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成年·1798-1848年


圣哥达:瑞士小传(二)


作者:他山未眠客


圣哥达山口上的雕像:苏沃洛夫在向导带领下翻越圣哥达。 (他山未眠客)

圣哥达山口上的雕像:苏沃洛夫在向导带领下翻越圣哥达。

(他山未眠客)

1799年9月25日,魔鬼桥。涛声掩没,杀喊震天,那是俄军正发起冲锋;炮响隆隆,硝烟蔽空,那是法兵在顽强防守。石桥摇摇欲坠,终于没有倒塌。不待声住烟消,高处观战的俄国名将苏沃洛夫(Alexander Suworov)露出笑容,扬鞭催马,踏过桥去。

第二次反法同盟战争正在进行。在“解放”意大利后,苏沃洛夫决定率领2万人取道瑞士,完成对法军的奇袭包抄。昨天,他攻克了圣哥达山口;今日,俄军成功突破了雪轮峡。不过,由于地图有误、友军失利,苏沃洛夫的战略意图未能实现,只得再次越过群山向奥地利突围。这是一次辉煌但失败的远征,全军1/4士兵命丧途中。胜利属于另一位英雄——次年5月,拿破仑跨越了大圣伯纳德山口。

苏沃洛夫跨越阿尔卑斯山 (akg-images)

苏沃洛夫跨越阿尔卑斯山

(akg-images)

近代以来,与四周君主国相较,瑞士同盟算得上城市富庶、乡村淳朴、社会安定,但远非现代意义上的平等和民主。臣属地区民众和启蒙主义者对旧制度怨望已久,为大国干涉提供了借口。1798年初,起义在巴塞尔和沃州爆发并向全国蔓延,拿破仑顺势入侵,轻易击败抵抗,将革命强加于瑞士。把持政坛的大族纷纷垮台,单一制的“海尔维蒂共和国”取而代之。共和国模仿法国委员会制的督政府和美国两院制议会,废除了臣属地区、人身依附、封建税赋和刑讯逼供,实现了名义上的法律平等。

尽管新制度不服水土,共和政府被反对入侵者和中央集权的民众推翻,使1803年法国主导下的宪法“调解文件(Mediationsakte)”恢复了联邦制,大革命的价值已在各邦打下根基。大陆封锁时期以降,格拉鲁斯、圣加仑等东北部地区的家庭包工制纺织业迈向机械化,瑞士更凭借丰沛的水能跻身仅次于英国的工业革命“第二梯队”。但委身霸权的代价同样巨大:9000名瑞士士兵远征俄国,返乡者仅700人;反法同盟进犯瑞士,奥地利、俄罗斯、普鲁士三国君主1814年初在巴塞尔聚首。

拿破仑统一欧洲的努力失败了。1815年,维也纳会议确认,瑞士的中立和完整“符合整个欧洲政治的真正利益”。瑞士恢复为邦联,几个法语邦的正式加盟将成员数量增至22个。特权和歧视虽在多地复辟,但旧制度的死亡只是时间问题。在舶来的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感召下,要求建立联邦制国家,实现代议制民主、政教分离、个人自由和法律平等的呼声日盛。自1830年革命起,“革新运动(Regeneration)”在多州占得上风,全国性的社团纷纷创立。面对信仰冲突、但更主要是经济和政治压力,日渐被动的天主教保守派1845年结成“特别同盟(Sonderbund)”。此时,以小资产阶级为代表、资本主义工商业为基础的激进-自由派已获得全面优势。赶在外国干预前,杜富尔将军(Guillaume-Henri Dufour)在1847年11月以最迅捷和温和的方式打赢了内战,使瑞士收获了1848年革命浪潮的唯一长久果实。

《圣哥达邮车》(Gotthardpost),瑞士画家科勒(Rudolf Koller)作于1873年 (Keystone)

《圣哥达邮车》(Gotthardpost),瑞士画家科勒(Rudolf Koller)作于1873年

(Keystone)

于是,人口约240万的“海尔维蒂邦联”得以按照自由派的意志建立,但地方主义者也获得了足够尊重。1848年联邦宪法规定:“每一个州民都是瑞士公民”,将联邦主权置于各州主权之上,使之获得在外交、国防、内政、经济、社会等事务上不断增强的权利。联邦统一了关税、邮政、货币和度量衡,设联邦委员会为政府,定伯尔尼为首都。瑞士不仅继续作为传统通道和避难国,也成为西方上流社会最青睐的度假胜地。

圣哥达山口也是常被“顺访”的著名景点。自拿破仑起,阿尔卑斯通道被大幅扩建。由于魔鬼桥在战斗中严重受损,第二座石桥于1830年代落成。道路也加以拓宽,使圣哥达山口实现全线通车。从此,邮政马车在山道上往来飞驰,络绎不绝。

不过,邮车只属于过去。铁路,作为新时代的象征,代表着先进生产力,更意味着市场、财富和机遇。19世纪下半叶,欧洲版图发生剧烈变动:意大利和德意志实现统一,后者取代法国成为瑞士最重要的经济和政治邻邦。大国们争先恐后,将蒸汽机车从平原开进山地。塞默林铁路(1854年)、塞尼山铁路(1867年)和布伦纳铁路(1871年)先后开通,使位置偏僻、起步较慢的瑞士可能被排除在欧陆铁路网络之外。

作者简介

他山未眠客,现居瑞士,平日碌于生计,闲时颇好文史。尝闻友人怨文字不通,不得尽观瑞士繁荣之由,又睹媒体人云亦云,报道不乏陈见疏漏。故作此文,凡五章,试以不足万言梳理海尔维蒂发展大略,欲抛砖引玉,洗刷视听,敬献于同好瑞士之华人读者。

*编者:《圣哥达:瑞士小传》系列由他山未眠客供稿,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五期刊登。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