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2016年9月25日全民公投


绿色经济 拯救地球




说到废纸、玻璃和塑料饮料瓶等废物的回收,瑞士处于世界先进国家之列,可同时,瑞士也是制造垃圾最多的国家之一。 (Keystone)

说到废纸、玻璃和塑料饮料瓶等废物的回收,瑞士处于世界先进国家之列,可同时,瑞士也是制造垃圾最多的国家之一。

(Keystone)

截至2050年,瑞士在自然资源管理方面应该实现高效经济,从而确保地球生命的延续,并给人类子孙后代留下良好的生态环境。这是瑞士环保党“绿色经济”动议发出的呼吁。可是,在瑞士政府和联邦议会多数议员看来,该提案内容并不切实际。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全球自然资源的消耗就超过了地球资源的可再生能力。据联合国环境计划署(UNEP)分析,如果目前发达工业国家的经济模式和发展中国家的消费增长一直延续下去的话,到了2050年,全球自然资源的消费将是现在的3倍。

生态足迹

所谓的“生态足迹”(又称生态占用)是指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一系列用以量化人类自然资源消耗与地球生态涵容能力之比较的复杂指数。

国际最通用的计算模式是由分别来自瑞士和加拿大的两位学者Mathis Wackernagel和William Rees建立的,其他科学家也提出了一些近似指标。

“绿色经济”动议的目的不在于权衡哪种模式更适合于测量瑞士的生态足迹,而是要实现以下目标:从现在起到2050年,若将瑞士的资源消费水平套用于全世界人口,全球的生态占用不超过地球资源的可再生能力。

瑞士政府认为,要想达到这一目标,必须减少目前自然资源消耗的65%才可以。

尽管本土原材料资源贫乏,瑞士的生态足迹值却在世界各国排行中高居不下,属于耗费地球资源最严重的国家。作为活跃于全球市场的经济体,瑞士消费的生态财富70%都来自国外。如果世界人口都像瑞士居民一样消费的话,需要2.8个地球的资源才能满足需求。

瑞士绿党(多语)认为,瑞士经济模式的转型迫在眉睫,因为人类没有第二个地球。通过2012年发起的“持续性及能源高效管理经济模式”动议,绿党力图倡导一种“循环经济”,所谓循环,是指消费品的再利用、原材料的回收、能源消耗的降低以及污染排放的减少。

瑞士再居前列

“绿色经济”动议的目的不在于权衡哪种模式更适合于测量瑞士的生态足迹,而是要实现以下目标:从现在起到2050年,若将瑞士的资源消费水平套用于全世界人口,全球的生态占用不超过地球资源的再生。为此,联邦政府应该在推广可持续性经济的同时,鼓励国内有效的自然资源管理,比如促进创新研究、完善有关垃圾制造的规定、对节能节源的产品提供税收优惠等等。除此之外,政府还应在每届任期之初对前阶段的工作成果作总结报告。

环保党强调,可持续发展对国家经济的前景也举足轻重,因为自然资源的缺乏会导致生产和经济扩张的减缓。如若能够推广能源利用技术的创新,瑞士的经济竞争力也会攀升。不能忽略的是,无论在欧洲还是在全世界,“清洁能源”领域多年来的增长一直格外迅猛。

人人都会从绿色经济中受益。因为,目前所有人都在承受经济活动引起的环境代价。绿色经济呼吁消费者不去购买使用期限短暂的商品。说到环境保护,瑞士近20、30年有所懈怠,但现在,它大有再次跻身世界领先国家之势。

繁荣堪忧

动议的目标广泛获得瑞士政府的共识,后者同样认为自然资源是决定社会繁荣的关键因素:如果诸如水、土壤、洁净空气和原料等基本资源无法从质和量上满足人类需求的话,经济体系和人类生存都将面临危机。

尽管如此,在联邦政府看来,动议倡导者预计的目标达成期限不切实际。政府认为,措施应该逐步展开,以保证经济模式转换的灵活性。由此,联邦委员会决定向议会提交一份相关的间接反议案(多语),建议对1983年拟定的《环境保护法》进行部分修改,严化一些规定。

动议的支持方和反对方

瑞士绿党的“绿色经济”动议获得瑞士社会民主党(SP/PS)、自由绿党(GLP/PVL)、Swisscleantech经济协会、各工会组织以及多家发展援助、环保及消费者保护组织的支持。

反对该动议的力量包括:瑞士人民党(SVP/UDC)、自由民主党 (FDP/PLR)、基督民主人民党(CVP/PDC)、保守民主党(PBD/BDP)以及多家经济联合会。

在议会讨论中,大多数中、右翼党派对“绿色经济”动议及政府的反议案持反对意见。反对者称,绿党的该动议不仅好高骛远,而且对瑞士社会的繁荣具有负面效果:因为动议限制了瑞士企业的自由、削弱了瑞士经济竞争力,在瑞郎坚挺的形势下,该动议只能引发公司裁员。

指挥系统

“该动议毫无用处,”国民院自由民主党议员Christian Wasserfallen评论说:“瑞士已经是世界上废物再循环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了,比如废纸、玻璃和塑料饮料瓶的回收。很多瑞士企业在自然资源及能源的有效利用方面具备世界领先水平。所有这一切,都归功于它们所拥有的主动力和自由空间。”

“另外,绿党的动议是引导瑞士去建立一个指挥系统、一种计划经济,”Wasserfallen继续道:“如果动议获得通过,联邦政府就不得不针对每个细节制定本不必要的处罚规定。这需要巨大的行政体系来支持,只可能成为经济发展的负累。”

改善的空间

绿党主席Regula Rytz不赞同以上观点,她说:“确实,谈到某些材料的回收率,瑞士确实处于世界前列,但瑞士人均制造的垃圾量排欧洲第二。因此在自然资源的使用层面,瑞士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更何况,很多欧洲国家都已在不同领域赶超了我们。”

“我们动议的初衷不是限制经济,而是倡导另一种经济模式,更智慧地去创造可再生、可长期使用的产品,尽量减少对生态的负荷,” Rytz解释说:“如果一个社会靠着透支资源来运转,它能给子孙留下怎样的遗产呢?”

在今后的几十年里,绿色经济能否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它是势在必行的策略,还是不切实际的乌托邦?欢迎你给我们留言。


(转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