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历史上的一抹黑:出租孩子


作者:杨旭东


瑞士是一个法制国家,社会安定,人民富足,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可以无忧无虑地幸福成长。然而瑞士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在这段历史中,无辜的孩子受到剥削、虐待,甚至遭到毒打、性侵。

追溯历史长河,18-19世纪,瑞士社会上实行一种所谓出租孩子的制度,穷人把孩子送到农民家中,包吃包住,但要干许多农活、家务。有些孩子孩子还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

谁能想到,和善友好的瑞士人却有着这样一段不光彩的历史。曾几何时,在瑞士的村庄中实行这样制度:利用所谓的“出租孩子”,让他们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对他们进行毒打辱骂,而这一切似乎被社会认可和接受。无辜的孩子在强大的社会风气下只能逆来顺受。

  

时隔世纪之久,一场反映出租孩子生活的电影又揭起这一道伤疤,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电影《出租男孩》(Verdingbub)

8岁的Charles Probst早晨4点从草堆中起床,光着脚顺着梯子爬到牲口棚中,拿起粪叉在20头牛的身后打扫那些尚冒着热气的牛粪。7点钟农民主人拿来一块像石头一样坚硬的面包,Charles将它在水里泡一下,以最快的速度吃下去,套上马车下地干活。

这发生在1938年的上阿尔高地区的一个农家,Charles的妈妈太穷养不起他,所以他从两年前便开始在这家农户干活。根据季节不同,Charles每天要工作12-14小时,一个星期只休息一天。

这虽然是一部电影,却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瑞士的一种社会现象。

生活中的实例

瑞士电视台的Club专栏节目,专门制作了一期讨论节目,就瑞士的这一历史请来了受害者和专家。

Monika Minder今年已经年逾70,她就曾经是一名出租孩子,被寄养在一个园丁家中,她告诉主持人,那部电影《租赁男孩》中的情节和她的真实经历几乎是一对一地吻合。电影中的租赁女孩遭到强奸,“我没有遭到强奸,但是挨打却是家常便饭。有一次就是因为我在扫院子的时候和一名意大利人聊了几句,就被园丁的女人用洗衣的铁锤砸在头部。”

最严重的是,出租孩子的遭遇在当时是一种被社会默认和接受的事实,这些孩子没有任何权利,Monika也试图向其他人倾诉自己的处境,但却无人关心,甚至有人认为她不应该去说主人“坏话”,人们宁愿相信她在说谎,也不对她赋予同情。

心理学家Jeannette Fischer也是被该节目请来的专家,多年来一直与出租孩子打交道,她说:“那些身体上的伤可以治愈,但是心灵上的伤害却留了下来。”

敢于面对

19-20世纪初,瑞士共有约15万儿童成为这样的出租孩子,仅1930年就有6万名孩子在农民家打苦工。这也是社会结构带来的后果,那时候瑞士以农业为主,而农民缺少劳动力,年幼的穷人家孩子便成为农民的免费劳动力。如今在瑞士尚有1万名过去的出租孩子活在人间。

百余年来,瑞士从未面对过这个历史上的“污点”,现在这部电影引起了社会的关注,瑞士政府也做出了相应的反应,联邦司法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看了这部电影并表示,很高兴这个问题现在引起了社会的重视。

她说,联邦将于2012年为当年的出租孩子举行一个纪念活动,这一活动的目的在于精神补偿,而不是经济补偿。

这些出租孩子曾为瑞士的农业经济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他们却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瑞士政府也从未给过他们任何补偿,甚至不敢计算这笔费用,因为数字将会非常惊人。

《周日一瞥》报与一家大银行的经济专家共同算过一笔帐,瑞士农业经济从这些孩子身上享受的无偿劳动换算成金钱,价值高达200-650亿瑞郎。

愧疚

“瑞士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瑞士农民协会主席Hansjörg Walter这样形容出租孩子制度。他对受害者深表同情:“瑞士农民协会对于过去发生的事深感歉疚,实行这样的制度当然有其原因,但却有悖道义。”

Monika Minder原谅了以前的主人,“我后来又见过她,她握着我的手,为以前的事向我道歉。”不仅这位女主人,地方、州都向她表达过歉意。

“对我来说,这就够了。”她在节目的最后这样说。

被剥夺的童年

19至20世纪,瑞士约有15万孩子成为“出租孩子”,这些穷人家的孩子被发派到农民家中成为无偿劳动力。

仅1930年就有6万这样的出租孩子。

出租孩子从来没有玩具,没有妈妈的怀抱和安慰也没有爸爸陪伴玩耍。

他们被送到农家,身上满是伤痕,吃不饱穿不暖,干不完的活,却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工资。

现在是第一次,瑞士农民协会主席在公众面前表明歉意,虽然晚了,但是意义重大。

国家是造成这一制度的主要负责人,教堂也对此予以容忍,现在应该出来承担后果。

一大笔补偿费用

如果按照当年每天5.25瑞郎的日工资标准,这些出租孩子一年的工资应该是1643.25瑞郎。

按10年的出租时间计算,这些孩子应该得到的工资为16432.5瑞郎。

15万名出租孩子创造的价值约为50万瑞郎,按照今天的购买力换算,这笔费用约为196亿瑞郎。这还不包括他们遭受的精神损失。

现在瑞士还活着约1万名以前的出租孩子,如果按每人12万瑞郎计算,赔偿费将达12亿瑞郎。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