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引发辩论:在家办公的规范与补偿

在瑞士,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令更多的人在家办公。 Keystone

新冠病毒疫情使得瑞士有更多的人在家办公,其数量是前所未有的,但这也引发一些适用于在家办公的法律问题。重新燃起舆论兴趣的是2019年的一项联邦法庭裁决,这个裁决判定雇主如果要求员工在家办公,就必须分担员工的房租。那么这项裁决在何时适用呢?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08日 - 18:00

“这个裁决主要是表明雇主或企业(对员工)的义务也适用于远程办公,”瑞士最大跨行业工会组织Unia的健康与安全主管克里斯蒂娜·米歇尔(Christine Michel)指出,“雇主继续为员工的健康负责,保证工效学条件得到满足、员工中途能够休息、工作时间得到遵守,等等。(远程办公)不能成为成本节省计划。”

我们采访了两位劳工法专家,巴塞尔大学的库尔特·佩尔利(Kurt Pärli)和圣加仑大学的托马斯·盖瑟(Thomas Geiser),向他们请教这项裁决的可能后果,以及疫情期间围绕在家办公的其他问题。

瑞士资讯:新冠病毒疫情期间那么多人在政府和雇主的要求下在家办公,而这项裁决现在有何后果?

库尔特·佩尔利:在这项裁决当中,联邦最高法庭明确表示雇主必须分担员工家中工作间的房租。对这点无需有合同协议,分担支出的义务出自《瑞士雇佣合同法》条款(第327条)。但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公司有办公场所而员工自己要求在家办公,那么雇主没有分担房租的义务。

假如因紧急危机员工只是暂时在家办公,那么大多数情况下雇主也没有义务分担房租。但若员工不得不为在家公办多租一间房间,比如被迫把通常租给其他人的房间转而用作办公室,那么这种情况就要区别对待。

这个裁决只对这种个案具有约束力。然而,在雇主要求下长期而非暂时性在家办公的所有员工,都能向雇主要求经济补偿。

瑞士资讯:雇主发放的房贴在实践中怎样操作?

库尔特·佩尔利:在大多数情况下,雇佣合同里会涉及在家办公的安排,这也是极为推荐的做法。需要规范的问题是对房租、网费、打印纸费,以及必要时办公椅或类似物品支出的分担比例。在合同未作规定的情况下,《瑞士债权法》第327条款起决定性作用;该条款规定,雇主必须为达成工作绩效承担必要的支出。

原则上来说,假如雇主决定要求雇员设置家庭办公室,而且假设该公司没有足够的办公空间,那么雇主必须支付在家公办的费用。

瑞士资讯:分担金额是怎样确定的?

库尔特·佩尔利:如果这个空间也能供私人使用,那么其成本必须分担。这也是2019年联邦最高法庭裁定的那个案件的实际情况。

托马斯·盖瑟:这正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必须由双方共同协商,一起找出解决方案。

当然,这也取决于什么适合这个工作、适合此人的岗位。举例来说,一个编程的人和一个需要在家接待客户的人所需的工作环境是不一样的,这点显而易见。

瑞士资讯:这是否会影响公司允许在家办公的意愿?

库尔特·佩尔利:我认为不会,许多公司已经有可能实现(非全时间的)在家办公。这影响到的是公司所需的办公空间数量。此次疫情期间的在家办公体验将会使这一做法变得更为普遍。法律构建的框架是为确保各项成本不是单方面由员工承担。

瑞士资讯:雇主如何才能保证自己的员工在家办公时也能卓有成效?

托马斯·盖瑟:一名员工用来为公司-即其雇主-工作的所有时间都算作工作时间。即使是在公司场地办公,也还会有是在完成工作还是上班看报纸的问题。人们总有种感觉,以为如果是在家办公你就无法控制,在办公室工作就能控制。这样想是不对的。

额外资源:在家办公

瑞士雇主协会表示,大多数情况下员工都有固定工作场地供其使用。在家办公可以是对现场办公的补充,因此一般不致需要员工做额外支出。然而员工在与雇主取得共识后为达成工作绩效提供了设备与材料,那么可以商定经济补偿。这也适用于当前的新冠病毒危机。

该协会指出,并非所有工种都能采用在家办公模式。

瑞士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多语)提供了远程办公的员工与雇主权利义务概述。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