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对于我,不只是第二故乡。这片土地,承载了我青春年代的太多悲喜;见证了我的成长。这个小小的国家,大度的包容了许多不同人种、文化、语言……如果说,我的祖国养育了我;那么,瑞士,培育了我。在这里,我学会独立;学会生活;学会思考。

十年前改变了我的故事

(一)

我的学校坐落在一个叫weggis的小镇,初到时,很难把眼前这个风景如画的小镇和我想象的那个以经济、精工业、旅游业而闻名于世的国度联系在一起。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浮躁的空气,只有或浓、或淡的连绵群山;或粉、或紫的各色花草;与蔚蓝的天空和湛蓝的湖水,相映成一幅绝妙的风景画。站在学校门口,仿佛来往的车辆都那么悠闲,听不到人声、车声,听到的:只有小鸟在天空自由飞翔时的欢鸣声、蜜蜂振翼的嗡嗡声。

学校附近,随处可见停泊的车辆和自行车,我惊奇的发现:自行车都是不上锁的,就连高档轿车也都不锁,有的窗户甚至还敞开着。难道,这里没有小偷吗?我突然想到“路不拾遗”的世外桃源。只是,这个世外桃源不适合我这种都市来的浮躁孩子。

(二)

抱着到瑞士游玩的态度,我很快适应了环境。特喜欢那种“一不小心”就跨越国界线的刺激,我拿着父亲的票子,租来车子,跑到周边国家游玩、挥霍,自由得像只迷失方向的鸟。没来得及偷偷乐多久,愉快的假期就结束了。

上课的第一天,学校老师突然问我是不是丢了东西,我大吃一惊,他连这个都知道?于是告诉他,我把钱包丢了,他给了我一张纸条,说有人捡到我的钱包,让我打电话去认领,我抱着怀疑的态度给纸上的人打了电话,那人很快就驾车来到学校,接过钱包的那一刻,我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不贪财的人。

原来,那人的儿子在自动加油机上发现我的钱包,然后根据我钱包里的证件找到了我,我正不知该怎么感谢她,她却自己提议,让我给她钱包里总数的10%做报酬,并骄傲的说那是她孩子捡到的,要给她孩子的行为予以奖励。我赞同极了,心甘情愿的给了她。我有些明白了“路不拾遗”的成因。开始喜欢上这个朴实的国度。

(三)

接到发小的电话,人家有了自己的公司,自己的车子,并问我什么时候学成归国。我才发现,在这两年里,我居然玩乐多于学习,不但英文没有练好,德语更是一窍不通,我想起父亲的叮嘱:“你去见识一下,至少学一门语言回来。”

我傻眼了,为了学习德语,也为了给父亲一个交待,我只有放弃学校安排的中餐厅实习,决定自己去找。很多次,我徘徊在各酒店门口,就是鼓不起勇气进去,眼看同学们纷纷离校,我终于咬咬牙,走出第一步,接下来,一切都简单了,随着被拒绝次数的增加,我的脸皮也厚如城墙。

不知是第N次了,终于,那个面目慈祥的经理被我许诺的“我不在乎工钱、不管任何工种……”给打动了。我欣喜若狂,后来发现,原来这里是一个疗养院,凭着学校里学到的有限的德语单词,我开始了艰难的实习生涯:清洁、除草、洗衣、洗碗、服务、打扫客房……,我默默实现着自己对经理的许诺,同时,我咬着牙想:“学好德语,不能让父亲失望”。

有了这种想法,我仿佛被上了无形的枷锁,每一天都像被鞭子鞭笞着,而实习的辛苦,远远超乎想象,很多次,我真想一甩手飞回父亲的翅膀下去,可我听到周围的老人们都说:自己的孩子18岁就要单飞;我看见发小嘲笑的眼光;我想起临行前父亲说的“在这里,你是人上人,去瑞士,你就是人下人…… ”;我耳边是自己的豪言:“我不怕”!于是,我只有告诉自己,坚持!

(四)

疗养院里,我零距离的接触了当地的老人,他们有的和善、有的孤僻,他们的子女很少来探望,有的甚至没有子女,他们很多都老死于此;但他们都很坚强,如果你不经过他们的同意就去帮助他们,他们会和你生气......

当我终于工作得得心应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些老人,他们的坚强、独立令我敬佩;他们海阔天空的聊,每个都带着满足而无憾的表情......在倾听他们的同时,我学会了德文、了解了瑞士文化和他们的价值观;我开始慢慢懂得为人父母的心。

我突然间顿悟:人老了,能带走的究竟是什么?名利?财富?......其实,人一生最后能带走的,只有那些或悲或喜的记忆罢了。我又变得快乐起来,我更喜欢上自食其力的感觉,当细嫩的手渐渐变得粗糙的时候,我浮躁的心也在慢慢沉淀。

很快,我有了人生的第一笔财富--那个曾经最难缠的老太太,成了我的瑞士妈妈,还跟我回过两次中国……我真的发现,人生的意义,并不只在于你创造了多少经济效益。

十年后的我

随着时光流逝,瑞士成了我避风的港湾,在这里,我靠自己的努力,建立了家庭、有了朋友,从容而安祥,我想起父亲用心良苦的话语“你去见识一下……”我了解了,父亲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能有自己的“见识”啊!

少了名利的束缚,却多了与世无争的满足--我用自己的方式,给了父亲一个交待!

作者:李黎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稿件)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