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中国艺术岛

企业家兼外交官乌利・希客(Uli Sigg)。

今年六月,伯尔尼美术馆将清空展厅,为世界最大的中国当代艺术展做好准备。

此内容发布于 2005年06月08日 - 23:21

这次展出的展品来自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企业家兼外交官乌利・希客(Uli Sigg)的收藏。乌利・希客(Uli Sigg)住在卢塞恩Mauensee湖上的小山之上,四周清水环绕。六年前,乌利・希客和他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搬来后, 这里的城堡便成为艺术之地。

这座历史悠久的庄园里,无处不显露着乌利・希客的艺术热情,从谷仓到厕所,再到卧室:都摆满了中国艺术品,从艾未未到庄辉。

前往中国

希客在中国工作时,开始对中国艺术产生热爱。1979年,今天已经59岁的希客第一次前往中国。当时,他作为瑞士讯达公司(Schindler)的代表来到中国,是中国和西方国家的首家合资企业的领导人。

后来,希客任职于瑞士驻北京大使馆,成为中瑞文化间的敏锐架桥人。他曾经促使巴塞尔建筑师Herzog & de Meuron在北京参加了体育场的设计工作,并与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取得联系。现在,希克客每年多次到中国旅行。当被问到是否能愿意在中国永远居住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是。

填补空白

希客开始在中国寻找艺术家的时候是非常谨慎的,后来逐渐明确果断。多年后,他终于建立了一个广泛的关系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那么简单:当时很多艺术家都属于地下艺术家,而以他的身份拜访艺术家工作室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乌利・希客为先锋的西方收藏家开始表现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趣。“当我意识到,在中国还没有私人或组织有系统地收集或记录这些艺术品时,我决定填补这项空白。”九十年代中期,他开始了系统的收集。1998年,希克创建了一个艺术奖项:“中国当代艺术奖”。他希望能借这个奖项吸引西方管理人员的潜在注意,并最终达到了这一目标。

造型、色彩、完美

中国当代艺术到底是怎样的呢? 色彩丰富且造型多样,安静而深刻,通常表现出完美技术和多面性。很多艺术作品看似偶然,但常常通过附加知识表现出更深层的含义。例如,邱世华的精美的白色风景作品, 表达了作者与道教的深层冲突。张晓刚以家庭为主题的绘画作品也表现出类似的矛盾:只有了解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才能完全理解作品中的忧郁。

东方与西方:禁忌不同

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冲突或结合是中心的主题:如艾未未著名作品,画有可口可乐的标志的旧石器时代的花瓶;方立均通过红色和绿色的造型,对立地表现了新旧中国;洪磊拍摄并疏远了中国传统的水墨画;表演艺术家张洹在脸上写满汉字,直至认不出本来模样。

乌利・希客认为,在伯尔尼艺术博物馆的展览将很难在中国举行。瑞士和中国有着不同的禁忌:一些中国人会对简单的裸体造型或一名女艺术家的月经图片记录感到困惑;而瑞士人则很难接受所谓的“身体艺术”,即对无生命的人体进行艺术创作:希客以胎儿装置的艺术照片作为例子说明。

独一无二的收藏

我们今天已经清楚地知道,乌利・希客的收藏是独一无二。今后收藏将何去何从还未有定论,现在一些有名气的组织已经希望收购这批收藏。目前,Mauensee城堡已经四壁空空,大部分的艺术品被运往伯尔尼,在美术馆参加大型展览。这也是这批收藏品第一次以如此大的规模被展出。“麻将--中国当代艺术希客收藏展”(Mahjong. Chinesische Gegenwartskunst aus der Sammlung Sigg)将于2005年6月12号到10月16号展出。

译文来源:《联邦报》(Der Bund)

数据资料

乌利・希客(Uli Sigg)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指从20世纪80年代到今天的艺术创作。
希客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是目前世界最大最全且内容最丰富的,包括180名艺术家的1200件作品。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