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繁荣·1848-1914年


圣哥达:瑞士小传(三)


作者:他山未眠客


圣哥达铁路工人罢工惨遭镇压 (SRF/aus: Gotthard - als die Technik Weltgeschichte schrieb)

圣哥达铁路工人罢工惨遭镇压

(SRF/aus: Gotthard - als die Technik Weltgeschichte schrieb)

1875年7月28日,圣哥达铁路工地。衣衫褴褛的工人们以榔头和铁铲为武器,封堵了隧道入口。面对闻讯赶来的警察,他们用意大利语宣泄着对恶劣环境和待遇的不满。突然,枪声大作,4名劳工倒在血泊之中,另有多人重伤。

对瑞士工业和金融界领袖、铁路公司主席埃舍(Alfred Escher)和总工程师法夫勒(Louis Favre)来说,建造一条穿越大山的铁路可谓毕生梦想。他们并非对工人疾苦充耳不闻,但在资本当道的年代,还有很多事情更令其心焦:不时发生的坑道突水和爆破事故、山体滑坡、传染病和罢工事件始终在延缓工程进度。更不幸的是,预算被证明严重低估,“大萧条”的到来则恶化了融资环境,给工程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就像魔鬼桥所证明的,山脚下的居民素知基础设施的重要性。1708年,雪轮峡附近的村镇委托沃邦之徒莫莱蒂尼(Pietro Morettini)开凿了64米长的“乌里洞(Urnerloch)”,系阿尔卑斯地区第一条隧道。联邦成立后,瑞士铁路建设也在私人投资下迎头赶上,1860年总里程超过1000千米,1870年铁路网已覆盖主要城市。但是,最关键的阿尔卑斯铁路建设需要投入大量资源、资本和劳工,这是缺煤少铁、金融市场尚不发达和劳动力有限的瑞士所不具备的。

经过旷日持久的游说和争论,联邦议会在施普吕根、卢克玛尼尔、圣哥达和辛普朗四个山口中选择建造圣哥达铁路。项目预算高达2.3亿瑞郎(当时联邦政府年收入仅1500万瑞郎),不得不半数依靠外国政府支持。鉴于该通道的军事和经济意义,意大利、德国和瑞士缔约合作,三国分别出资3000万、5500万和2800万瑞郎。

圣哥达铁路1872年开工,不料陷入重重困境,只好将线路设计得更陡,转弯更急,原定的双轨减为单轨。为说服瑞士政府追加资金,埃舍1878年辞去了铁路公司主席职务。次年,法夫勒在视察隧道时因心脏病发作去世。1882年,圣哥达铁路终于以巨大代价(仅隧道建设就造成177名工人牺牲,多数为意大利劳工)竣工,15千米长的隧道(在1906年被辛普朗隧道超越前)冠绝全球。它不仅促进了瑞士国内市场整合,也使瑞士保住了南北枢纽的地位。

铁路建设是瑞士现代化的缩影。瑞士人对于新技术和新制度态度谨慎,不敢为天下先,却能够在特定领域后来居上,达致卓越。作为小国,瑞士几乎没有诞生过基础性、划时代的发明,并不存在所谓“创新的基因”(以出生地计算,即排除爱因斯坦、鲁日奇卡、施陶丁格等移民,瑞士诺贝尔奖得主仅16人,还不及奥地利的17人),但其社会取得的成就无可置疑。

瑞士企业同样始于模仿。不过,完善的法治保障、有力的行业组织和自由的市场环境使其能够专注利基,不断改良,树立品牌。各级政府无权任意折腾市场,只能通过支持教育、科研、基础设施建设,为产业发展松绑,提升区位的吸引力。西北各国专家带来了经验和技术,东南邻邦的廉价劳动力则用之不竭。1888年,瑞士历史上移民迁入首次超过迁出,这一趋势保持至今。此谓人和。

当山峦标志着闭塞,山口则象征着开放。远离海洋,国内市场狭小,不妨碍瑞士企业成为国际化的先导。欧洲作为进军全球的门户,提供了广阔的销售和投资市场。瑞士人均出口额很可能在1848年就已是世界第一,出口占瑞士社会总产值比重在19世纪末达到2/3。居欧陆中央,瑞士人博采众长,机械、金属和化学工业学习英、德而不逊,钟表、珠宝和金融产业取自法、意而过之。此谓地利。

20世纪初,人类多数地区还未觉醒,欧洲仍是国际事务的主宰。故富甲欧洲,即富甲天下。自1863年杜南(Henri Dunant)创立红十字会、1871年全国参与安置法国布尔巴基(Bourbaki)军团之后,瑞士以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的典范自居。它活跃于形成中的世界舞台,谋求与其国力不相称的地位,积极扮演国际组织和国际会议的东道主,热衷于在大国之间外交斡旋。此谓天时。

可惜,社会矛盾被繁荣所掩盖的“美好时代”在1914年戛然而止。当保护主义和帝国主义唱响主旋律,小国的和平努力丝毫不能阻止列强走向敌对。欧洲从顶峰跌落,各国重筑壁垒,瑞士又将何去何从?

位于卢塞恩的《布尔巴基全景图》局部,纪念1871年2月普法战争期间,瑞士政府和民众收容逃入境内的法国将领布尔巴基所率军团8.7万人之事。 (Keystone)

位于卢塞恩的《布尔巴基全景图》局部,纪念1871年2月普法战争期间,瑞士政府和民众收容逃入境内的法国将领布尔巴基所率军团8.7万人之事。

(Keystone)

作者简介

他山未眠客,现居瑞士,平日碌于生计,闲时颇好文史。尝闻友人怨文字不通,不得尽观瑞士繁荣之由,又睹媒体人云亦云,报道不乏陈见疏漏。故作此文,凡五章,试以不足万言梳理海尔维蒂发展大略,欲抛砖引玉,洗刷视听,敬献于同好瑞士之华人读者。

*编者:《圣哥达:瑞士小传》系列由他山未眠客供稿,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五期刊登。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