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瑞士学校怎样适应新冠疫情

意大利贝加莫市瑞士学校的在线学习亲体验 Educationsuisse

在18所海外官方瑞士学校当中,有几所就位于世界上新冠病毒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不少瑞士学校这次都深受疫情影响,不得不停课封校。让我们听听他们对未来的展望。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9日 - 09:00

“这些学校全都被迫迅速改为远程教学,尤其是在中国和意大利的几所。由于这几个国家停课的命令来得意外,学校未曾做好准备,迎接这一重大步骤,”海外瑞士学校组织(educationsuisse)会长芭芭拉·苏尔策·史密斯(Barbara Sulzer Smith)透露。她注意到,其他位于疫情暴发较晚地区的学校就有更多的准备时间,可以从中国和意大利的学校汲取经验。


swissinfo.ch

压力

据苏尔策·史密斯介绍,随着世界各地的学校相继停课-连瑞士的学校也停了两个月的课-这给收费制海外瑞士学校继续授课造成了巨大压力。

其中的一个特殊挑战,是怎样让学生跟上德语课的进度,因为很多孩子只在学校学习德语。Educationsuisse(多语)因此开始了DigiDeutsch项目,让许多在禁闭期间功课不多的瑞士高中生跟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学生结成对子,帮他们上口语课。

另一个不好决定的问题,是在海外教书的瑞士老师到底应该留下,还是应该回瑞士。

到结束时,DigiDeutsch项目包括98名来自瑞士的学生和100多名西班牙与意大利学生。 J. Wüger

“我们有的老师想回瑞士,但我们的立场是,他们应该留在授课国,因为我们必须知道到学校复课时,他们能够及时返回,”苏尔策·史密斯说,同时指出确实有个别老师因形势艰难不得不回了瑞士。

这位会长还指出,各学校现在正经历“非常严重的”财政压力。一些家长希望学校退还学费,而另一些则因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无法继续缴纳学费。苏尔策·史密斯估计,下学年学生重新注册的比例将平均下降10%。

罗马:学校里的社交距离

意大利是欧洲新冠疫情的暴发中心,确诊病例总数超过24.4万,死亡人数逾3.5万。

3月5日罗马瑞士学校与全意大利一起关门停课。教职员工加班加点给学生准备下面一周的作业,同时刻苦自学数字工具的使用。“仅仅10天后远程教学就已开张授课,”克劳迪娅·恩格勒(Claudia Engeler)表示。

按照意大利的疫情措施放宽计划,罗马瑞士学校准备于9月9日复课,届时教师与学生之间需保持两米距离,学生之间则要保持一米距离。“可是我们只能在得到意大利的指导策略之后才能真正行动。取决于新感染病例的数量,这些策略可能要等到学校开课前才能定得下来,”恩格勒说道。

波哥大:通力合作

拉丁美洲仍然处于疫情之中。瑞士学校Colegio Helvetia位于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该市市长已对某些社区下达了严格、分片实施的两周隔离令。(据路透社报道(英),在哥伦比亚近13.4万个确诊病例当中,波哥大就占了32%。)

那里的瑞士学校于3月13日停课。在关闭学校这件事上,政府一夜之间改变主意,但如educationsuisse最近的一封新闻信所述,这所学校仍得以“在破纪录的时间内”,让本校学生用上他们的Helvetia en Casa远程学习项目。在某些情况下,该校还利用校车向低年级学生递送教案。不过新闻信也提到,对所有的学生来说这都是“一个陡峭的学习曲线”。

新学年本应在8月18日开学。该校希望慢慢恢复在校教学,但副校长塞德里克·舒皮瑟(Cedric Schuppiss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到2020年底前最多也就是“一半一半的授课方式”。这意味着一半学生来校上课,另一半留在家,每周对调一次。

前景难料与变化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学校复课做出极其严格的规定,例如要对教职员工及学生做健康检查,要实施结构措施等,苏尔策·史密斯表示,要满足所有条件实属难事。

作为海外瑞士学校最新成员的北京分校设在一所规模更大的国际学校内,它将何去何从如今仍不明朗。另一个问题则是,本应前往北京的新任瑞士老师仍未拿到工作签证,也就去不了中国。

苏尔策·史密斯指出,面对这一切不确定之事,未来几年势必会极具挑战性,尤其是就财政而言。但面对困境的不仅是瑞士学校:包括德国学校(英)在内的其他国际学校也都深受疫情危机冲击。不过苏尔策·史密斯透露,瑞士政府称将会介入,为这些学校提供一些额外资金。

如果说因疫情停课有哪样积极效果,那一定要数“被逼上梁山”用起远程教学,连瑞士的老师们也发现,“这无疑促使我们朝向数字领域迈近了一大步”,Colegio Helvetia副校长舒皮瑟如是说。这些变化中有一部分可能将会被保留下去。

文中关于意大利的数据更新于7月23日。

海外的瑞士学校

一共18所,全部获得瑞士政府批准

学生总数约为7’500人,包括当地人、瑞侨,大约20%拥有瑞士护照(瑞士国籍不再是入学条件)

收费制,但由给予教学支援的州赞助;办学资金由政府支援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