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肖像


"在山里,我学会了倾听"


作者:Thomas Stephens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Ueli von Allmen拿起两个木勺,敲在自己长满卷发的脑袋上。毫无惧怕,瑞士资讯的记者们,也拿起这简陋的乐器,试图跟上Von Allmen的节奏。

接受过采访之后,Von Allmen来到隔壁办公室,为记者们举办了个小型“演奏会”,谁都不会想到,这位51岁音乐人所发出的优雅之声,竟来自当当作响的木勺撞击。

在这位小学音乐教师、歌手、吉他手的“身体打击乐”中,隐藏着不止一种简单的方法,可以让最淘气的孩子-抑或成年人,陶醉于音乐之中。

“节奏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他说:“事实上,这是让人领会音乐的最重要的方法。对我来说,这比歌唱更重要,因为它可以团结一个团体,任何一个团体,任何人”。
 

瑞士人的故事系列

为了以全新视角诠释多样化的瑞士社会,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你推出系列报道《瑞士人的故事》。每周日,你会在这里了解到一名普通瑞士人的平凡故事-不同年龄、不同宗教、不同人生.....

因为一头长卷发,Von Allmen看起来有些像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的主唱罗伯特·普兰特,但是是“老式民歌版”的,他说。事实上,他本人是瑞士儿童音乐领域里面的罗伯特。

1983年,他合作创立了伯尔尼民乐学校,并组建了乐队“Tächa”(方言中的阿尔卑斯红嘴山鸭),在全世界开演奏会。但和儿童分享音乐的热情,始终在他生命中占有中心地位。
 
“儿童是我创作的老师,”这位充满活力的4个孩子的父亲说:“他们用自己创造的方式探险、学习。对一个艺术家或音乐家来说,没有什么比创造力更重要的了”。

Ueli von Allmen作品精选

1997 Tächa五歌;

1999 Leierchischte Di Roti (手摇风琴,红CD);

2000 Tächa flyg (飞翔的红嘴山鸭);

2002 Tächa-DVD -联合国山之年;

2003 Tächa 水

2004 Leierchischte Di Blaui (蓝CD)

2007 Tächa与Eunan Mclntyre

2011 Leierchischte Muh

Tächa:Ueli von Allmen,Thomas Kupper,Bruno Raemy

Leierchischte:Ueli von Allmen,Roland Schwab

“亲密伴侣”

Von Allmen自己的童年是在山里度过的,故乡Wengen是伯尔尼著名的滑雪胜地,人口有大约1300人。冬季时,这里的居民差不多有当地人口的10倍之多。 


“当我9岁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收录机,这就是我那时最好的伴侣。它打开了我通往音乐世界的大门。自此,我开始对我听到的声音做出反应,所有自然的声音:雷电暴雨、鸟鸣,抑或传统音乐,这都会引起我深深的共鸣”。

这位年轻的山民像海绵一样吸收着音乐的给养,沉浸在传统音乐、爵士和摇滚乐中。他说对他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伯尔尼著名的词曲作者、歌手Mani Matter,他死于1972年的一场车祸,终年36岁。


“在那儿(Wengen),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分心的。在家我通过阅读和倾听来探索这个世界,语言、对话、诗歌和故事,和声音一样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事实上,他将这“寂静山谷”视作自己创作的重要源泉。“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在山里我学会了倾听。这对我和我的音乐,影响都很大”。

扎根

当被问及是否感觉自己是瑞士人时,他很惊讶,说:“当然!”


他说他的根在狂野的山上,他有强烈的属于那里一山一村的感觉。但与此同时,他又愿意走出去,非常开放,“可能从这点来说,我不是典型的瑞士人吧”。 


“让瑞士变得开放,需要时间。或许这与瑞士是一个小小的联邦国家有关。尽管很小,但还是被分为各个社区、山谷,这里的人互相帮助,可惜不会从大处着眼考虑。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他们很快就会变成防御型,”他说。

 
“我不希望变成这样。我试图变得开放些,因为我们总是能从别人身上学点什么。我的热情就是音乐和人群”。
 
他总是能明确地区分瑞士和外国听众。“能见识世界上不同的个性,这对我来说很美妙。在中国,如果人们乐在其中,那他们的反应很强烈。而在瑞士,人们更尊崇个人私人空间。他们总会考虑要做出何种反应,很少即兴”。

“神奇的咒语”

听众因年龄不同,其表现也各异。“孩子们更有激情,更随性。他们受到现场音乐深深的感染,可以释放自己,体会音乐中的神奇咒语。无论是传统音乐会、有趣的故事或我做的鬼脸,都能引起共鸣。一旦孩子们和上了你的节拍,他们就永远不会离开你了,”他说。

“成年人则不同,他们可能会在演奏会期间玩儿自己的手机,抑或想点别的什么。和孩子们相比,他们更容易分心”。

而听众们一旦进入他的音乐世界,就有潜在的精神治疗作用。

“仅仅是游戏和唱歌,就会产生很多正能量。这样我们进入一种精神境界,感觉彼此连在一起,或者和上帝在一起,这很难解释。我相信,为了体验这些,音乐确实是一种很好的帮助”。

回到瑞士资讯的办公室,这类精神力量似乎爆发得失去了控制,一个充当乐器的木勺飞起来,穿过办公室,差点砸到推门进来看看究竟的同事。

Von Allmen笑得更开心了,他加快节奏,像是在船上鼓劲儿的乐手,只是在这艘船上,没有人想停下来。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