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能否说服本国民众接种新冠疫苗?

反疫苗接种人士参加抗议活动,反对疫情防控措施。他们认为这些措施剥夺了个人自由。他们还担心疫苗接种会成为强制性政策。 Keystone / Urs Flueeler

目前几种潜在的新冠肺炎疫苗正处于研发的后期阶段,下一步就是要说服广大民众接种疫苗。在瑞士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在疫苗接种方面,瑞士是态度最为犹豫的国家之一。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0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今秋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汹涌来袭,每日新增病例数创下历史新高,一项全国性的调查中有个问题是:你是否愿意接种新冠疫苗?

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28%)表示不愿意。近半数(47%)犹豫不决,称他们只在没有副作用的情况下才会接种疫苗,否则他们会“等等看”。

瑞士人对疫苗接种犹豫程度的国际对比

《柳叶刀》(The Lancet 英)外部链接杂志曾于2020年9月发表了对149个国家民众疫苗信心做的大规模调研,瑞士法语广播电台(RTS)对此做过报道。调研发现,近年来瑞士人对疫苗的态度越来越犹豫。2015年至2019年间,认为疫苗很重要的人所占比例从65%下降至53%;相信疫苗有效的人也越来越少(从2015年的50%降至2019年的45%)。在此期间,只有对疫苗安全性的信心有所增加(从30%上升至33%)。

该调研部分借鉴了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英)外部链接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研究,那项研究将瑞士列为世界上疫苗怀疑程度最重的五个国家之一。约22%的瑞士人认为疫苗不安全,在欧洲这一比例仅次于法国;9%的瑞士人认为疫苗对儿童而言并不重要。

今年夏季世界经济论坛(英)外部链接在27个国家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成年人强烈同意或部分同意“如果有了新冠疫苗,那么我会去接受疫苗注射”的这种说法。在法国,这一比例是59%,在德国,该比例为67%。瑞士未被这项调查覆盖,但在10月至11月接受瑞士广播电视集团调查的人中,只有16%的受访者表示,一旦疫苗问世,他们会立即接种。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资讯 SWI swissinfo.ch的母公司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对4万人进行的调查证实了以往调研中观察到的趋势,即人们对疫苗表现出普遍质疑。放眼全球,瑞士人对疫苗的信心水平排名倒数(英)外部链接。在全球疫情肆虐之际,各种不确定因素和泛滥成灾的错误信息根本无助于消除这种犹豫情绪。

目前距离有效的新冠疫苗问世还有几个月时间,因此瑞士政府还有时间制定计划并开展宣传活动。但这项工作的推进存在一些障碍,比如社交媒体上那些精明的反疫苗接种人士。观察人士表示,他们的言论有可能会影响目前仍然迟疑不决的人。

外部内容

反疫苗团体的声势日渐壮大

为了掌握网上反疫苗运动的规模,总部位于英国的“打击数字仇恨中心”(CCDH)做了一次调查分析。它在社交媒体上发现了400多个英文反疫苗账号,共计拥有5’800万粉丝。这些账号不断针对疫苗的重要性和安全性推送虚假或误导性的说法。

该中心在分析(英)外部链接中指出:“新冠疫情成了反疫苗者发展壮大的机会。” 2019年以来,最受欢迎的反疫苗者账号的粉丝数量增长了19%。

在弗里堡大学社会心理学研究员帕斯卡尔·瓦格纳-埃格(Pascal Wagner-Egger)看来,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他表示:“我们知道,在人们普遍感到焦虑的时候,未经证实的谣言和猜疑会增加。”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疫情会为错误信息在网上传播和驻留提供更多的机会。

有迹象表明,反疫苗运动团体正在利用这场疫情来推进其政治议程,目前有人正努力发起一项公民动议,以防止瑞士实施强制疫苗接种政策。批评人士认为这只不过是耸人听闻而已。目前并不存在这样的强制性政策(只有两个州强制要求接种白喉疫苗),所以说是否接种疫苗仍然取决于个人选择。历史学家洛朗·亨利-维格诺(Laurent Henri-Vignaud)在接受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采访时指出(法)外部链接,瑞士的做法很独特,因为选民们早在1882年就以压倒性的优势否决了一项关于强制接种天花疫苗的法律。

尽管当前的《流行病法》允许政府对某些风险群体(例如养老院工作人员)强制实施疫苗接种,但这么做需要满足两个前提:一是已经没有其他方法能够控制疾病,二是那些拒绝接种疫苗的人不会因此受到惩罚。

