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肖像描写 “我们所有人都是相同的,也是不同的”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Manarekha八岁,讲话和计算仍然感到吃力。对于收养她的家庭来说,这一认知滞后(也称认知延迟)有时难以应对。然而,孩子所在的学校也向他们伸出援手。下面我们来了解一下这名特殊儿童。

“我们比赛看谁先能喝完牛奶?”睡眼惺忪的Manarekha抬头看着爸爸,“加油!校车就要到了,再喝最后一口,然后去漱口。”时针指向清晨7点,在距离意大利咫尺之遥的瑞士沃卡罗村(Vacallo)的一所乡间小别墅里,Di Costantino – Laudi一家聚在客厅吃早餐:妈妈Babita、爸爸Massimo、已是青春期的女儿Iris以及小女儿Manarekha。

多学科的一个教师团队

2017年9月,在斯塔比奥发起的“全纳学校特殊班级”的项目共有四位教师参加:Paola Klett Sala是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班上有12名学生;Luca Canova (工作量100%)、Patricia Castoldi-Ineichen (工作量50%)以及Erika Guglielmo Ripamonti (工作量50%)共同管理全纳学校里的特殊班级,班上有8名学生。除此之外,该团队还有两名实习教师。

信息框结尾

8岁的Manarekha目光犀利、似乎洞穿一切,双腿在桌子下方不安地晃动着,同时通过双手试图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我坐校车去学校,先系安全带,然后听音乐,太好啦!”她的声音很尖,但是讲话时思路有些混乱。“有时,需要借助些想象力才能明白到底她想说什么,”她的母亲述说着。

被家人昵称为Monny的这个女孩认知发展滞后。“她并没有进行过纯粹性的诊断,我们只是知道我们的女儿相对于同龄人来说,学习东西较慢,需要有针对性的在学习上得到帮助。”

斯塔比奥(Stabio)的特殊学校向Manarekha伸出了援助之手,这一小镇距离他们家约10多公里,2017年,该镇发起了一个“全纳教育”试点项目。8个存有学习障碍的孩子来到镇上的小学上学,学校根据他们的能力,安排他们和一年级的学生们一起上课,孩子们的父母对此都持肯定态度。“知道老师们以特殊方式教育我们的孩子,同时我们的女儿也可以和其他孩子一起相处,这让我们感到欣慰,”Babita肯定地表示,“这也是因为自从Manarekha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员,她的生活一直在不断改善……”

从印度到瑞士再故地重游

Manarekha出生于印度东南部,在持续了大约五年的收养程序结束后,于2015年夏季到达瑞士。Babita仍对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记忆犹新:肮脏的儿童院;窗子后面趴满了充满希望的小脸儿;一个小姑娘在阳台上不安地蹦蹦跳跳。“他们给我们描述的是一个正常安静的小女孩,没有特别的障碍,但是我们很快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在印度东南那个偏僻的地方,这一家庭的快乐变成了惊愕,惊愕过后又满是不安。

自Babita和Massimo首次相识,他们就有收养孩子的打算。“我也是被人从印度收养的,”Babita述说着,“幸运的我在提挈诺州长大、学习并幸福的生活着,我总是认为,如果能把这一机会赋予他人,岂不是桩美事。”

然而,对于Babita来说,印度之行还有另一层含义。实际上,她曾经所在的孤儿院距离Manarekha生活的儿童院只有几公里远,因此,他们一家决定去那里看看。当Babita在一本旧登记簿上发现自己的名字时,她激动万分- “父母:未知;目的地:瑞士。” 对于这个娇小的女人来说,这激起了她内心极大的力量:自己已经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美好的未来别人也该拥有。

然而,在Manarekha刚到瑞士的最初几个月里,对于Babita一家人来说,简直就是艰苦的考验。这个小女孩十分抗拒、踢人、咬人、大喊大叫,犹如“一只笼中的小困兽”。她还排斥自己14岁的姐姐Iris。“她不接受我,当我拥抱妈妈的时候,她就会生气,”声音很低,Iris有些尴尬地继续道:“我曾感觉被自己的家人排斥,心里很难接受,因为我头脑中勾画的家庭新成员的到来与现实完全不同。当时我只看到消极的一面,但是最近我们终于可以多些交流了。”

Iris e Manarekha

凡事都需要时间,如今Iris和Manarekha建立了很深的感情。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在一所特殊学校里

之所以Manarekha的父母没有立刻意识到自己孩子的认知困难,也是因为她的童年是在贫困和暴力中度过,虽然没有任何资料可循,但是Manarekha自己将这一切断断续续地透露给了家人,这样他们可以更清楚地了解这个孩子过去的悲惨经历。“她曾和其他孩子一起流浪,食不果腹,身上还留有遭受过暴力的痕迹,”Babita讲述说。

到达瑞士一年过后,Manarekha被安排在沃卡罗村小学一年级的一个班级,和同村其他孩子一起上课。她的意大利语很差,上课也很难集中精力。晚上在家里,她总是急躁地缠着爸爸帮她做作业。“她总是对我们说:‘我会什么都不。’但是她总是竭尽全力,她的个性十分倔强,”Massimo述说着。

在所在小学老师和校长的建议下,Manarekha接受了一次认知能力测试。结果很清楚:Monny八岁,但是她的认知能力却相当于一个四岁或者五岁的孩子。“于是,他们建议我们将她送到一所特殊学校学习,他们原以为我们会反应激烈,然而我们却显得十分平静,并且认真听取了这一建议。得知有人愿意帮助我们的孩子,几乎可以说是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Famiglia Manarekha

Manarekha与妈妈Babita和爸爸Massimo在一起。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40多年以来,提挈诺州一直把帮助学习困难的学生的融入作为一个重点,该项举措在瑞士堪称前卫,这一做法也是受到邻国意大利全纳教育模式的影响和启发。2017年,斯塔比奥发起的项目则更进一步,在目前Manarekha学习的学校,孩子之间可以进行真正的交流与互动,教学过程中也强调每个学生潜力的发挥。

当前的一场战役

然而,社会对于特殊儿童的态度并不总是宽容,Iris对此深有感触,她不断听到同学们对于附近这所特殊学校孩子麻木不仁的评论。“对我来说,承认我妹妹在一个特殊班级并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但是,我不愿主动说出来,人们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们认为都是那些孩子都异常古怪……”

他们不是异常,而是不同而已,正如Manarekha的教室里彩色的条幅所写,“我们所有人都是相同的,也是不同的。”为了让未来的孩子们更好地了解其含义,类似斯塔比奥的这一项目是向该目标迈出的第一步。

然而,将来如何,Di Costantino- Laudi一家不愿多想。现在出乎意料的事情已令他们难以承受,大大小小的困难都有待克服,目前,重要的是Manarekha能够获得一定的独立性,以便迎接未来的生活。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