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森林火灾的预防 从焦黑的山坡,到多彩的生物多样性



2003年洛伊克森林大火是瑞士史上罕见的一场

2003年洛伊克森林大火是瑞士史上罕见的一场

(Keystone)

满眼是烧焦的树干、巨大的黑斑-从澳大利亚到南北美洲,甚至地中海,只要是森林茂盛的炎热国家,都熟悉这些场景。

今年瑞士人再次回忆起有生以来本国最大的一次森林火灾,即2003年发生在南部瓦莱州洛伊克村(Leuk)上方的大火。

瑞士国土面积不大,这意味着国内森林面积在国际对比中也微不足道。洛伊克的火灾“只”摧毁了300公顷森林。可它的“小”却也意味着森林与居民区的距离,常常近在咫尺。

洛伊克并不是给国民意识刻下烙印的唯一火灾。仅在两年多前的2011年4月,罗讷河谷(Rhone valley)对面、近菲斯普(Visp)的一场火灾烧毁了100公顷森林。而瑞士东南头米斯泰尔山谷(Val Müstair)发生的一场森林大火,距今也不过30年而已。

大自然复苏 火中涅磐过后,森林重获新生

曾经吞噬了阿尔卑斯山脉数百公顷林地的一场大火至今令人们记忆犹新。10年前的那场火灾燃烧了一夜,在洛伊克(Leuk)村上方山坡,火势迅速蔓延,火线超过1公里。 10年过去了,那片森林已经重现生机,并且孕育出新的物种。(rts/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防护作用

瑞士的一个主要问题,便是山坡森林植被在保护基础设备不受雪崩、泥石流或落石破坏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就是说,必须立即采取紧急措施。

至于该采取哪些步骤,要取决于森林的性质。菲斯普烧掉的森林面积中,约有95%起着防护作用。而在洛伊克,虽然烧毁的森林面积更大,却只有一小部分起着相同功能。

为防止土壤侵蚀而立即采取的一个步骤是交错砍伐-将烧焦的树木砍倒,只留下矮树桩搁置树干,用来加以固定。

“在洛伊克,只有交错砍伐才是实施起来相对较快、成本还合理的步骤,”上瓦莱森林与地形局(Upper Valais Forest and Landscape Office)的奥尔本·布里格尔(Alban Brigger)透露:“之后在菲斯普我们也采取同样措施,经证实非常有效。不过我们还必须搭建防护网等。”

另一选择是栽植树苗。瓦莱州-洛伊克和菲斯普所属的州-不太倾向这个选择。重新栽种的树木不多,这么做也只是为了加速森林的再生。

而在米斯泰尔山谷,树苗则是在交错砍伐前就已种下,之后用砍伐下的老树围起来以防鹿群破坏,因为野鹿爱吃嫩树苗。那片森林的位置特殊,正位于瑞士与南蒂罗尔州国家公园之间,是动物群的迁徙走廊。

虽然重新植树比搭建防护网和其它人工护栏要便宜得多,可它也并不真的廉价-树苗需要呵护,尤其是需要水。米斯泰尔山谷的浇灌持续了5年,尽管只是在旱季。即使这样,浇灌成本也差不多赶上了最初的植树成本,格劳宾登森林与自然灾害局(Graubünden Office of Forests and Natural Hazards)的汉斯约格·韦伯(Hansjörg Web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每种情况下,都必须对处理成本与利益作出仔细掂量。

“我们真的不想冒任何风险,”韦伯表示:“我还会采取同样的做法。”

防护林

瑞士三分之一的国土被森林覆盖,其中约一半具有防护作用,保护居民与基础设施不受雪崩、落石、滑坡与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破坏。

大多数防护林都位于山区。

2008-2011年期间,联邦政府每年投资2.5亿瑞郎(约合16.8亿元人民币)用于自然灾害的防护:其中24%用于对森林防护功能的维护与改善。

各州则负责确保森林的基本管理工作。

在联邦环境局的网站上,该局公布了各个州的最新火灾风险清单,及各州采取的相关措施信息。

各州还负责火警与消防。

该局对灭火的技术设备加以支持,例如消防贮水池与消防龙头的安装。

该局还与瑞士联邦森林、积雪和地形研究院一起制订应对森林火灾风险的战略方案。

联邦森林、积雪和地形研究院收集森林火灾资料,以协助战略措施的开发。

来源:联邦环境局

信息框结尾

自然更新

最终,经历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森林会完全自我更新,不过它们的构成会发生变化,这是因为不同树种对火灾会作出不同的反应。