虽然目前各国还在讨论如何确保本国民众能够广泛接种新冠疫苗,但疫苗怀疑论者却对瑞士各种政策传闻感到惶惶不安,比如说只有持有疫苗接种证明的人才能出行

“我们从未在反对麻疹或HPV(人类乳头瘤病毒)疫苗运动中看到这种强度的(反疫苗情绪),但总的来说,问题是一样的,”联邦公共卫生局疫苗接种建议负责人马克·维奇(Mark Witschi)表示,“这是一种信仰,如同宗教一样。”

瓦格纳-埃格说,和阴谋论者一样,反疫苗者往往不相信政府和科学。他在社交媒体上与反疫苗团体成员进行接触,以此开展他的阴谋论研究工作。

瓦格纳-埃格补充道:“疫苗接种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是人们往往‘一刀切’地认为它是很危险的事,说成是比尔·盖茨想毒害民众。”

鼓励迟疑者接种疫苗

维奇估计,3-5%的瑞士人坚决反对接种疫苗,他们对新冠疫苗的态度也是如此。他和瓦格纳-埃格都认为,这些人是不会改变看法的。

相反,希望提高疫苗接种信心的卫生官员的主要工作对象是反疫苗接种者所觊觎的同一群体:那些对疫苗的重要性、安全性或有效性依然迟疑不决的人。

包括瑞士资讯读者在内的网友对即将问世的新冠疫苗表达了种种担忧:副作用会有多严重?制药公司和政府能否保证疫苗的安全性?由于控制疫情刻不容缓,这导致疫苗研发的速度大幅加快,而正常情况下,这一过程通常需要数年时间。

维奇说:“这助长了人们的怀疑态度,(反疫苗接种者)认为这是他们让民众站在自己一边的机会。”他补充说,瑞士医药监督管理局(Swissmedic)正在与国际同行合作,以确保未来所有上市的新冠疫苗都安全可靠。

他补充道:“唯一的出路是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知情-因为他们还缺乏信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做出接种疫苗的决定。”

在接受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民意调查的受访者中,只有16%的人表示,一旦疫苗问世他们会尽快接种,因此联邦卫生局的工作很艰巨。该局计划储备足够的疫苗以满足60%民众的接种需求,并认为这可能足以控制疫情。但是,只有在疫苗接种工作顺利推进,并且当局能够评估其对病毒传播的影响之后,情况才会明朗。

维奇表示,一旦疫苗获得瑞士医药监督管理局的批准,公众宣传活动就可以开始了,该局副局长估计这个时间点可能会(法)外部链接是2021年第一季度。维奇说,当务之急是了解人们选择不接种疫苗的原因,并消除他们的顾虑。

“关键在于培养民众对体制的信任,并解释疫苗的生产、测试、授权和监测方式,以表明我们对全局有掌控,这样民众便不会认为我们毫不关心这个过程,”他说。

言传身教

瑞士南部的瑞士意大利语区大学(Università della Svizzera italiana)社会营销学教授苏珊娜·苏格斯(L. Suzanne Suggs)同样认为,开诚布公的对话很关键-人们将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诚实地介绍疫苗的所有相关问题。

一项大规模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将在数月内逐步推出,这也意味着新冠病毒不会一夜之间消失。此外,政府还会向不同年龄段的人群推出不同效力(和副作用)的疫苗。

维奇表示:“不少国家先于瑞士开展疫苗接种行动,一旦出现任何的副作用,便会在社交媒体上疯传,导致民众的怀疑情绪日渐增长。”

苏格斯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疫苗接种率。她表示,制定合适的政策能够有效地向民众传达信息。

她说:“如果疫苗接种费将由健康保险或政府承担,并且接种服务很容易获得,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向人们传达的明确信息会是,疫苗确实很重要,”这种宣传方式会提升民众对疫苗的接受度。

瓦格纳-埃格指出,在瑞士这样的富裕国家,人们很少看到传染病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那些疾病已经通过疫苗接种被彻底消灭了,所以民众可能不太相信疫苗接种的重要性。他说,向民众展示过去小儿麻痹症肆虐时期的悲惨镜头,也许是宣传疫苗接种重要性的有效途径。

事实上,维奇表示:“民众的(疾病)风险意识越强,愿意接种疫苗的人就会越多。”  

通过正确信息的引导,他相信最终民众将愿意接种疫苗。

他解释说:“疫苗接种的积极作用很容易理解,接种率越高,病毒传播率就越低,对医院的压力就越小,需要做的检查也就越少。疫苗有助于减轻上述各种压力。”

(译自英文:SWI中文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