧。法国或瑞士普遍认为,关于中国的影片只有涉及西藏、人权才有人看,但我并不想展示这些。很多人认为中国很穷,只有穷,才是中国。但我的影片甚至在开头就展示了中国的高楼大厦和现代化。

这可能招致了一些人特别是投资方的不愉快吧。但我不想也没有让我的影片涉及政治。其实也只是我的部分同事这么想,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swissinfo:将你的影片介绍给瑞士观众,你希望他们特别留意的点是什么?

杨: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只想将Loetscher一家在中国的感受表现出来。他们从2007年-2008年在中国待了1年,我希望表达她们的情绪。

当然我也希望通过我的影片改变一些瑞士人的看法,首先我希望他们更了解中国和中国人;其次我想告诉他们,中国并不远,去一趟也并不难;还有中国现在是非常开放的。

swissinfo:谈到开放,你认为中国的青年人是不是开放,你对他们的印象是什么,在影片介绍中好像提到“物质主义”这个词?

杨:我认为他们不是“物质主义”或“拜金主义”,是现实。电影中也提到,他们要挣很多钱,是为了帮自己的父母,他们只是很现实,还很有家庭责任感。

和我们相比,他们的生活更艰苦(hard),他们要努力工作、努力挣钱,尝试很多东西、付出更多的努力。

swissinfo:在首映式上和一位影评家聊天时,他说你的影片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演员的自然。这在拍纪录片时很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杨(羞涩一笑):多花些时间和演员在一起,赢得她们的信任就可以了。我想我没有改变她们,这都是自然、真实的情感流露。是很真实的。

swissinfo:你为什么到法国去,瑞士太小,做艺术是不是就要出国?

杨:如果我做小的片子,那么留在瑞士就可以了;但如果做大型的影片,可能就要出去。我不在乎在哪里,我只在乎哪里可以做电影。我去巴黎,主要是为开阔眼界。我曾在巴黎的国家电影学校学习。

swissinfo:瑞士有4种语言,所以你的观众被语言分流后会更少,这对你是不是一个问题?

杨:很正确,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在采访结束时,我对他说,一个瑞士家庭到中国去会碰到很多困难,会哭泣、会不适,一个中国家庭到瑞士来会碰到更多的问题。他笑笑,说中国人很开放,瑞士有些将人拒之门外的感觉。之后他一整肃容,接着说:不光中国人,外国人在瑞士都不容易。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宋婷

François Yang

François Yang于2003年毕业于瑞士洛桑艺术设计大学电影专业,并获得导演学位。他的电影短片《One magic evening》获得瑞士作家协会的“Prix de la relève”最佳短电影奖。

杨执导的多部影片曾在瑞士、法国电视台黄金时间及各地电影节上得到放映。

2004年杨获得弗里堡政府的经济支持,并考取艺术之都巴黎的法国国家电影学院(la Fémis),并学习电影编剧,写下第一部电影脚本。

杨现生活在巴黎和瑞士。

主要作品

2008年出品影片《中国梦》(CHINESE DREAM,RÊVE DE CHINE),片长54分钟。主要由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法语台TSR投资,由瑞士JMH公司制片。

2006年出品影片《DES BLEUS DANS LA POLICE》

2004年出品影片《非洲婚礼》(WEDDING IN AFRICA,LE MARIAGE EN AFRIQUE)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