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缅甸人走上了街头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军事政变后不到一个月,缅甸就有数十万人以民主的名义进行了示威游行。我们在仰光采访了瑞士发展援助组织Helvetas的负责人。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26日 - 09:38

2021年2月1日本应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的民选政府上任的日子。然而却未能如愿以偿:缅甸军方声称其涉嫌选举舞弊,夺取了政权。自此缅甸的政局动荡不安,国际上的批评之声也不绝于耳。

现在该国的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总罢工令经济严重下滑,示威活动还在蔓延,已经有几起死亡事件发生,这都是安全部队的手笔。

瑞士发展援助组织Helvetas在缅甸的负责人Peter Schmidt已经在前首都仰光生活了四年。在接受采访时,他谈到了过去几周的紧张局势。

swissinfo.ch:当地的情况如何?

Peter Schmidt:从本月初开始,我只离开过三次家,为了买东西。尽管到目前为止,外国人还没有受到特别的攻击,但Helvetas指示我们尽量不再要外出,安全第一。

这对您意味着什么?

在缅甸,从去年8月开始出现了新冠病毒第二波疫情,所以又实行了抗疫封锁措施。我们处于居家办公状态,我们的办公室也关闭了。这种情况在12月有所缓解,但自从军方掌权后,我们不得不再次缩减活动规模。

这里晚上8点到凌晨4点实行宵禁,必须遵守。我住在一条主干道附近,这段时间周围完全没有人,另外还有禁止聚会的规定,不允许超过5人的聚集。然而,现在缅甸国内每天都有数十万人聚集示威。每天我都会看到无数的汽车和面包车,载满了人去示威。特别是2月22日总罢工的那天,人特别多。

每天凌晨1点到上午9点网络会被关闭,估计是为了增加民众之间的沟通难度。社交媒体也全被封锁,因为示威活动是通过社交媒体协调组织的,但设置障碍无济于事,总有人能“翻墙”。

那么目前Helvetas的项目是否都搁置了?

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弱势群体,这也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但目前的确比较困难,例如,与稻农见面,帮助他们优化田间灌溉,就无法做到。再加上我们的许多本地联系人根本就不工作了-他们都加入了民主运动,即所谓的公民不服从运动CDM(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 CDM外部链接)。

学校因为新冠疫情已经停课一年了。现在也有一部分医务人员加入了罢工,所以有一些医院大幅缩减了服务。各部委的整个部门都停了工。直到不久前都没有人会想到,会有如此广泛的民众加入到抗议活动中来。

近年来,我体会到这个国家在宗教和民族方面存在着很深的裂痕,发生过几场独立运动,其中一些是武装运动,驱逐穆斯林罗兴亚人也是不久前的事。

然而令我惊讶的是这次抗议活动来自各种各样的群体。各类群体都在参与示威:健美运动员在游行;摩托车俱乐部挂着昂山素季的民盟党旗帜在游行;狗主人牵着他们的宠物在游行,穆斯林街头小贩为抗议者提供食物。针对这场政变,社会各阶层团结一致起来反抗。

缅甸的民主只是转瞬即逝了,现在民主的种子会发芽吗?

最起码,反对军方接管的抗争是明显的。示威者的核心思想之一是:我们不想要军事独裁。与过去相比,这次走上街头的人都比较年轻、敏捷、有文化,而且熟悉数字技术。社交媒体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警方的攻击行为会立刻在网上传播。正是因为反对力量如此广泛,所以军方至今对示威活动表现出奇地克制,任由大规模抗议活动发生。示威者的另一个口号是:我们这一代人不是那么好惹的-这是和之前遭血腥镇压的上一代人不一样的地方。

缅甸与民主:这是一种紧张的关系,瑞士参与这一进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正如我们2018年的报道所显示的那样:

瑞士官方的态度

自2010年缅甸结束长期军事独裁统治,瑞士一直致力于援助工作。2012年,瑞士在仰光开设了一个最大的使馆,每年投资约3500万瑞郎用于在当地发展合作、促进和平及人道主义援助。

不过,这次的政变很可能会对瑞士的援助工作产生影响。“我们正在考虑哪些项目应该叫停,因为这些项目未来有可能会让军事政府受益或必须交由军政府管理,”瑞士外交部在回应我们的问询时这样写道。但它也表示,现在就瑞士未来的援助工作作出具体回答还为时过早。

瑞士在军方夺权后发布了一份新闻稿,批评该国的事态发展,还与欧盟统一步调,采取了制裁措施,包括金融和旅行制裁,主要是针对武装部队的个别成员。瑞士驻仰光大使馆与其他西方国家的使团一起做出了一个不同以往的举动-谴责军方的行为。

瑞士驻缅甸大使馆在Facebook上的声明。 Facebook-Seite der Schweizerischen Botschaft in Myanmar

军队之所以能在这个国家占主导地位,也与这个国家的多样性有关。缅甸有135个公认的民族,外加其他未被承认的种族群体。自1948年脱离英国王室独立以来,该国经历了几次国内武装冲突。

中国在这里有一些重要影响:专家认为中国对缅甸军政府的影响至关重要。据传闻,中国目前正在帮助缅甸建立数字防火墙。

科技巨头Facebook已经做出反应,开始封锁与军方有关人员的账户,还在陆续删除军控公司的广告。

前瑞士外交官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是联合国缅甸问题特别代表。在接受SRF1电台采访时,她解释了政变是如何发生的。

外部内容

Schmidt先生,接下来该怎么做?

Peter Schmidt:武力镇压在扩大。有人认为,民主将赢得胜利。也有人认为,军队会等着民众自己泄气,也就是说当前的政权只会坐视危机的发生。我现在不敢做任何推断。

有报道称,夜间会有秘密抓捕行为,国际红十字会上周已得到近500人被捕的报告。而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长。政治家、活动家以及有政治影响力的人,如演员或艺术家,处境尤其危险。

这对Helvetas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已经因为新冠疫情而不得不调整我们的工作,现在又因为政治局势而再次调整。目前还不清楚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不太乐观。我们将与其他发展组织共同协商,加强紧急援助,特别是与民间社会组织和私营公司的合作。

即使在政局不稳定的情况下,实用职业培训或促进可持续农业生产等活动也是可能实现和有意义的。只要我们的工作人员和合作伙伴的安全不受到威胁,我们就会继续尽我们可能做我们能做的事。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