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能否說服本國民眾接種新冠疫苗?

反疫苗接種人士參加抗議活動,反對疫情防控措施。他們認為這些措施剝奪了個人自由。他們還擔心疫苗接種會成為強制性政策。 Keystone / Urs Flueeler

目前幾種潛在的新冠肺炎疫苗正處於研發的後期階段,下一步就是要說服廣大民眾接種疫苗。在瑞士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因為在疫苗接種方面,瑞士是態度最為猶豫的國家之一。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01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今秋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洶湧來襲,每日新增病例數創下歷史新高,一項全國性的調查中有個問題是:你是否願意接種新冠疫苗?

超過四分之一的人口(28%)表示不願意。近半數(47%)猶豫不決,稱他們只在沒有副作用的情況下才會接種疫苗,否則他們會“等等看”。

瑞士人對疫苗接種猶豫程度的國際對比


《柳葉刀》(The Lancet 英)外部链接雜誌曾於2020年9月發表了對149個國家民眾疫苗信心做的大規模調研,瑞士法語廣播電台(RTS)對此做過報導。調研發現,近年來瑞士人對疫苗的態度越來越猶豫。 2015年至2019年間,認為疫苗很重要的人所佔比例從65%下降至53%;相信疫苗有效的人也越來越少(從2015年的50%降至2019年的45%)。在此期間,只有對疫苗安全性的信心有所增加(從30%上升至33%)。

該調研部分借鑒了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英)外部链接於2018年進行的一項研究,那項研究將瑞士列為世界上疫苗懷疑程度最重的五個國家之一。約22%的瑞士人認為疫苗不安全,在歐洲這一比例僅次於法國;9%的瑞士人認為疫苗對兒童而言並不重要。

今年夏季世界經濟論壇(英)外部链接在27個國家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四分之三的成年人強烈同意或部分同意“如果有了新冠疫苗,那麼我會去接受疫苗注射”的這種說法。在法國,這一比例是59%,在德國,該比例為67%。瑞士未涵蓋在這項調查內       ,但在10月至11月接受瑞士廣播電視集團調查的人中,只有16%的受訪者表示,一旦疫苗問世,他們會立即接種。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資訊 SWI swissinfo.ch的母公司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 SSR)對4萬人進行的調查證實了以往調研中觀察到的趨勢,即人們對疫苗表現出普遍質疑。放眼全球,瑞士人對疫苗的信心水平排名倒數(英)外部链接。在全球疫情肆虐之際,各種不確定因素和氾濫成災的錯誤資訊根本無助於消除這種猶豫情緒。

目前距離有效的新冠疫苗問世還有幾個月時間,因此瑞士政府還有時間制定計畫並開展宣傳活動。但這項工作的推進存有一些障礙,比如社交媒體上那些精明的反疫苗接種人士。觀察人士表示,他們的言論有可能會影響目前仍然遲疑不決的人。

外部内容

反疫苗團體的聲勢日漸壯大

為了掌握網上反疫苗運動的規模,總部位於英國的“打擊數字仇恨中心”(CCDH)做了一次調查分析。它在社交媒體上發現了400多個英文反疫苗帳號,共計擁有5’800萬粉絲。這些帳號不斷針對疫苗的重要性和安全性推送虛​​假或誤導性的說法。

該中心在分析(英)外部链接中指出:“新冠疫情成了反疫苗者發展壯大的機會。” 2019年以來,最受歡迎的反疫苗者帳號的粉絲數量增長了19%。

在弗里堡大學社會心理學研究員帕斯卡爾·瓦格納-埃格(Pascal Wagner-Egger)看來,這並不令人感到驚訝。

他表示:“我們知道,在人們普遍感到焦慮的時候,未經證實的謠言和猜疑會增加。”持續數月甚至數年的疫情會為錯誤資訊在網上傳播和駐留提供更多的機會。

有跡象顯示,反疫苗運動團體正在利用這場疫情來推進其政治議程,目前有人正努力發起一項公民動議,以防止瑞士實施強制疫苗接種政策。批評人士認為這只不過是危言聳聽而已。目前並不存在這樣的強制性政策(只有兩個州強制要求接種白喉疫苗),所以說是否接種疫苗仍然取決於個人選擇。歷史學家洛朗·亨利-維格諾(Laurent Henri-Vignaud)在接受瑞士法語廣播電視台(RTS)採訪時指出(法)外部链接,瑞士的做法很獨特,因為選民們早在1882年就以壓倒性的優勢否決了一項關於強制接種天花疫苗的法律。

儘管當前的《流行病法》允許政府對某些風險群體(例如養老院工作人員)強制實施疫苗接種,但這麼做需要滿足兩個前提:一是已經沒有其他方法能夠控制疾病,二是那些拒絕接種疫苗的人不會因此受到懲罰。

