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人們總是無視我的瑞士人身份

我在瑞士出生和長大,擁有瑞士護照,並且我的母語是法語,帶有明顯的沃州口音。我的德語和意大利語都很流利。我在工作中經常講德語,上學期間由於我數學不好,因此我選修了意大利語課程。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30日 - 09:00
Alexandre Afonso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由於我曾在大學裡教授瑞士政治,所以我可能比大多數瑞士人都更加了解祖國的政治和歷史。例如,我知道奧地利的福拉爾貝格州(Vorarlberg)於1919年投票要求併入瑞士,然而瑞士選民予以否決。我可以很自信地解釋為什麼“共識”是我們政治體系中非常重要的特徵。我讀過布萊斯·桑德拉(Blaise Cendrars),弗里德里希·迪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等人的經典作品,也曾讀過《雅卡利的神奇歷險》。我知道托波利諾教授(Topolino)和坎頓諾教授(Cantonneau)是《丁丁歷險記》中出現的兩名瑞士科學家。我記得喬治·布雷吉(Georges Bregy)在1994年世界杯足球賽對美國隊的比賽中踢進的任意球。

然而在過去的12年海外生活中(曾住在意大利、德國、英國和荷蘭),我很少被視為瑞士人,也無人關心我的瑞士人身份。當被問到來自哪裡時,我總是回答瑞士(我出生和長大的地方),當對方感到驚訝時,我總是必須解釋我的父母來自葡萄牙,所以我的姓氏、黑髮和膚色都讓人覺得我不像是瑞士人。然後,在接下來的對話中,幾乎不會談到我的瑞士人身份。相反,對方更關心球星C羅(Cristiano Ronaldo)和阿爾加維(Algarve)的度假勝地。我也非常喜歡葡萄牙,我有很多親戚都住在葡萄牙,但我從未在那里居住過。令我感到吃驚的是,人們似乎更在意我的姓名和外表,而不太關注我的成長經歷。

我在意大利居住期間,經常在公交車上與一位法國人聊天,差不多半年後,他問我在哪裡學的法語,還說我的法語講得很不錯。我至今仍搞不懂,他是真的不知道部分瑞士人的母語是法語?還是無法想像有我這樣姓名和口音的人能把法語當做母語?在倫敦居住期間,我曾就瑞士大選接受過一家全球知名商業報紙的長時間採訪,然而我的名字甚至沒有出現在最終發表的報導裡。奇怪的是,報導中卻出現了其他瑞士“專家”的名字,這些人的名字聽著更有瑞士味。我想,可能是援引瑞士某大學穆勒(Müller)或呂蒂(Lüthi)的發言要比援引倫敦國王學院阿方索(Afonso)的發言聽起來更權威吧。

這真是紮心,因為在某些方面,我要比大多數瑞士人更加努力,才能被認可為瑞士人。我曾提交過入籍申請,在那之前,我是家鄉地區第一位當選地方議員的外籍人士。我努力學習瑞士的語言、歷史和政治,但是這些都不會讓我“長得像”瑞士人,因為人們的腦海裡似乎有種刻板印象,看所有事物都基於那種印象:瑞士人必須長得像這樣,瑞典人必須長得像那樣。在他們的印像中,特定的姓名或膚色必定與特定的國家存在聯繫。但問題是,如今人們的姓名或相貌幾乎無法反映他們的本質情況。

亞歷山大·阿方索是荷蘭萊頓大學公共政策學副教授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