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儿童黑工 无证、无工作的年轻人

(Thomas Kern / swissinfo.ch)

年轻的无证件者可以在瑞士上学,但他们往往并不知道,自己是“不应该属于这里的”。16岁时,如果她或他正在寻找学徒的职位,那么他就要直面现实,面对重重困难。

“15岁时我才知道,我在瑞士的居留,并不合法。我哭了。我真的很难过,因为在学校里我很用功,也有朋友”。

Daiene回想起那一天,就在那天,她知道,自己与别人不同。很多未成年的瑞士无证件者,都与她有着相似的命运。

如果这些青少年在结束了9年的小学义务教育之后,成绩没有过平均分,难以进入更高的学府深造,那么他们的生活会突然掉入深谷:因为他们是黑户,也无法接受职业教育。

对70%的青少年来说,唯一的出路是找到一个学徒职位。但如果你恰好是无证件者,那么这条路也被堵死了。因为他们无法和雇主签订学徒培训协议。

瑞士的无证件者

瑞士的无证件者数量在7万-9万之间,其中1万为未成年人。

据估计,每年有300-500名青少年无证件者结束小学基础教育。  

因此每年有200-400名离校者得不到职业教育。

(来源:BFM)

信息框结尾

从孩子到年轻的成年人

据估计,每年有200名青少年在结束学业后因合法证件问题难以找到学徒岗位。“他们一下子明白,他们成年了,却要在得不到居留许可的情况下在这里生活下去,”苏黎世无证件组织的Salvatore Pittà解释道。

Luan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当我决定找一个学徒职位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还需要一份居留许可。就在那一刻,我知道了,我是在一个本不属于我的地方”。

苛刻的条件

去年这些青少年的命运在各州及联邦层面掀起了讨论。2010年,议会接受了基督民主党国民院议员(日内瓦)Luc Barthassat的提案,应该向那些结束义务教育却没有证件的青少年敞开学徒教育的大门。在该议案的推动下,联邦委员会于2013年2月决定向满足严苛条件的年轻人发放有时间限制的居留许可。

但申请者必须在毕业后的12个月内,向有关当局申报在瑞士非法居住的其他亲属的名单。而且至少最后的5年小学,他必须是在瑞士学习的。其次他必须遵纪守法,而且要找到一个用人单位,而且该单位已经向州移民及工作机关公开宣布其与申请人的雇佣关系。

“非常苛刻,”日内瓦青年无证件者及其亲属组织(SIT)的顾问Thierry Horner说。

新规定所带来的改善不多。联邦移民局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到目前为止,仅向2位符合条件的年轻人发放了(卢塞恩、伯尔尼)居留许可。

雇主兴趣不浓

最大的困难其实在于找到雇主。“如果雇主不能确定,学徒是不是还能在瑞士久待,那么他们是不会感兴趣的,”雇主中心Centro Patronal的发言人Sophie Paschoud说。瑞士雇主协会(SAV)职业培训负责人Jürg Zellweg也这样认为。

即使移民局表示,特殊困境居留许可(Härtefallbewilligungen)在学徒结束后依然可以得到延长,但这并不能让雇主信服。“我们认为,那些敢于对年轻无证件者进行学徒培训的雇主,抱着一定的理想主义,”Zellweger说:“毕竟招募一个无证件者的费用要远远大于雇佣一个普通的合法证件拥有者”。

(严格执行某条例时对当事人所产生的)不利情况

与西班牙、意大利不同,瑞士不会对无证件者进行“集体合法化”(大赦)。

自2001年起,瑞士开始对个人启动合法化程序。这类被称为特殊困境的居留许可(Härtefallbewilligungen)出于人道主义或“极其个人化的原因”发放给各年龄段的无合法居留的人。

在过去的12年间,联邦共发放了2000张同类居留卡,但也拒绝了1000份已经为各州所接受的申请。

申请人及其家属必须向所居住的州提出申请,并且满足诸如良好的社会融合、遵纪守法等条件。

自2013年2月开始,瑞士开始对无证件者执行明确的“特殊困境居留许可”条例。

(来源:联邦移民局和无证件组织)

信息框结尾

许可还是遣返

另一方面,年轻人担心他们的申请会导致其亲属遭到遣返:一旦他们没有满足特殊困境居留许可(Härtefallbewilligungen)申请条件的话,他们的申报义务,就可能会导致其亲属被遣返,联邦移民问题委员会这样认为。

日内瓦无证件组织的Alessandro de Filippo说,对那些长年住在瑞士的无证件家庭实行“大赦”的可能性很小。而各州就“合法化”所提出的条件也各不相同:“日内瓦据推测有10'000名无证件者,2001年约有1200人合法化。而在苏黎世,其无证人口可能有2倍之多,但只有15名获得大赦”。

想掌握一门手艺

沃州、日内瓦、巴塞尔城市、纳沙泰尔和伯尔尼州已表示,愿意为在瑞士小学毕业的年轻无证件者找到可行的解决方式,以帮助他们成为学徒。例如日内瓦州就同意,青少年的居留申请在接受审核期间,即可以开始其学徒生涯。

据日内瓦SIT工会讲,年轻人有强烈的接受职业培训、并积极融入当地经济生活的意愿,并且可以提供证明。这是有关当局对无证件者的特殊困境居留许可(Härtefallbewilligungen)申请进行考核的一项内容。

Jeferson就属于这种情况:“我21岁时才开始我的学徒,其他人已经早就结束了。我付出了我最大的努力,而且很满意。现在我重新赢得了自信”。

见证人3:Jeferson "我一生的机遇"

(录音:Patricia Islas;图:Thomas Kern,瑞士资讯swissinfo.ch)

Jeferson希望,他可以遵从2001年生效的新章程,每年都和家人一起因符合“不利考量许可”的条件,而留在这里。

移民局表示,自2012年8月-2013年8月,共有18位年龄介于15-21岁的青年,获得这类许可。这为他们提供了在瑞士接受职业培训的可能性。

“融合得很好的青年无证件者,让他们接受职业培训并顺利进入职场,这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国家,都是有利的,”联邦经济、教育和研究部(WBF)强调。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