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不断长大的巨人 瑞士制药企业 出口领域巨擘

2015年,瑞士联邦经济事务国务秘书处同哥伦比亚卫生部交涉,劝阻后者将诺华制药的抗癌药物Glivec专利宣布为公共利益- 这是瑞士政府在海外援助瑞士制药公司的实例之一。图片中,站在演讲台前的是诺华CEO江慕忠(Joe Jimenez)。

2015年,瑞士联邦经济事务国务秘书处同哥伦比亚卫生部交涉,劝阻后者将诺华制药的抗癌药物Glivec专利宣布为公共利益- 这是瑞士政府在海外援助瑞士制药公司的实例之一。图片中,站在演讲台前的是诺华CEO江慕忠(Joe Jimenez)。

(Keystone)

瑞士制药工业2016年出口再创新高,在瑞士经济全景中显现出前所未有的重要支柱作用。但与此同时也要看到,该工业领域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某些药品价格的提升。瑞士非政府组织 “公众之眼”(Public Eye)对此现象进行了揭露。

被坚挺瑞郎拖着后腿,瑞士钟表业、机器制造业和旅游业生意惨淡,唯独制药业却丝毫不受影响,在全球经济飘摇不定之时,稳坐泰山。还不仅如此:在去年经济发展速度普遍减缓的大环境下,瑞士制药业250家企业以800亿瑞郎的成绩再次突破出口额纪录,年增幅达到15%。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仅制药工业出口额一项,就占瑞士对外出口总额的40%。若同化工领域的出口相加,两者所占全国总出口额的比重将近50%,这是制药业在瑞士兴起150年来从未达到过的高度,而同时,瑞士政府也从未像现在这样依赖过跨国制药公司。诺华、罗氏、默克雪兰诺几家药业巨头对保持瑞士工业活力、保障就业功不可没。

据经济研究所BAKBASEL的一项研究显示:如今,瑞士制药业的就业人数超过4万,与该领域间接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更是达到18万人。制药业的发展速度令人瞩目:在上世纪90年代末,该领域创造的价值占整个瑞士经济的2%,而目前该比例已攀升至4%。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瑞士政府既是制药工业的人质,又是其同谋。”

Patrick Durisch,公众之眼

引言结束

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众多专业人士看来,这一趋势令人堪忧。“药品价格的上涨不仅对新兴及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个问题,在欧盟国家或是瑞士,也有病人因为交不起高昂药费而放弃治疗的状况。说到底,价格窜升威胁的是社会安全和医保体系,” 公众之眼组织的负责人Patrick Durisch说。

但是,瑞士政府在管控干预药品价格上顾虑重重,束手束脚。就此Patrick Durisch解释说,一方面,制药业在瑞士经济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另一方面,领域内还时常传出企业外迁的风声。两者都让政府不敢轻举妄动。“瑞士政府既是制药工业的人质,又是其同谋,最好的一个例证:为了阻止药物价格下跌,联邦经济事务国务秘书处早前就曾同哥伦比亚卫生部进行交涉,劝阻后者将诺华制药的抗癌药物Glivec专利宣布为公共利益。”

目前,有些单项治疗费用已经高达数万美元,尽管如此,瑞士制药企业依然在为高昂的药品定价辩护。科研费用一路上涨、新药投入市场之前的试验期延长、仿制药市场蓬勃... 这些都是制药企业不肯松口降价的理由。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但上述论据并不能说服Patrick Durisch,他说:“药品研制的经费信息完全不透明。制药企业宣称平均开发一种新药需要26亿瑞郎的研究经费,而一些非营利组织对此的估测则在2-3亿瑞郎之间。” 事实上,药品定价的决定因素还包括疾病造成的痛苦程度以及以美国标准价格为基准的国家双边谈判。

再度监控药品价格

瑞士政府于2月1日公布了对医保报销药物价格的监管新规定。2012至2014年间,瑞士联邦公共卫生局宣布降低1500种强制医保所报销药物的价格,能为医疗保险体系节约6亿瑞郎开支。瑞士政府最新出台的监管条例计划在未来3年内继续节约2.4亿瑞郎的医疗经费- 和前一阶段比,这一目标稍显保守,但能避免政策实施受阻。

瑞士制药工业成功抵制了联邦政府定期评估药物价格的方法,定期价格审核业已中断。在未来对药品价格的评估中,不仅要进行该种药物价格的国际比较,也要将国内其他药物成本效益的比例作为参考因素。

信息框结尾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