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直接民主,這些走在國家前面的城市

10座創始城市的代表於台北民主城市峰會上在大憲章上簽字。 swissinfo.ch

2019年10月初,第八屆世界民主論壇在台北和台中舉行,台北是民主城市高峰會的主會場,來自世界各地的民主人士、專家和地方政治代表在這裡聚集一堂,一個由近80座城市組成的國際城市民主聯盟就此誕生。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0月10日 - 09:00
雷纳特·昆兹於台北,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將民主帶入大眾的日常生活;在解決問題時聽取民眾的意見,這就是這個國際聯盟的共同目標。這次的聚首是為了讓來自世界各城市的政治家、專家和民主積極分子有機會共同探討、交換經驗。

民主論壇的創始城市,除了伯恩、台北、台中之外,還有赫爾辛基、布爾諾(捷克)、梅斯(法國)、墨西哥城、突尼斯、安養(韓國)和柏市(日本)。

國際城市民主聯盟按照一個所謂的由20條規章制度組成的大憲章(Magna Charta)辦事,在全世界各城市中推廣權力和決定權的分攤,鼓勵城市居民擁有更多發言權。


重點台灣

2019年秋季,瑞士資訊swissinfo.ch將重點放在台灣,一方面加強與台灣記者的合作,另一方面參加10月2日-5日在台中和台北舉行的世界民主論壇。

下屆世界民主論壇將於2020年在伯恩舉行,伯恩是國際民主城市聯盟的創始城之一,Regula Buchmüller是下屆論壇的伯恩代表。

End of insertion

公民民主

民主聯盟發起者瑞士人Bruno Kaufmann在接受瑞士資訊swissinfo.ch採訪時表示,各成員城市不必一條不落的嚴格遵守全部20條條例。

在台北民主城市峰會上,市長、居民代表或民主專家廣泛地列舉了不同領域;不同形式和方式的公民民主。

其中一個重點話題是城市預算,這個話題是當代全球直接民主領域中的一個大話題。而台灣的民主題目則非常廣泛,正如當地代表所描述的那樣,從兒童遊樂場到衛生系統每年的預算,事無鉅細,面面俱到。

局限性

“城市預算是公民參與民主的一把金鑰匙,”台北政治大學Dun-Yuan Chen教授表示:“但是在比較複雜的話題面前,比如國家衛生系統的預算問題,普通公民則需要專業支持,這樣他們才能進入專家小組擁有發言權。”

要想讓他們做到這一點,要對他們進行事前培訓,這樣做也能改善現有專家委員會中,知識不均衡的狀態。這位政治教授支持民眾參與到復雜話題中來,“因為只有這樣才是真正的參與,並在重要決策中體現民主,”他說。

普通公民參與政治除了有可能接觸到內容繁複的話題之外,還存在另一個局限,比如台北城市管理部門的一位負責人公佈一項詳細的預算,在預算中,公民可以決定市政的每一筆支出用在何處。

但是這裡存在局限性-目前公民能參與的市政預算還只能在100萬台幣以下,這對於一個擁有270萬居民的大城市來說,還有許多上升空間。何況在台北這座城市中,至今為止居民還只能提出項目建議,而哪些能夠實施還是要由市政拍板決定。


孩子的權力

在台北城市民主峰會現場,當台下觀眾問到台北最好的民眾民主實例時,Chen教授說:“一些媽媽組織在一起,為她們的孩子爭取,修建最好的遊樂場地,市政府接受了媽媽們的動議。如今在台北市政府中專門有一個工作團隊負責公園內的兒童設施和適合孩子玩耍的場地等事宜。”

另一位和Bruno Kaufman一起創立國際民主城市聯盟的美國人Joe Mathews也舉了美國加利福利亞州的例子,那裡更進一步,“該州在翻修兒童遊樂區時,把孩子們請來,讓他們從幾個方案中自己做出選擇。”無論是在公共場所、小區活動和文化領域,加利福利亞的直接民主體現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地方事宜、日常生活問題的解決辦法,是普通民眾直接參與的理想渠道,這個論壇的組織者之一,非政府機構國際民主的國際交流負責人Caroline Vernaillen這樣說。

然而世界各地的公民民主還遠遠沒有受到官方的認可,台北大學政治系教授Yun-Hsiang Su說:“公民參與決策需要政治家和政府做出一定的犧牲。”

Su教授一陣見血地說:“政治家和國家機構一般情況下不會心甘情願地把職權分給公民,只有在每四年一次的大選上,公民才能從政治家那裡真正地得到政治權益。”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