雖然目前各國還在討論如何確保本國民眾能夠廣泛接種新冠疫苗,但疫苗懷疑論者卻對瑞士各種政策傳聞感到惶惶不安,比如說只有持有疫苗接種證明的人才能自由行動

“我們從未在反對麻疹或HPV(人類乳頭瘤病毒)疫苗運動中看到這種強度的(反疫苗情緒),但總的來說,問題是一樣的,”聯邦公共衛生局疫苗接種建議負責人馬克·維奇(Mark Witschi)表示,“這是一種信仰,如同宗教一樣。”

瓦格納-埃格說,和陰謀論者一樣,反疫苗者往往不相信政府和科學。他在社交媒體上與反疫苗團體成員進行接觸,以此開展他的陰謀論研究工作。

瓦格納-埃格補充道:“疫苗接種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是人們往往‘非黑即白’地認為它是很危險的事,說成是比爾·蓋茨想毒害民眾。”

鼓勵有疑慮者接種疫苗

維奇估計,3-5%的瑞士人堅決反對接種疫苗,他們對新冠疫苗的態度也是如此。他和瓦格納-埃格都認為,這些人是不會改變看法的。

相反,希望提高疫苗接種信心的衛生官員的主要工作對像是反疫苗接種者所覬覦的同一群體:那些對疫苗的重要性、安全性或有效性依然遲疑不決的人。

包括瑞士資訊讀者在內的網友對即將問世的新冠疫苗表達了種種擔憂:副作用會有多嚴重?製藥公司和政府能否保證疫苗的安全性?由於控制疫情刻不容緩,這導致疫苗研發的速度大幅加快,而正常情況下,這一過程通常需要數年時間。

維奇說:“這助長了人們的懷疑態度,(反疫苗接種者)認為這是他們讓民眾站在自己一邊的機會。”他補充說,瑞士醫藥監督管理局(Swissmedic)正在與國際同行合作,以確保未來所有上市的新冠疫苗都安全可靠。

他補充道:“唯一的出路是讓那些猶豫不決的人知情-因為他們還缺乏資訊,這樣他們就可以做出接種疫苗的決定。”

在接受瑞士廣播電視集團民意調查的受訪者中,只有16%的人表示,一旦疫苗問世他們會盡快接種,因此聯邦衛生局的工作很艱鉅。該局計畫儲備足夠的疫苗以滿足60%民眾的接種需求,並認為這可能足以控制疫情。但是,只有在疫苗接種工作順利推進,並且當局能夠評估其對病毒傳播的影響之後,情況才會明朗。

維奇表示,一旦疫苗獲得瑞士醫藥監督管理局的批准,公眾宣傳活動就可以開始了,該局副局長估計這個時間點可能會(法)外部链接是2021年第一季度。維奇說,當務之急是了解人們選擇不接種疫苗的原因,並消除他們的顧慮。

“關鍵在於培養民眾對體制的信任,並解釋疫苗的生產、測試、授權和監測方式,以顯示我們對全局有掌控,這樣民眾便不會認為我們毫不關心這個過程,”他說。

言傳身教

瑞士南部的瑞士意大利語區大學(Università della Svizzera italiana)社會營銷學教授蘇珊娜·蘇格斯(L. Suzanne Suggs)同樣認為,開誠佈公的對話有關鍵作用-人們將希望有關部門能夠誠實地介紹疫苗的所有相關問題。

一項大規模的新冠疫苗接種計畫將在數月內逐步推出,這也意味著新冠病毒不會一夜之間消失。此外,政府還會向不同年齡段的人群推出不同效力(和副作用)的疫苗。

維奇表示:“不少國家先於瑞士開展疫苗接種行動,一旦出現任何的副作用,便會在社交媒體上瘋傳,導致民眾的懷疑情緒日漸增長。”

蘇格斯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疫苗接種率。她表示,制定合適的政策能夠有效地向民眾傳達資訊。

她說:“如果疫苗接種費將由健康保險或政府承擔,並且接種服務很容易獲得,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向人們傳達的明確資訊會是,疫苗確實很重要,”這種宣傳方式會提升民眾對疫苗的接受度。

瓦格納-埃格指出,在瑞士這樣的富裕國家,人們很少看到傳染病帶來的負面影響,因為那些疾病已經通過疫苗接種被徹底消滅了,所以民眾可能不太相信疫苗接種的重要性。他說,向民眾展示過去小兒麻痺症肆虐時期的悲慘鏡頭,也許是宣傳疫苗接種重要性的有效途徑。

事實上,維奇表示:“民眾的(疾病)風險意識越強,願意接種疫苗的人就會越多。”

通過正確資訊的引導,他相信最終民眾將願意接種疫苗。

他解釋說:“疫苗接種的積極作用很容易理解,接種率越高,病毒傳播率就越低,對醫院的壓力就越小,需要做的檢查也就越少。疫苗有助於減輕上述各種壓力。”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