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之后 卓别林孙女在瑞士


作者:
杨煦冬


一样的微笑:劳拉·卓别林和她笔下的查理·卓别林。

一样的微笑:劳拉·卓别林和她笔下的查理·卓别林。

(Dahai Shao, swissinfo.ch)

提起卓别林,会令人想起那个头戴礼帽,身穿灯笼裤,脚下一双大蚕豆皮鞋的小流浪汉,但是有谁知道,这位小流浪汉,生命中的最后24年是在瑞士法语区沃韦度过的。劳拉·卓别林出生在祖父的“禁令庄园”,如今她成为一位艺术新星,用她的画笔传递正能量。

初遇劳拉是在伯尔尼Ittigen一家家具店Möbel Märki的一个酒会上,正值圣诞临近的时日,这里正在举办劳拉的画展,一幅惟妙惟肖的卓别林大幅画像在铺着红地毯的大门口迎着宾客,这是劳拉的作品,作为这一天抽奖的一等奖,等待着幸运主人。

抽奖活动的所得都将捐献给儿童救助基金会“小瑞士”(Petit Suisse)。在家具店的一端有一个专设的角落,那里堆积着大大小小包着彩色礼品纸的礼盒,都是人们为穷困家庭的孩子捐献的圣诞礼物。这已经是劳拉第二次与Möbel Märki合作,为小朋友献爱心。

这时尚未见到劳拉本人,就已经感受到她散发出的温暖。

劳拉·卓别林(Laura Chaplin)

1987年出生于瑞士沃韦(Vevey),在卓别林的禁令庄园(Manoir de Ban)中成长,是卓别林第五个儿子的女儿,有7个兄弟姐妹。儿时的梦想是做一名兽医。

11岁前往伦敦,在英国读书时,法文、电影、戏剧、艺术和心理学科目成绩优异。

业余时间她为汤米·希尔费格和Seven Jeans做模特。

20岁回到瑞士学习服装设计,并开始设计自己的时装品牌。

2011年画作首次受到认可,拥有了一定的国际名誉。有些画作她用手指完成。

骑马是她的业余爱好。

她与不同慈善机构合作,帮助儿童。

受认可的艺术新星

高挑的身材,灿烂的笑容,劳拉的身上带着活力,在她的轻松、亲和、热情的举止里可以找到卓别林的影子。虽然是名人之后,但是在她身上丝毫找不到一丝豪门的架子。

劳拉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她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作画,“我从记事起就画画,画我的祖父,画马,真正专业作画是从6年前开始的。”

在她的画笔下,卓别林栩栩如生,有的憨态可掬;有的俏皮可爱,正像瑞士娱乐小报《一瞥》(Blick)形容的那样,卓别林活在她的作品中。“虽然我没见过我的祖父,但是在我的童年、我的生活中他无所不在。”卓别林是她创作的源泉。

卓别林有8个孩子,劳拉是他第五个儿子的女儿,她有7个兄弟姐妹,最大的姐姐生活在纽约,还有两个兄弟生活在瑞士,一个从事金融工作,一个搞音乐。剩下的几个兄弟姐妹还在上学。劳拉可以毫无忌讳地说起自己的家庭,开朗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

她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画家,经常在瑞士和周边其他国家举办画展。除了画祖父卓别林之外,她还喜欢画马和女性的身体。画风随意,色彩欢快还带着掩饰不住的童趣。

她的作品中,有一张画的是她的祖母--卓别林的太太乌娜·奥尼尔(Oona O'Neill),她倚门而立,在她的身上可以隐约看到劳拉的影子,如果说劳拉的性格来自卓别林,那么她的相貌应该来自祖母。

不到30岁的劳拉是一位新时代的艺术家,拥有创造力、思想开放,她的艺术作品已经走向了世界。她告诉瑞士资讯,她已经去过中国的北京、上海、苏州,在北京还参观了798,深受中国文化气息的感染。问她会不会去中国办展,她说:“为什么不呢?一定会的。“

祖父的影响

“他勇于把自己变成小丑,他可以把任何事物变得很好笑,他的每一个动作,他营造的那种诗意,都令人感动。他从不羞怯,他非常自信,”劳拉说起祖父来充满了钦佩与敬重。

那么祖父对她的事业是否有所帮助呢?她说:“有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祖父,当然对我很有影响,这能帮助我引起关注,但是之后就需要我自己拿出成绩。也有难点,因为人们知道我是因为卓别林,而不是劳拉,所以要打出自己的名声就并不那么容易。起点高,预期更高,”劳拉说得很实在:“但是我没有其他选择,这是我的命运,我不知道如果是平常人会怎样,我能做的事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让自己充满创造力。”

让欢笑充满人间

劳拉很爱笑,几乎每一句话都会以笑声结束,与她交谈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她在瑞士长大,持有英国护照,问她觉得自己是英国人还是瑞士人,她说:“很难讲,这是一种混合的感觉,一方面我讲非常流利的法文,我喜欢瑞士,经常住在这里,但是我身上的幽默细胞来自英国人。”

除了画画,她还出了一本书,名叫《微笑是幸福的第一步》,她在书中讲述了怎样把小丑带进病房,让病人们早日恢复健康。

劳拉很有爱心,她与不同的基金会合作,她曾经去一个哥伦比亚的儿童基金会,在那里和孩子们一起画画,“他们脸上的笑容,令我非常陶醉。”

她的画作无论是取材、构图和色彩都充满了正能量,“这个世界有太多负面的东西,我想通过我的作品让人们拥有一些正能量,如果我的画、我的书给人们带来了些许欢笑,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有怎样的内心就有怎样的作品,劳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我想像祖父那样把微笑撒满人间,”劳拉做到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