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企业责任新规为消费者赋权

2010年1月13日,巴基斯坦男孩在伊斯兰堡郊区的砖厂工作。 Keystone / Muhammed Muheisen

“企业负起责任-保护人类与环境”动议虽在11月底的全民投票中遭到否决,但总部设在瑞士的跨国公司仍需遵守反提案所包含的新规定。经济学家伊曼纽尔·弗拉格涅(Emmanuel Fragnière)表示,消费者将有机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23日 - 09:00

总部位于瑞士的跨国公司无需为其在海外的环境和人权违规行为承担责任。旨在改变现状的“企业负起责任-保护人类与环境”公民动议在的全国投票中被否决。尽管50.7%的多数选民支持动议内容,大多数州都否决了这项动议。

但这并不意味着整件事就此不了了之。随着这项动议被否决,议会起草的间接反提案将生效。虽然反提案对公司的限制较少,但它确实会让公司承担新的义务。现在,任何拥有500名以上全职员工或营业额超过4’000万瑞郎(约合人民币2.96亿元人民币)的公司都必须提交年度报告,说明其如何处理环境、社会、人事、腐败和人权问题。这些报告将向公众开放。

此外,所有在瑞士设有总部或主要行政机构的公司,如果其产品供应链涉及来自冲突地区的矿产,或采购的货物和服务涉嫌使用童工,则必须对其产品供应链给予合理的注意。在这方面,公司也必须编写和发布年度报告。

“企业负起责任-保护人类与环境”动议的支持者认为,反提案的内容大打折扣,因为它没有让瑞士公司在海外承担新的责任。然而,瑞士西部应用科学与艺术大学风险管理学教授和经济学家伊曼纽尔·弗拉格涅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手段。

瑞士资讯:许多瑞士公司是否会受到反提案的影响,特别是其中关于冲突地区采矿和童工问题的风险排查义务?

伊曼纽尔·弗拉格涅:瑞士是全球重要的商品交易中心。尽管我们没有海港,但我们管理着各类商品的物流。近日被否决的动议将直接影响这方面的贸易,并使其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反提案引入的一些新义务也会影响到这些公司。

伊曼纽尔·弗拉格涅是瑞士西部应用科学大学瓦莱州分校的经济学家和风险管理学教授。 Emmanuel Fragnière

反提案有那些规定?

该动议旨在催生一项法律,对不遵守规定的企业进行制裁。我认为,这项反提案是一个很好的手段,因为它要求公司提交年度社会和环境情况报告。

你是否还记得那部揭露塞拉利昂钻石贸易的电影《血钻》?它的影响十分深远,以致于当时所有非法矿场都被关闭。但不为人知的是,那次行动造成了人间悲剧,因为此前尽管这些人在非常糟糕的条件下从事非常危险的工作,但他们至少有收入来源。

没错,的确有儿童在矿区工作;没错,那里的人权是遭到践踏,这些都是不可接受的。但是,如果我们制定法律法规和惩罚措施,那么现在被剥削的人将受苦最深。

公司必须编制的社会和环境报告将如何改变现状?

这些报告将起到催化剂的作用。这是些很重要的报告,因为民众可以通过报告监督和检查公司的实际运作情况。我在研究中发现,消费者的意识越来越强,他们成功地使公司根据他们的意愿做出改变。这其实是一个基本的社会学现象,公司再也无法通过标榜自己有多么合规和环保来为自己洗脱违规的罪名。

这是我们在资本主义历史上第一次看到这种变化。我们从公决的结果中也看到了这一点,多数的选民其实都支持这项动议。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这项反提案非常高明:社会在不断变化,消费者有能力惩罚那些行为不端的企业。

我还想指出,瑞士人总希望能够“两全其美”,既推崇波西米亚式价值观,又想保持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前者让我们对保护人权动议投赞成票,但后者又促使我们希望在“黑色星期五”以半价优惠购买一台笔记本电脑。问题不在于嘉能可(Glencore)这样的公司,而在于消费者自己。如果他们不愿意支付全价购买商品,那么在采矿业和农业等初级市场工作的人也就无法获得体面的收入。

瑞士的反提案内容是否会比国际法的要求更高?

瑞士走在了其他国家的前面。对该动议的投票结果表明,企业责任是公民的一个重点关注事项。因此,我们可以通过这一进程,将自己定位为该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我觉得非常有趣的是,由于瑞士被视为“优秀的民主国家”,因此它应该成为社会创新话题的讨论发起国。通过我们的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和跨国公司,我们向全世界提供了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精华。

您如何看待企业责任在全球范围内的演变?

我认为,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联合国的努力上,通过联合国来让企业更加负责任。如果在全球范围内制定了完善的规则,跨国公司就会首先采取措施改善工作条件,因为这将有助于提高其利润。但是,只要还存在国家的概念、独立的主权和法律,以及追求最低价格的消费者,那么就会有儿童在矿区工作。

随着数字化和电子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对稀土金属和铜的需求将不断增加。采矿作业的压力将加大,在这方面我们无疑可以提高工作流程的标准化程度。但问题依然存在:在一个很长的生产链条中,我们如何确保处于生产链最末端的人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

这让我想起了40年前一家医院的电工罢工事件。他们认为,与医生相比,他们的地位过低,然而如果医院没有电,一切都无法正常运作。当我们的铜需求量达到目前的六倍以上时,我希望人们能够明白,在矿区中辛勤劳作的工人与iPhone的开发人员一样重要。我们绝对有必要认识到原材料的真正价值。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