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特色 (19) 度假游客成了村长

Sedrun村位于格劳宾登山地

Sedrun村位于格劳宾登山地:Beat Röschlin在这里领导Tujetsch镇。

(Keystone)

因为没人愿意当村长,Tujetsch镇的村民就请了猎头公司,找到了Beat Röschlin。他是退休经理人,在当地拥有一个度假公寓。下面的故事不仅是新任村长的教科书,也是读者的教科书,它向我们讲述,瑞士的民兵制度是怎样在危机中求生存的。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我们的特邀作者在这里表达他们的见解,后者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立场。

信息框结尾

“当我决定当村长时,根本不知道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一点儿也不知道。”Beat Röschlin说。他身穿灰色立领短袖紧身衫,坐在Sedrun的村长办公室里,墙壁上钉着传统的木板装饰。Sedrun是广阔的Tujetsch镇的首府。

他身后是一面大玻璃窗,窗外是绿色的斜坡和高耸的雪山。

是经理人,不是政治家

与许多瑞士基层干部相比,64岁的Beat Röschlin身上少了几分谨慎持重。他干练,目标明确,雄心勃勃。很少有这样的人当村长。他说:“我是经理人,永远也不会变成政治家。”人们都说,他用管理学的方法领导乡镇政府。

村长办公室,墙壁上的木板是就地取材:Beat Röschlin在这里领导Tujetsch镇。

(swissinfo.ch)

但是,Beat Röschlin这样的城里人是怎么当上村长的呢?要知道,他不是村民,而是来自服务业高度发达的楚格州 。

前村长撂挑子了

2014年春天,Pancrazi Berther未能一举连任,竟萎靡不振,放弃了参加第二轮选举。

由于没有第二位候选人,Tujetsch镇顷刻间就出现了群龙无首的局面。

Pancrazi Berther的故事与瑞士许多兼职干部的遭遇非常相似。瑞士一共有2222个乡镇,在乡镇担任公职,工作十分繁重,干部非但得不到相应的尊重,相反还常常惹气。另外,依据瑞士的民兵制度,在基层民主机构中担任公职的人员都是兼职工作。 

从经济角度看,村长和乡镇政府成员的劳动报酬低得不合理。而在全球化的今天,基层干部要处理的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因此,很多村子很难找到、甚至无法找到村委会成员。

愿意担任基层干部的人越来越少,这种现象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第一,严重地威胁到了乡镇政府的生存,而乡镇是瑞士最小的独立的行政机构。第二,它削弱了整个瑞士的基层民主制度。

猎头蜂拥而至

为了缓解危机,包括智囊机构Avenir Suisse和阿劳民主中心(Zentrum für Demokratie in Aarau, ZDA)在内的许多专业机构,在近几年来纷纷寻找解决方案。 

在如何巩固基层部门的民兵制度这一问题上,他们主要探索出了两条的道路:第一,增加经济补偿。第二,设立担任政治职务的义务。其中,瑞士的部分城镇已经引进了第二条方案,并命名为“担任职务的义务”。

信箱里的传单

但是,固执的Tujetscher人选择了第三条道路。他们找到了猎头,在村里散发传单。猎头公司把目标锁定在村子里假日公寓的业主身上。

其中的一张传单飘到了Beat Röschlin的信箱里。当时他60岁,来自楚格州的Walchwil,当时他刚刚从职业经理人的岗位上退下来。

作为职业经理人,他曾经去韩国、美国工作,并担任美国和瑞士媒体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

“它把我吸引住了”

Röschlin在清理信箱时,发现了传单。 “它把我吸引住了。”几乎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他,立刻准备了一份包括简历、成绩单和推荐信在内的申请文件,好像他要去应聘首席执行官似的。

乡镇行政委员会邀请他去参加面试,提了很多问题,最终选中他为村长候选人。

原本还有一位候选人,也是猎头公司找到的。但是,当该候选人得知还有竞争对手时,就退出了竞选。 这令乡镇政府很惋惜,因为这样一来,村民无法进行真正的投票选举了。

梦幻般的选举结果

但是,村民似乎对这位唯一的候选人异常满意。2015年3月,Röschlin 以98%的选票当选为村长 ,如此高的支持率只有在前苏联的选举中才会出现。

尽管文件上写着村长是半天工作,但是实际上,工作时间远远不止半天。 另外,Beat Röschlin要到Sedrun处理公务,而他的太太则继续留在Walchwil当老师。

从此,Röschlin就奔走在家和村长办公室之间 ,从楚格州的Walchwil到格劳宾登山地,上班路上至少需要2个小时。在冬天,耽搁在路上的时间要更长。

令人惊讶的成绩单 

2015年春天,Röschlin出任村长,并实行经理人的原则,“了解业务”。因为,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与我以往的经历完全不一样。有时候,决策的道路上充满了绊脚石,而且十分漫长,不利于开展工作。我要先听,先看,要接受这儿的办事方式。”这是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

幕后故事 市镇居民大会:三、二、一,Action!

市镇居民大会-瑞士民主的基石:在这里,每位拥有选举权的居民对地方事务都有发言权,无论是关乎地方法律、法规规章,还是共同价值。可是如今,这块民主基石的根基“松动”了,因为人们不再热衷参加…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深入走访,一探究竟。 ...

当地人对突然间从度假客升迁为村长的Röschlin异常满意。他已经当了三年村长,2017年,他以92%的选票再次当选,任何一位联邦委员也无法在议会上获得如此高的支持率。

阿劳民主中心的Oliver Dlabac研究瑞士的民兵制度,他认为Tujetsch的猎头模式为如何加强基层干部的后备力量探索了新的可能性。

他补充道:“单方面地努力寻找村长、镇长候选人是错误的举措。我们必须提高基层领导职务的吸引力。乡镇领导机构的成员必须来自社会各界。不论男女老少,不论有无领导经验,不论是来自私人经济还是来自公共管理部门,我们要吸引方方面面的人才。”

跨越州界的度假胜地

从民主政治的角度来看,村民完全可以选择外来人, 也完全可以选择没有政治经验的人来担任村长,Oliver Dlabac说。但是,阿劳民主中心的政治学家强调说:“即使技术性的决定也会带有政治色彩。”

从一开始,Beat Röschlin就大刀阔斧地做了一系列决定。就职以后,他和乡镇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就决定,让Sedrun退出与Disentis旅游联盟。

“这引起了雪崩般的系列反映, 村子里闹翻了天,”Röschlin大笑着回忆。

现在,已经是拨云见日了。镇里制定了新的合作计划,这是一个更具雄心的项目,镇里决定,跨越州界,打造度假胜地。 第一个项目就是扩建铁路,从前,透过村长办公室的窗子就能看见铁轨。

Beat Röschlin还谈到要修建一座连接Disentis的桥梁。这时,他说话的语气有点像基层干部了。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