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安乐死再次成为瑞士的一大话题

为自杀者提供被动帮助,在瑞士是被允许的。

(Keystone)

瑞士是世界上少数的几个允许安乐死的国家之一,安乐死一向是一个受争议的问题。瑞士政府新近决定不制定新的法律来限制安乐死现象,这一决定在瑞士媒体及许多党派中引起强烈的负面反响。

而对于瑞士联邦来说,如果执行安乐死的人能够认真遵守现有的法律,就已经能够约束滥用安乐死事件的发生。

瑞士联邦对安乐死问题不再制定更多法律的决定,在社会上引起了争论。

«新卢塞恩报»(Neue Luzerner Zeitung)将联邦的这一决定评价为:“可以理解,但不乏懦弱”,他们认为联邦议会不愿染指诸如安乐死这类棘手的问题。现在国会必须出面解决这一问题,否则会让人认为瑞士是一个向重大问题屈服的国家。

«一瞥报»(Blick)希望,各州刑法机构应该对联邦议员布劳赫(Blocher)提出的警告给以重视。他们说:“对滥用安乐死的现象应该给以真正的追踪,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那些逐渐增多的‘死亡旅行’及一些‘协助死亡组织’的可疑行径。”

而对联邦来说,对协助自杀的行为需要明确的规则及独立的监督。因为协助死亡的自由性,并不预示着可以将“死亡”作为一种用来交易的商品。

联邦对其不制定新法的决定解释是,不愿对死亡协助给以支持,如果再立更多法律,得到支持的将只是那些为牟利而提供安乐死的人,而不是协助死亡这一严肃的工作。

«时间报»(Le Temps)的评论最为苛刻:“为避免做出困难的决定,联邦一段时期来已经不决定任何事情了。”前一阵的军犬事宜,被联邦交付各州处理,现在这个协助死亡问题,联邦又采取了同样的态度。

而«自由报»(Liberté)却持另样的态度,报道说:“自杀行为只能使人感到遗憾,能够做到的只是尽力制止这一行为的发生。但是自杀是一个人自己的决定,也是人最终的自由选择。”

“难道国家连这一最后的决定也要干涉吗?官员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检查棺材的卫生?检验毒药的质量?还是对最后的账单进行审核?”

大多数政党表示不满

瑞士的各大党派对联邦的这一决定表示不满。社会民主党(SP)、自由民主党(FDP)和基督民主党(CVP)对联邦给以了指责并将寄希望于国会。自由民主党将就这一问题在6月夏季大会上向国会递交一份动议提案。

唯一对联邦的这一决定表示赞同的是瑞士人民党(SVP), 发言人Roman Jäggi说,人民党根本就不赞同安乐死,因此反对立法承认任何形式的安乐死。

布劳赫路线

联邦的这一决定遵循了司法部长布劳赫的意见,联邦司法警察部在一份报告中决定,瑞士现有的法律,足够对滥用安乐死行为给以限制。

为了填补该项法律的不足,联邦院的法律委员会提出了一项动议提案,要求联邦制定出新的相关法律。这一要求已于2003年6月由联邦院、2004年3月由国民院上交给联邦。

但是联邦最后还是做出决定,不立新法。司法部长布劳赫说,建立新的法律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普遍性的规则无法针对特殊情况下的重大问题,所以这样的法律是毫无用处的。

布劳赫领导的联邦司法警察部在上交联邦的一份报告中提出,与制定法律相比,瑞士医药科学院所制定的方针政策能够更好地约束滥用安乐死问题。

swissinfo

相关信息

瑞士是欧洲在安乐死范畴最自由的国家之一。在欧洲只有荷兰和比利时允许在一定条件下进行死亡协助(在他人帮助下执行死亡过程)。

在瑞士,主动、直接协助自杀被看作是谋杀,要受到法律制裁。

而被动进行死亡协助(通过给药物(比如强力镇痛剂)来缩短病人的生命)则是合法的。

关闭病人维持生命的医用仪器的死亡协助同样被允许。

陪同病人服下致命药剂的死亡协助也是被允许的。

信息框结尾

数据资料

协助自杀和所谓的赴瑞“死亡旅游”近几年在瑞士有所增加。

2003年瑞士有272人在外界的协助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其中三分之一被协助自杀的人来自国外。

这一数字是今年登记在案的被协助自杀人数的五分之一。

2003年死亡协助组织Dignitas陪同90名来自国外的人在瑞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2000年这一数字还只是3人。

2005年死亡协助组织Exit陪同162名来自国外的人在瑞士自杀,90年代初期的这一数字为30人。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