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缘起·从古代至1798年


圣哥达:瑞士小传(一)


作者:他山未眠客


魔鬼桥,位于乌里州安德马特和格舍嫩之间的雪轮峡,现存的一座建于19世纪30年代。上方的是建于20世纪的公路桥。 (Keystone)

魔鬼桥,位于乌里州安德马特和格舍嫩之间的雪轮峡,现存的一座建于19世纪30年代。上方的是建于20世纪的公路桥。

(Keystone)

1775年6月21日,年轻的歌德跋涉在崎岖的山道上,不觉进入一片峡谷。只见一侧绝壁耸峙,另一侧渊深湍急,几无立锥之地。正是山重水复,欲疑无路,一座石拱桥竟赫然映入眼帘。它飞架两岸,巧夺天工,不可思议。啊,这就是传说中魔鬼建造的桥(Teufelsbrücke)!

歌德随手勾勒的“魔鬼桥” (goethezeitportal.de)

歌德随手勾勒的“魔鬼桥”

(goethezeitportal.de)

今日所谓瑞士,虽是小国,但以制度殊众和文化多元闻名。欲以寥寥万言述说其兴衰缘由,简要之法或是以一件事物为喻。最恰当的比喻,显然莫过于一座山。然而,阿尔卑斯绵延千里,层峦叠嶂,最能承载瑞士历史、反映瑞士精神的又是哪座山峰?是一览众小的杜富尔峰、雄伟瑰丽的少女峰、遗世独立的马特洪峰,还是昔日胜地瑞吉山或神秘萦绕的皮拉图斯山?

都不是。

与山川相比,瑞士显得太偶然和太年轻。当凯撒来到在这片大致由阿尔卑斯山、汝拉山和莱茵河围成的区域时,当地居民是西部以海尔维蒂部落为代表的凯尔特人、东部的列托人和南部的勒庞蒂人。罗马帝国衰落后,勃艮第人和阿勒曼人先后从北方迁入,前者接受了罗曼文化,后者保留了日耳曼本色,列托人则遁入山岭。久之,萨讷河化作两个文化圈的分隔,阿勒河成为主教区的界线,稍有人气的莱蒙湖和博登湖畔也各自融入了更大的经济区域。至于瑞士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其实,中欧本无瑞士。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瑞士。

魔鬼桥,瑞士画家Kaspar Ulrich Huber 作于19世纪。 (AKG)

魔鬼桥,瑞士画家Kaspar Ulrich Huber 作于19世纪。

(AKG)

直至中世纪晚期,阿尔卑斯山区人迹罕至,只有诸侯、教士和商旅偶尔涉险其间。从德意志前往意大利,若在西部,他们会选择查理曼加冕后归国经过的大圣伯纳德山口,或亨利四世前往卡诺萨赎罪时无奈翻越的塞尼山口;若在东部,如果不是像斯陶芬诸王那样往还于布伦纳山口的话,他们会溯莱茵河而上,从库尔西南穿越格劳宾登的数重山口。

阿尔卑斯山主脉(黄色实线)、主要支脉(黄色虚线)和主要山口(篇幅有限,仅用蓝色数字标注12处),今日交通枢纽加粗表示:1.蒙特热内夫山口,汉尼拔最有可能翻越的地点;2.塞尼山口;3.小圣伯纳德山口;4.大圣伯纳德山口;5.辛普朗山口;6.圣哥达山口,德意之间西部最短通道;7.圣贝尔纳迪诺山口;8.施普吕根山口;9.斯泰尔维奥山口;10.布伦纳山口,德意之间东部最短通道;11.大格洛克纳山口;12.塞默林山口 (原图来源:wikimedia commons/Perconte)

阿尔卑斯山主脉(黄色实线)、主要支脉(黄色虚线)和主要山口(篇幅有限,仅用蓝色数字标注12处),今日交通枢纽加粗表示:1.蒙特热内夫山口,汉尼拔最有可能翻越的地点;2.塞尼山口;3.小圣伯纳德山口;4.大圣伯纳德山口;5.辛普朗山口6.圣哥达山口,德意之间西部最短通道;7.圣贝尔纳迪诺山口;8.施普吕根山口;9.斯泰尔维奥山口;10.布伦纳山口,德意之间东部最短通道;11.大格洛克纳山口;12.塞默林山口

(原图来源:wikimedia commons/Perconte)

