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保罗•克莱是一名观察者"


除日记以外,保罗・克莱还留下了很多关于他的作品,后人及时代的见证。他的文字遗产不仅对理解他的作品至关重要,而且可以令人更深地理解画家个性。

Swissinfo希望能更多了解这位艺术家,因此采访了保罗克莱艺术中心的文物保管员克莉丝汀・霍普芬阿尔特(Christine Hopfengart)。

swissinfo: 克莱的父亲是名音乐老师,母亲是名歌手,也就是说他理应向音乐方面发展。他七岁的时候开始学习小提琴,十一岁时已经成为伯尔尼的管弦乐队的成员之一。但他却最终选择了美术,这是为什么呢?

克莉丝汀・霍普芬阿尔特: 在学校期间,他开始是向音乐和美术两个方面发展的。在学习小提琴的同时,他很早也开始学习绘画了。如果他成为了音乐家,那么他一定是按父母为他设计的路走的。他自己转向绘画,就此从父母家里解放出来。他的父亲是个信念坚定的人,似乎对克莱的绘画生涯一直没有完全信服。

另外,克莱之所以选择了绘画,还因为他在音乐领域只能诠释他人的作品, 而不能自己创作。在绘画艺术方面,他却非常具创造性,并且自由地发展个性。

swissinfo: 这位伟大的艺术先锋曾在音乐方面非常保守。一个对立面?

克莉丝汀: 的确是这样。克莱对现代音乐持有怀疑态度,如Arnold Schönberg的音乐,而认为巴赫和莫扎特是音乐先祖。在他的作品中,他看到音乐艺术发展形式的结束。Klee后来写到,这一结束再可添加,所以他选择了绘画艺术,因为绘画仍有发展的余地。他希望自己能对绘画艺术的完结有所贡献。

swissinfo: 克莱的绘画也非常吸引孩子,而且他也总把自己和童年联系起来。他认为自己就是个大孩子。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

克莉丝汀: 克莱并不幼稚,他非常的智慧。但是,他非常着迷于孩子式的创造,幻想和不规范。在孩童哪里,他看到一个完美的世界,尚未被文化规则规范成形。孩子的图画表现了他自己力争达到的境界,即超越学术传统和规范。

swissinfo:克莱对政治和社会环境持保留和怀疑的态度。他有不退让的一面。很多同期艺术家因此也认为他很神秘。

克莉丝汀:由于克莱在公开场合缄默拘谨,很多人认为他充满了传奇。他自己则将其视为一种逃避:他在公众场合被称为“不可琢磨”的艺术家。

我却认为, 克莱首先是一名观察者。他分析自然,他人,更分析自身。他的观点精确而实事求是,常常不留情面。在他年轻的时候,他对他们和自身的评价常常过于严厉,并且充满了道德价值。后来,他倾向于个人的细致幽默。

swissinfo: 被纳粹诋毁为“败坏”的艺术家并驱逐后,克莱于1933年逃往瑞士。他是如何面对他的逃亡的呢?

克莉丝汀: 尽管没有很多文字证据可以说明,我相信,克莱大受影响。我们必须知道:纳粹上台时, 克莱正处于事业的高峰。他在德国非常有名。尽管他不只希望得到艺术认同,但在报刊中,他的名字常被提及,而且他的画销量很好。在德国,他被认为是艺术先锋的代表,而现在他必须离开。

正如他自己描述的:他逃离了他的精神故乡,移民瑞士。在瑞士,他找不到如德国一样的自由而具生命力的艺术氛围。回到瑞士后,他经历艺术生涯的危机, 这导致了他首先增加了旧题材的创作,后来才开始发展新题材。

1935年,克莱得了罕见的疾病,五年后去世, 享年60岁。这对他的艺术创作有什么影响?

影响很大。1936年,他只创作了25幅作品,是他创作最少的一年。那是他创作生涯的最低点。但他很快回复了生存的斗志。他发展了具创造性的新Elan,从而增加了相当一部分创作。1939年一年间,他创作了1000多艺术作品。他的危机似乎使得一个新的开始成为可能。

swissinfo: 克莱在瑞士度过了半生,但他去世的时候还是德国人,没来得及入瑞士国籍。他与瑞士之间的关系如何?

克莉丝汀: 相当矛盾。一方面,克莱在伯尔尼和自己的家庭中接受了教育,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在这里受到了束缚。同时,他在假期总是回来。

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是瑞士的风景,他这里的风景非常认同,并喜欢在自然中漫步。无论如何,他在伯尔尼的生活非常平静,是这里“永远的公民”。

swissinfo

数据资料

保罗•克莱于1879年12月18日出生于伯尔尼的Münchenbuchsee。

1898年,他到慕尼黑的艺术学院学习。

1906年,他与钢琴家莉莉•史顿普夫喜结连理。他的儿子出生于1907年。

1916年,他应征入伍,为德国军队服务。作为后备役军人,他仍可享受作画的乐趣。

1920年,他开始在魏玛的建筑学校(Bauhaus)工作。

1931年,他开始在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 艺术学院担任教授。

1933年,纳粹辞退了他在学校的工作,他便和妻子回到了瑞士。

1940年6月29日,保罗•克莱由于一种罕见的疾病,在洛迦诺-玛拉托(Locarno-Muralto)医院里去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