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直接民主

瑞士女性争取投票权的漫漫长路

19世纪末,世界上首次有国家引入女性投票权。自1948年以来,普选权已成为一项普遍人权。但在瑞士,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男性拒绝给予女性这项权利。为什么要这么久?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08日 - 09:20
David Eugster

冷战结束后,瑞士最后一批女性也获得了她们的政治权利:联邦政府通过法律途径,要求还按照旧习俗公开投票的内阿彭策尔州(Appenzell Innerrhoden)以后必须允许女性参与表决。

当时,阿彭策尔州的女性参与联邦层面的投票已有20年时间了-但相比之下,这其实已经很晚了。

瑞士男性直到1971年才给予女性联邦层面的选举和被选举权。为什么会这么晚?

根本原因肯定是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女性天生就与政治无缘:反对女性参政的海报上反复出现被忽视的孩子从婴儿床上掉下来的画面,或者是孩子哭泣着站在被反锁的门前,还有爬满苍蝇的奶嘴和容貌干瘪、骂骂咧咧的老处女。人们担心女性一旦参政,就会忘记家务和生育。

但在国际上,持这样观点的不只是瑞士的男性。

投票权来得晚也不是因为瑞士女性没能早点儿要求这项政治权利。19世纪中期,瑞士的妇女运动就已经形成:1868年,来自日内瓦的Marie-Goegg Pouchoulin就成立了国际妇女协会(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femmes),这是第一个相当激进的国际妇女组织。

1886年.作家Meta von Salis在瑞士巡回演讲时多次谴责女性遭到的不公平待遇。1896年,第一次全国妇女大会在日内瓦召开,主要诉求之一就是女性的选举和被选举权。

虽然在其它欧洲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对女性投票权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但瑞士女性的工作却并没有换来投票权的嘉奖:在州层面实行政治平等的尝试失败了。即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一诉求无论在地方层面还是联邦层面都机会渺茫。

1957年,联邦委员会建议女性也有义务承担某种形式的民役服务,人们对这一提议感到愤慨。来自瓦莱州(Valais/Wallis)Unterbäch村的女性在那里进行了一场投票示威,第一次有瑞士女性将选票投入了投票箱,国际媒体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但她们的选票后来被宣布无效。

在其它国家,女性投票权是由民选代表提出的,而在瑞士,则必须由特权阶层决定谁才能享有民主权利-这场斗争一直持续到今天。谁才是“人民”,始终是一个协商问题。

但事情慢慢有了进展:个别村庄给予了女性投票权,然后是沃州(Vaud)和日内瓦州。而到了20世纪60年代,在政治圈内出现了一代女性活动家,她们不再像男性那样依赖良好的关系网和游说,而是选择了反抗。在苏黎世,妇女联合会每年都会在失去投票权的那天举起火把,来纪念她们被剥夺的权利-年轻女性会采取静坐示威和堵塞交通的方式。1969年,来自各年龄层的女性在联邦首都游行要求获得投票权。

在给予女性投票权的前一年,瑞士联邦委员会想签署《欧洲人权公约》-但附加一条将女性排除在政治权利之外的条款。考虑到抗议活动,联邦委员会决定再举行一次投票-这一次,也就是1971年,三分之二的男性赞成给予女性投票权。

然而,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获得投票权都没有为女性遭受的不公待遇画上句号:直到1976年,女性参加工作仍需得到丈夫的同意;婚内强奸在上世纪90年之前不被认为是违法行为。但是从那时起,女性能在如何改善这些问题方面拥有发言权,也能在议会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译自德语:王伯笛)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