其实,沿四州湖南下才是施瓦本和伦巴第之间的最短路线,但需要越过一座高山。它属于阿尔卑斯主脉,是地中海和北海的分水岭,罗伊斯河、阿勒河、罗纳河和提契诺河在此同源殊途。人们早就知道,山上有处隘口,海拔仅略高于2100米,唯其北侧的罗伊斯河在雪轮峡(Schöllenenschlucht)构成天堑,不知曾教多少旅人望崖兴叹。直到1220年前后,附近山民才在峭壁上打入木桩,用铁锁和木板架起一座60米长的栈道(Twärrenbrücke)。十年后,一座木桥排除了通行的最后障碍,直至1595年升级为歌德所见的石桥。

历史

在公元843年的凡尔登条约中,瑞士所在地区分属洛泰尔王国和东法兰克王国。

公元1000年,瑞士所在地区分属施瓦本公国(属于神圣罗马帝国)和勃艮第王国(11世纪时并入帝国)。

瑞士同盟已知最早由老三州(乌里、施维茨、翁特瓦尔登)建立于1291年。16世纪时,同盟疆域已覆盖今日瑞士绝大多数地区。需要注意的是,广义的同盟不仅包括权利平等的正式成员,也包括伙伴邦(如格劳宾登、日内瓦等)和由于被征服而受到歧视、由一邦或多邦统治的臣属地区(如阿尔高、图尔高、提契诺、沃州等)。

于是,除了大雪弥漫的冬季,翻越此山不再困难。许多人将目光投向这条便捷通道,教会也以希尔德斯海姆主教“圣哥达(Godehard von Hildesheim)”之名在山口建造了修道院和客栈。邻近的山谷,包括四州湖畔的乌里、施维茨和翁特瓦尔登也焕发了生机。鉴于山口在军事和商业上的重要性,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不久分别授予三个谷地共同体直辖地位,以保障自己通行的权利。

当皇权衰微,这条通道开始受到快速兴起的哈布斯堡等邻近豪强觊觎。为了保住自治权,防止外部干涉,三个山谷的居民结成“誓言同盟”,已知最早的盟书来自1291年。同盟并未提出任何独立或扩张要求,仅意在对内自治和对外互保。

在当时建立的不少地方自治同盟中,誓言同盟显得弱小而松散,但它却是在与封建势力的对抗中的唯一幸存者。它凭借背靠群山、本地诸侯凋敝、远离政争中心的地缘优势,以及卢塞恩、苏黎世、伯尔尼、巴塞尔等同气相求的工商业中心加盟,获得了一片完整的疆域和一支坚强的集体武装,先后在莫加滕(1315年)、森帕赫(1386年)、穆尔滕(1476年)等战役击败了来犯强敌。不仅如此,各邦通过购买、继承或征服,不断为个体或集体扩大领地,并形成了协商和共同管理的机制。十五世纪,老三州越过长期控制的圣哥达山口,进入意大利语地界,1503年占领贝林佐纳;伯尔尼诸邦也向西击败勃艮第和萨伏依,夺取大片法语地区,1536年占领西庸城堡,1603年帮助日内瓦获得独立。十六世纪初,同盟已成为包含13个邦、多个伙伴邦和臣属地区的欧陆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以骁勇闻名的瑞士青年,主要因为失业、好奇而非贫穷,充当了同盟最大出口商品和重要外交筹码——雇佣兵。

1291年盟书,久被遗忘,18世纪发现。 (Keystone)

1291年盟书,久被遗忘,18世纪发现。

(Keystone)

尽管由于宗教改革(茨温利在苏黎世奠定了瑞士新教的基础,加尔文则在日内瓦将其教义国际化)带来的信仰分歧、城乡拉距带来的地域矛盾和新贵崛起带来的阶级争斗,同盟内部冲突不止,使其在1515年惨败于马林雅诺(Marignano)后基本停止了扩张,但各邦相互制衡于内、帝国与法国威胁于外,同盟跌跌撞撞却没有瓦解。它拥有了自己的符号:源自“施维茨”的国名和红底白十字的旗帜。1648年,(除格劳宾登以外)免于三十年战争的同盟最终摆脱了帝国的管辖,其模糊的主权获得各国承认。

过了许久,后人才认识到圣哥达山和山口的价值:它屹立中央,使原先互不相属的经济和文化区域融为一体,开创了一个风雨不倒的政治单元。有了圣哥达,瑞士并非注定兴起;没有圣哥达,瑞士必将无从诞生。

作者简介

他山未眠客,现居瑞士,平日碌于生计,闲时颇好文史。尝闻友人怨文字不通,不得尽观瑞士繁荣之由,又睹媒体人云亦云,报道不乏陈见疏漏。故作此文,凡五章,试以不足万言梳理海尔维蒂发展大略,欲抛砖引玉,洗刷视听,敬献于同好瑞士之华人读者。

*编者:《圣哥达:瑞士小传》系列由他山未眠客供稿,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五期刊登。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