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的学海生涯


上班还是上学,瑞士学生该如何选择


作者:Veronica DeVore


每个瑞士孩子在14-15岁时都可以获得职业咨询,以明了未来的路在何方 (Keystone)

每个瑞士孩子在14-15岁时都可以获得职业咨询,以明了未来的路在何方

(Keystone)

学徒教育是瑞士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支柱,但现如今的年轻人对“当学徒”兴趣大减,许多年轻人都认为,大学学历会提供更多的保障,因此倾向于此。让我们看看在瑞士被称作是“不确定的年轻一代”,是作何选择的吧。

Stefan Krucker对于14-15岁的青少年,比较熟悉。他曾担任过职业导师,如今已成为导师的导师,负责伯尔尼州职业、学业、人生规划咨询办公室的工作,他曾在学校或自己的办公室里为上千名青年人就他们的未来解惑。

最晚在完成义务教育之后,青年人就要做出抉择:是升入高中(如果分数够的话),还是接受职业教育。选择高中,今后就要进入大学等高等院校;选择职业教育,就要较早地进入职场,但未来还是可以接受职业高等教育。Krucker表示,如今的瑞士青年人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因为社会需求以及对他们的期望已经有所改变。

“现在职业教育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而且人们的基础知识也普遍变得愈发丰富。所以很多人相信,受教育程度越高、所接受的教育越复杂,今后找工作就越容易、找到的工作就越好,”Krucker解释说。

所以最近10年来,拥有大学或高等专业学院等高一级文凭的人,增长迅猛,比职业学徒毕业的人,要多很多,如图所示:

年轻人中拥有高级中学文凭的比例也由1999年的17.7%,上升到当今的20%。这一数据在近些年保持稳定,Krucker说。但有些人也因此变得警觉,他们认为:如果说瑞士需要更多的高等专业院校或大学毕业生,那么这就会让瑞士的学徒教育体系显得相形见绌。

“一方的观点是,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的高中毕业率比较低,如果我们想在科技及高技术领域继续保持领先地位,那么我们必须做出改变;另一方的观点是,瑞士的经济走势良好,正是因为我们有70-80%的年轻人,接受的是职业学徒教育,我们应该为这一教育体系加大投资、提高支持力度”。

下面有几名年轻人现身说法,看看他们如何在职业和学业中做出选择。

教训

当Milena结束了义务教育,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她还是一头雾水。她只知道,她并不想上高中、拿到高中毕业证书。

“我的妈妈就是高中老师,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愿意上高中的原因之一,”22岁的她说:“我的妈妈给予高中整个教育体系相对负面的评价,因为她看到很多人上高中,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应该去哪儿”。

“有人将我们称之为‘不确定的一代’,我想这名副其实。因为我们面临着太多的选择,而我们要选择的时候,却又往往不知所措”。

Milena认为,学校是一种负担,因此她宁愿尝试几种不同的学徒工种,看看自己最适合哪一个。她首先当了一段电工学徒,之后到了联邦环境局,这个学徒职位申请下来并不容易。

但在一年半之后,她察觉到,这并不是她想要的:“我发觉这个工作理论性太强,有很多学术工作要做。而且我总是一个人在工作,并不是在团队里,不能集体研发些什么东西,”她说。

“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做什么,所以我坚持了下来。在学徒进行到半程的时候,我几乎放弃,但所有人都说,我不应该放弃,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份职业教育,如果放弃了,就要重头来过”。

尽管Milena现在感到迷茫,但她说她已经脱离父母经济独立了,这已有一段时间。为了避免入不敷出,她还在打一份服务生的工。在奋斗中,她成长起来。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不明智,但我现在至少知道,我不喜欢做什么,这是我本人从中学到的,比我一直在学校里待着强,”她说。

如今Milena有了一份计划:她将继续做服务生的工作,同时还要上职业高中,获得一份职高文凭;这只有首先完成学徒教育才可以。职高文凭涉及到学徒时曾熟习的技术工种,但有了这张文凭后,就可以从事许多不同的工作。不过到那时,Milena可能还不知道她未来的路到底在哪里。

从学校到学徒,然后又返回学校

Rahel Fitze的路则与Milena不同。从一开始,他就锁定了高中,“因为我想学习考古,这是我的梦想”。

然而他的计划有变,他发现他在理论色彩浓厚的学校教育中毫无学习的动力,“这根本就与实际工作无关”,因此他离开学校,在一位熟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个行政管理助理的学徒职位。

“对我这一代人来说,找到自己的人生之路,真的很难。因为人们总是想,一定要大学毕业,这是一种压力,”Rahel说:“面对众多选择,青年人真的不知所措,这种压力很大”。

在中学时,班级里只有20%的学生有明确目标、知道自己想学什么。“许多人上了大学,又多次更换所学专业,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想做什么,”23岁的他说。

在接受义务教育的最后2年,Rahel进入了一家私人学校,而且一直读到高中,这期间,他从未想过还有职业学徒这条路。尽管直到他最终找到自己的路,持续了好几年,但他也不后悔,因为他认为学校的刻苦生活为他今后的学徒之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以后还是要争取获得职业高中毕业文凭的。

“我并不觉得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在离开高中之后),这些年并未白费”。

他相信,无论是职业学徒还是继续上学,两者都很有价值,都会开启很好的人生之路。在获得职业高中毕业文凭后,他还可以选择科技类高等专业学院,在那里继续3年制学士学位的学习,之后,他希望在人力资源领域找到一份工作。

“其实这是由人的类型决定的,你是‘书虫’、还是比较重视实践工作,只要有职业高中文凭在手,以后你还是可以在高等专业院校或大学继续学习”。

未来方向不确定

“我对什么都有点兴趣,”20岁出头的Claude Schmidt说,如今他在伯尔尼大学已步入第二学年,现在的目标是拿下学士学位。

在他14岁那年,他就要考虑自己未来的教育之路该如何走,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因为成绩不错,喜欢上学,所以升入高中顺理成章。

但Claude的父母都不怎么喜欢研究学术,只接受过学徒训练,不过父母对他的选择并不干涉,只要他按照自己的选择做下去。

可在他必须做出“人生中最困难的抉择”的时候,无论是父母还是职业咨询师都帮不到他,他自问:在大学里,到底应该学什么呢?

“我对许多东西都很感兴趣,因此这让我有点筋疲力尽,”他说:“我必须集中精力于某些领域,因此要做出选择,是科学还是法律。最后,我差点用一枚硬币定乾坤”。

尽管他觉得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但Claude依然相信,当今社会认为“学术之路”高于“职业学徒之路”,这是种“耻辱”。他说,他的许多同学在高中很难跟得上,有些要在私人学校里缴纳昂贵的学费,教学质量也并不是特好,只为了满足社会的期望,进入学术体系。

“我有种感觉,对许多人来说,他们只是想赚钱,”他说:“我非常想看到一种‘世界大同’的体系,每个人挣得都一样多,无论他从事何种工作;然后我再看看,他们会选择何种工作。我相信,到那时肯定不会一窝蜂地全学企业管理”。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