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在冰冷北极做测算工作

欢迎来到瑞士营地。 swissinfo.ch

在天寒地冻的北极圈内,瑞士的科学家们所进行的科研项目对气象预测至关重要,swissinfo对他们专程作了采访。

此内容发布于 2007年08月21日 - 11:14

在格陵兰岛以及世界最北部的驻地,冰层不断蒸发、消融,两极冰盖和海洋冰层的迅速收缩会带来的后果还不得而知。

视线所及之处一片白色。死一般的严寒。在格陵兰岛的“瑞士营地”,带队的科学家孔瑞德·史泰芬(Konrad Steffen)用自己裸露在外的双手连接自动化大气监测站的线路。

这架安置在冰面上的金属塔可以测量气温、风速和降水量。每小时史泰芬都会收到由30多个与卫星相连的类似装置收集到的信息。

“柯尼(Koni)”是史泰芬的昵称,他于1990年为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of Zurich)建立了瑞士营地。但柯尼和他的研究并未就此止步。

柯尼是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环境科学院院长,同时身兼多个国际气候委员会委员职位。他在格陵兰岛的工作由美国航天航空局(NASA)资助,该局对柯尼工作的关注充分说明他的工作的重要性。

如果格陵兰岛的冰盖完全融化,海平面将上升7米。“格陵兰岛失去的冰层已超过它通过降水所补充到的,”柯尼告诉swissinfo。

“近年来冰层的融化速度比模型预测的快得多,每年损失的冰量超过了阿尔卑斯冰川的总量,”他解释说。“主要问题就是:它将怎样继续?”

巨大消融

由柯尼和他的科研小组所做的研究证实,自1979年起冰融趋势不断加大,上世纪90年代北极冰川和冰冠面积缩减进一步加速。

“过去的17年中气温持续升高,”柯尼表示。“最大增幅出现在冬季。现在的气温比1990年高出5摄氏度。”

柯尼工作的一部分是研究气候与冰盖的相互作用关系,根据他的观察记录,越来越多的融水流入海洋,这就减少了对太阳光的反射。

这位瑞士科学家警告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简称IPCC) 今年所作的报告中低估了海平面上升的预测数字(到2100年上升200-500毫米)。

他指出“冰盖的动态响应”可能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本世纪末海平面上升可能达到一米。“当你意识到有多少人生活在海边时,才会发觉这个数字很可怕。”

热膨胀

然而,不只是地表冰层融化会导致海平面上升。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水受热膨胀而造成的海洋热膨胀。

塞巴斯廷·巴虎来自瓦莱州(Valais)的锡永市(Sion),他如今在位于遥远的斯瓦尔巴特群岛朗伊尔城(Longyearbyen)的斯瓦尔巴特大学(Norway's Svalbard University)进行海洋冰层特性的研究。

“现在的冰面厚度约为60厘米,这仅是两年前的一半,”巴虎透露。他的博士学位研究课题就是气温对海洋冰层特性的影响。

他表示,去年虽然降雪量丰富,但它却没有冻结并附着于原有冰层之上,这点很令人费解。

“3月初的冰面几乎承受不了一只猫的重量,这与往年同期相比非同寻常,”他指出,即使他不清楚这是否与全球气候变暖有直接联系。

巴虎的研究是了解海洋冰层对不同气候条件作出何种反映的关键。举例来说,这对石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无法预测的浮冰能够撞毁石油钻井平台,导致环境灾难。

迄今为止,巴虎唯一能做的结论是,由盐水、纯冰以及海水构成的海洋冰层是“反覆无常的”,这就意味着,科学家们对温度上升后海洋冰层在融化前体积会膨胀或收缩这一问题仍无法取得一致意见。

巴虎希望自己的测量数据能提供一些答案。

swissinfo就Pierre-François Besson和Luigi Jorio的相关文章编写

数据资料

瑞士科学委员会于1984年创立瑞士两极研究委员会(Swiss Committee on Polar Research,简称SCP)。

瑞士两极研究委员会支持对南北两级的研究,它也是为增进跨学科交流而设的信息平台。

委员会所属的科学家们都参与多边欧洲科研项目,包括进行中的南极冰核研究。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营地

史泰芬及其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同事于1990年在格陵兰岛西部建立“瑞士营地”。

与其相距最近的人类驻地伊路利萨特(Ilulissat)也在70公里以外。该营地位于海拔1100米的冰层顶部,正好处于冬季雪堆与夏季积雪形成的分界线边缘。

瑞士营地近期获得的数据证实了气温的上升和冰盖运动的加速。

End of insertion

朗伊尔城

斯瓦尔巴特群岛位于欧洲大陆以北,由北冰洋上的一群岛屿构成。其中三座岛屿有人居住,分别是斯匹次卑尔根岛(Spitsbergen)、熊岛(Bjørnøya)和湖普岛(Hopen)。

其中最大的人类驻地为朗伊尔城;最小的是在湖普岛上的挪威气象站,只有4人。

作为其在朗伊尔城斯瓦尔巴特大学地球物理学课程的一部分,塞巴斯廷·巴虎正在为他的博士学位进行研究,课题是海洋冰层的热性质。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