山坡较低位置的橡树被洛伊克大火烧至树根,但没出5年树桩就重新发了芽,而苏格兰松就未能复苏。

“火灾越多,重新发芽的橡树就越多,可死掉的松树也越多,”瑞士联邦森林、积雪和地形研究院(WSL)干扰生态学研究小组主任托马斯·沃尔格穆特(Thomas Wohlgemuth)解释。

在米斯泰尔山谷火灾之后,一些落叶乔木自己长了出来,以前那里从未长过这类树,韦伯指出。这些树包括向来生长在山谷里的杨树、柳树、桦树与接骨木,它们轻飘飘的种籽被风携带,在被烧毁的原有森林的土壤上扎下了根。

“这当然是件非常好的事,因为它们是帮助固定土壤的树种。”这些树木对那片森林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鹿群更喜欢落叶乔木,这也意味着它们会放过针叶树幼苗。

学习到的预防教训

沃尔格穆特指出,绝大部分的森林火灾-至少80%-是人为造成,通常出于粗心,有时也有人纵火。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夏季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干燥,火灾风险也越来越高。

“但我们了解这一点,因此也加强了预防措施,”沃尔格穆特说道:“这一切自洛伊克森林火灾后开始。过去10年里,森林火灾破坏面积出现下降。我们不知道是否这出于运气,还是更佳预防措施的初期成果。”

采取的措施中,包括增加水源,修建穿越森林、供消防车通过的路径,以及为消防队员提供更好的训练与装备。此外,还包括改善警报系统,和提高公众意识。

“我们还专门为直升飞机建造了灭火设施,好让它们快速装水,”韦伯表示:“1983年我们可没这些。”至于成本-火情伊始,叫直升飞机来灭火只需几千瑞郎,可要恢复森林被烧毁所造成的损失,却要千万瑞郎。

他还透露,当地人也更加警惕,只要注意到可疑烟雾,就会毫不犹豫地打电话通知林业部门。

瑞士发生的森林大火

在过去的20年中,瑞士平均每年发生90起森林火灾,烧毁374公顷森林。

森林大火爆发的原因很难确定。90%是人为造成的,其中12%为故意纵火,10%由闪电造成。

造成火灾的人为疏忽包括:未完全扑灭野餐用火;乱丢烟头;某些林业和农业活动(焚烧秸秆或机械火花);大风引起的高架电缆粘连在一起;军队射击演习等。

瑞士阿尔卑斯以南地区最易发生火灾,尤其在提契诺州和格劳宾登州。

这些地区在夏季会积累许多生物垃圾,比如板栗垃圾尤其易燃,再加上冬季降水很少,令森林土地干燥,因此在晚冬和早春季节最易发生森林火灾。

每年瑞士阿尔卑斯中部地区会发生10-15次火灾,多在瓦莱州,大多发生在夏季,当温度高,树皮干燥的时候。

在过去的30年中,阿尔卑斯以北地区的森林火灾也在增多,这是因为高气温的干旱时期增长。

资料来源:联邦环境局

信息框结尾

悲痛

火灾后的现场很少能让目击者无动于衷,即使这人是专家。

“我第一次去(菲斯普)森林时,也被深深震撼,”布里格尔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还清楚记得所有烧焦的树木发出的刺鼻气味。起初你顶着这种压力夜以继日地持续工作两、三周,无法仔细体会。后来当我在晚上醒来,这些树木的气味还留在我的鼻腔里。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你能渐渐与之拉开距离。”

30年过去了,韦伯仍能记起米斯泰尔山谷的大火是怎样烧了3个星期:人们都很害怕,因为不知道火灾会不会停止。

后来他的部门为当地人组织了几次公开巡视,把所做的工作展示给他们看。“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要让公众知情。”

沃尔格穆特非常清楚,人们总想知道损失会持续多久,但他抱着积极看法。

“我可以说,这种情况只会持续一、两年,之后便是一种恢复过程。洛伊克火灾后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更新状况,无论是植物、昆虫和鸟类,生物多样性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加。这是非常多彩的现象,也非常有意思,”他最后表示。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