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一名上海女子(第八节)

一名上海女子(第八节)

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在国外生活的华人,他们与我在中国见到的华人是那样得不同。一些人在中国经济还未腾飞的时候出了国,因为年历图片上其它国家的风景看上去比较美和富裕,他们百般周折地离开了中国,发誓一定要在别人的国土上深深扎根。一些人成功了,他们留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成为真正的外国人。

在瑞士,我曾遇见一群在中餐馆都工作了近15年的人们,即便在这么多年后他们说的还是家乡话,他们最初的想法只是希望赚点钱回去,并没有意向融入这片土地,语言的障碍让他们的活动范围极小,居留的种种问题让他们总是担惊受怕,收入的有限也没有让他们过上风光的日子,他们中的一些很想回到自己的故乡却再也回不去了。

他们在自己曾经住过的中国某个村庄出了名,成了其他人的偶像,“下岗”这个国内近几年兴起的词语,让他们明白如果回去就要面对失业,面子可是大问题。我见到很多生活在国外的华人过着比国内同胞更艰辛的生活,而中国留学生聚集在一起谈论的似乎总是那两个问题:居留和未来,对于未来他们都很茫然,在别人的国境线上徘徊不定,不能决定去留,那些孩子是一下子成长起来的,他们身上背着父母的心血投资,自己的抱负和骄傲,中国的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爱娇就是这样慢慢熬成了沉默。


我的瑞士生活开始了,首先我报了德语课程,在Migros语言Club,那里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男女,都是刚踏上这片土地不久,带着好奇与兴奋表情的年轻人,学校的咖啡厅里总是传来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俄语和德语的国际声。他们中只有小部分人能念完整个课程,一些人签证到期回国了,一些人找到工作辍学了,另一些人经济出了问题无法负担学费了,他们来去匆匆,生活颇多周折。

所幸的是我的生活平静甘美,在上海曾有过的彷徨与寂寞不再有了,我喜爱每天清晨微笑着起床,为自己准备一杯热巧克力,坐在浴室里静静地对着镜子化妆,然后穿上漂亮的衣服开始新的一天。

我目前的生活由学习,音乐,文学,冥想和爱组成,是我热爱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就好象躺在盛满玫瑰花瓣的浴池里,随手拈来都是深沉细碎芳香。少女时代的梦想在现实中一个个不断被实现,让我既感激又害怕,所以不得不紧紧抓住自己的每一天,不得不开始写作记录,这样我就不会感到是在美丽的云层中漂浮,而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认真地活在每一个当下。

在自我生活得到满足后,我开始关心身边的人群,写他们的故事,我看见灵魂与灵魂之间的相通,即便是再丑陋不堪的灵魂也会有温柔的话语。在倾听的过程中我一次一次被生活温暖着,生活犹如一双男人的臂膀紧紧拥抱着我的身体,那种复杂的感觉犹如爱情,人们有过被爱情伤害的经历,却没有人愿意停止去爱。在26岁的时候,我开始与自己的生活和平共处,即便在困难重重的时候,我也不埋怨,只是静静地静静地等待它过去。

十多岁时候的癫狂与绝望已经过去了,生活教我开始品味它给予的一切,并珍惜它给予的每一分美丽,这和爱情都是相通的。因此,对于乔,即便我紧紧地爱着他,我爱得坚强,即便哪一天他离我而去,我亦不会轻易让自己绝望,绝望来自过高得估量,而人性,人性是不完美的。

清晨醒来的时候我偶尔会想起上海,想起在那里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在离开上海两年多后,我无法避免地失去了一些朋友,距离有时候并不产生美感而是空白,当我们彼此需要的时候,因为距离各自都沉默了下去。

曾经有那么几天,上海在我的脑海中变得特别具体和细碎。我想起了外婆家外墙瓦片的样子,一片一片的米色椭圆,犹如蛋糕上的奶油;我还想起大学实习的时候,自己每天坐车去浦东,那是很多年以后我再一次从浦西到浦东,那天车在桥上开,我有飞离的幻觉;16岁和一个女孩子在阴暗的教堂里祈祷我们的初恋快点降临,很多情景,它们不连贯地一幕幕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令呼吸变得不均匀起来。

如今,在这片崭新的土地上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过去的生活被存放在记忆中,在现实中不再被继续,生活有时候会出现这样的断层,令人迷失和茫然,贯穿生命的唯一线索只能是自己对自己的爱,还有对生活的爱。紧紧地抓住它,坚定地往前走。

爱,照亮天地,看天边绝美的火烧云,浩瀚无际的一片海,躺在阳光下的猫,一封很多年前的信,母亲的双手,曾经爱过的城市,一双去过许多地方的破球鞋,深夜荡漾着音乐的办公室,站立在高处的一次俯瞰,午后女孩间的倾诉,回忆中的酸楚,锦衣夜行的勇气,印上脸颊的一个吻……我们曾经爱过很多,也忘却很多,但那些美好都还在,都停留在生命的河流里,生活在继续,我们未曾孤单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