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上海血统》第四章 蔷薇 ()

《上海血统》第四章 蔷薇

“虽然一直想超越她,可心里对她没有嫉恨。没有她,便没有今天的我。如今我锦衣美食,可她却魂断他乡。”

--- 题记

佳美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号啕大哭。好一阵才停歇下来,一个女声道,“佳美,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昨晚接到小宝爸的电话,小宝她出事了,说是……自杀了。”

“自杀?!”

“我刚替她爸打电话向警方询问了情况,瑞士的警方说,现场的情景是小宝一手握着刀,一手捏着她与母亲的合影,没有挣扎的迹象。警方觉得有疑点,正在做进一步调查。”

“有可疑迹象吗?”

“有,她的背部有被重物击打的淤青,并且……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并且怎样,你说呀!”

“并且衣物上有大片精液。”

“难道?”

“不,没有强暴的痕迹。佳美,我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与小宝的关系比我与她更近。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你千万别太难过了,我自己已经痛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如果这真是她的选择,我们应该尊重她。她总说,如果哪一天她的妈妈离她而去,她一定活不了。这话说了好多年了,没想到却成真了,想来她们母女此刻已经团聚。对了,你人在哪里?”

“我正在小宝家,搭了早上从北京到上海最早的班机,下午有记者招待会,上午来看一下小宝爸,太可怜的,刚送走夫人,现在又要送别女儿,”蔷薇哽咽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小宝的葬礼定在下周星期日,在瑞士举行,小宝爸说小宝从小就不喜欢中国式的葬礼,觉得吵闹又不干净,并且葬礼在瑞士举行也是小宝丈夫的恳请。小宝爸会带回她的骨灰,下葬在她母亲身旁。一起去吧,跟杂志社请个假,我也让经纪人把我的日程安排一下,就让我们送她最后一程。签证手续已经托了关系,只要准备好材料会最快时间办下来。”

“我今天就跟主编说。”

“能不能多请一段时间的假?这一次去不光是为了葬礼。”

“嗯?”

“佳美,你别难过,有一件事情我敢肯定,就是小宝是被害的。”

“怎么会这么想?”

“小宝爸刚告诉我,小宝对她妈妈去世的事情一无所知。小宝出事前心情挺好,从她妈住院直到去世,她爸一直都不敢告诉她,这也是她妈的请求,她妈是个特别要强的女人,希望在小宝心里自始至终都是个强大的母亲,所以连最后一刻都不要小宝在身边。所以现场一手捏着相片思念母亲,一手握刀自尽,这完全是凶手的布局,这个凶手一定还是小宝亲近的人,知道小宝对母亲的依赖,所以这次瑞士之行,我们非要把凶手揪出来不可。”


从小宝家出来后,蔷薇左拥右护地径直来到记者招待会。忘掉自己是谁忘掉自己的今天的遭遇。

“诸位,最后两分钟提问,蔷薇小姐在记者招待会后还有其他活动要参加。”蔷薇的经纪人吴小姐突然走上前向纷纷举手发问的记者们宣布。

“请问蔷薇小姐,这次为手表代言,商家的赞助费您满意吗?”

“我非常非常地满意,感谢商家给予我的信任和机会。”蔷薇毫不回避。

“听说是八位数,是真的吗?”记者不折不挠。

“身为记者,你很执著敬业哦!我也因此不为难你,是无偿公益还是八位数,怎么容易交差就怎么写吧。”蔷薇一脸关心。

“大家一直对你34D的美胸感到质疑,初入娱乐圈的时候,最多你也只不过B CUP而已,请问有没有做过整形?”一名女记者问。

蔷薇招手让女记者上台,身体前倾45度,大方地笑着说,“拜托摸一下啦,测试一下柔软度,看看是不是真的啰。”

女记者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对台下说,“好象果冻布丁,很有弹性,好柔软呢,是真的啦。”

趁女记者说话之际,蔷薇也伸手摸了她一把,然后用手比划出小柳丁的样子,众人大笑。记者招待会在没有任何冲突,愉快的气氛中结束。

钻进车里,蔷薇收起笑容,对着经纪人吴小姐一顿牢骚,责骂现在的记者提问越来越尖刻,她一边揉着腋下隐隐作痛的整形伤口,一边道,“十年了,我在娱乐圈屹立不到,靠的可不是我这张脸,全靠这里,”她指指自己的脑袋,“面具带了十年了,我都不知道真正的自己去了哪里。做妓女都有下班的时间,可我呢,因为这群虎视眈眈的媒介,班都下不了。哪一天若我突然当街暴死,这班人只会抢着拍照发消息,才懒得替我收尸呢,做明星看着高高在上,其实没有尊严,娱乐圈根本就是个怪圈。”

“你这十年我都不敢回头望。”吴小姐捏住蔷薇的手。

“怎么挺过来的?还不是因为怕穷。念书时身边的女孩子常常有新衣穿,我却连冬天也要穿旧单衣,一手一脚的冻疮;学校组织游玩,我却因为缴不起钱年年只能在家装病。多么自卑又绝望的日子,直到一天一个女生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件漂亮的牛仔外套,我才在绝望里看到希望。十四年前,在上海能穿上一件牛仔外套是很时髦的事情,那是我第一件好衣服,穿上它所有的自卑和绝望都没了踪迹,它让我飘飘然进了小天堂,那种感觉我想一辈子抓住。送我衣服的那个女生,我一直都想说声谢谢,可从没好意思对她提起过那件事,也再没有机会了。这十多年来,我之所以没有倒下也是因为她。我一直对自己说,凭什么那么轻松她就过得比我好,我一定要比她更好,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那么如今呢?如今这个女孩子过得怎样?”

“虽然一直想超越她,可心里对她没有嫉恨。没有她,便没有今天的我。如今我锦衣美食,可她却魂断他乡。”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