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的国际青年交流项目-ICYE

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人要在瑞士作一年的义工

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人要在瑞士作一年的义工

来自乌干达的青年人马丽和来自墨西哥的拉斐尔,他们都想知道:其他国家的人怎么生活?其他国家的文化又是怎样?所以他们选择了到瑞士来作一年的义工。

和其他近20位年轻人一样,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参加了国际青年文化交流协会(ICYE)的交换项目,他们将在幼儿园、学校、残疾人公寓等福利场所体验瑞士的生活。













22岁来自乌干达的马丽(Mary Birungi)和18岁来自墨西哥的拉斐尔(Rafael Martinez de Alvo Calero)是这个项目的参与者。作为交换,瑞士也会每年派出本国青年去国外进行社会工作。

今年,参与这个项目到瑞士来的大部分年轻人都来自拉丁美洲,也有一些来自非洲和亚洲,还有一位来自德国。

经济系学生马丽希望可以休息一下,过一种全新的生活:“我早就想在瑞士生活一段时间了:这里政治稳定,从来都没有过战争,”她对swissinfo.ch说。

拉斐尔在墨西哥马上就要高中毕业,他一定要学习德语,但他没有得到ICYE项目提供的在德国的交流机会,所以他选择了瑞士。

第一印象

“到了苏黎世机场,我等了很久才被接走。在我等待的这1个小时之内,没有任何人问我是否需要帮助,”马丽说。

在乌干达可绝不会是这个样子:如果是外国人遇到了问题,那么不出10分钟,就会有人前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因为我还不会说德语,所以到了苏黎世机场,我什么都听不懂,”拉斐尔对swissinfo.ch说:“我在瑞士坐的头一趟列车,车身上喷满了涂鸦。这绝对让人惊讶,瑞士在墨西哥可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国家!”

信任很重要

“我现在知道了,瑞士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变得友好、相互信任和相互帮助,”马丽在这里住了半年之后,已经有了瑞士朋友,他们有时一起去吃饭、喝东西、看电影。“还有我的寄宿家庭:在这里就跟在我乌干达的家里差不多”。

拉斐尔在下班后也会和自己的瑞士同事见见面。刚到瑞士的时候,他可是经常会想家的,他笑着说。

经历种族歧视

马丽最近在瑞士经历了种族歧视。“在一列拥挤的火车上,我问一位老年妇女,是否可以坐在她旁边。她说不行。然后她却问旁边站着的一个瑞士小孩,是不是愿意坐在她身旁”。

这让这位年轻的乌干达女孩感到震惊,“那位女士至少应该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做在她旁边,但这样…”

拉斐尔认为一些老年人对他不够信任,特别是当他们在谈话中发现,他来自拉美的时候。

特别的工作

马丽作为实习工在伯尔尼的教育康复学校内工作,这所学校有近50名残疾儿童。“我们为他们供餐、教他们说话、阅读、计算,还和他们一起唱歌”。

与在乌干达学经济相比,这是一份很特别的工作。“不过我很喜欢在学校的这份工作。我自己也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还可以天天和人打交道”。

拉斐尔全天都在托儿所工作。“这工作要和孩子们在一起,最小的只有3个月,其他的在4-5岁之间。我很喜欢,我还可以边工作、边学德语”。

期待和现实

“15岁的时候,我们在学校里这样谈论瑞士:瑞士人准保个个像警察。但这不对,”马丽笑着说。

人们还说,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非常贵。“这个说的对,在这里生活太贵了。而且离了信用卡寸步难行”。

拉斐尔觉得这里很棒:“一切都组织得很好,也很干净。在这里,人们可以很好地生活。”他还想念些什么呢?温暖、开放,还有墨西哥人的笑。“瑞士人都有些冷,不太开放。当然不是所有人。如果在火车里笑得太响,可能会招致他们不快”。

不爱瑞士奶酪

这里的食物和在非洲的完全不一样,马丽说:“在乌干达,我们的主食是香蕉、红薯和木薯”。只有在喝茶的时候,才会吃面包。

“还有那个瑞士奶酪!我一点都不喜欢,很难消化。”至于其他的东西,比如意大利烩米饭和各种各样的汤,她倒是很喜欢。

拉斐尔认为,人们应该渐渐习惯于瑞士饮食。“现在我觉得挺好,除了一样东西:瑞士奶酪,我实在是不喜欢,和马丽一样,”他笑着说:“但我们托儿所马上就要举办奶酪火锅聚会了,无论好坏,我都要和他们一起吃”。

在乌干达帮助残疾儿童

结束在瑞士1年的义工生涯后,马丽将回到乌干达结束她的学业。

“之后,我希望在乌干达做些类似的事情,就像我在瑞士学到的那样。在乌干达,无论是父母还是政府,都不会想到,把精神或身体残疾的儿童送到学校去。人们会认为,这是一种金钱和时间的浪费。只有富有的父母才能把残疾儿童送到学校去”。

在瑞士,她亲眼看到这些孩子们所取得的成绩,只要人们为孩子们付出努力。“我要在我的故乡和政府、委员会就此讨论,看看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

天堂样的公共交通

马丽还想把瑞士的公共交通“带回”乌干达去。和马丽一样,拉斐尔也很羡慕:“火车时时刻刻都有,通往任何地方,小火车、有轨电车,公路,都修得很棒-天堂一样。我们那里只有货运列车、巴士和公路,但设施都很差”。

还有令她印象很深的是,瑞士大街上看不到流浪汉。“而且政治体系也这么好,人们都有工作,不像在乌干达”。

但这里她也有一个小小的障碍:“工作当然很好,但还必须准时,这对非洲人来说,真是太难了”。

在国外做义工

国际青年交流项目-ICYE是一项在近30个国家开展的青年交流项目,参与该项目的各国青年,可以在国外从事6-12个月的社会工作。也有短期项目,时间是1-4个月。

项目参与者为18-30岁的青年。该项目的宗旨是通过在国外生活,增进各种文化间的交流与理解。此外做义工也可以促进外语的学习。

瑞士非盈利组织ICYE每年向20位瑞士青年提供类似的机会。该组织也负责国际交换青年在瑞士的实习工作。

瑞士国际青年交流协会隶属于国际青年交流协会,有30个国家参与了该协会。瑞士国际青年交流协会还在为交流项目寻找寄宿家庭。

信息框结尾

国际青年交流组织的历史

二战结束后不久,国际青年交流组织就在美国与德国签订的双边交换项目的基础上成立了。当时的初衷是促进交战双方的和解。

之后便有近30个国家参与了该项目。每个参与国都有独立的国际青年交流组织委员会,负责安排管理进行交换的青年人。所有这些委员会共同组建了一个总部设在柏林的国际联盟。

如今的瑞士国际青年交流协会委员会于1960年作为独立的协会在伯尔尼成立,并从此开始帮助瑞士青年参与国际交流项目。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